日升家园目录

道语仙谋 第二十九章 白猴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寂静的偏舍之中,小炉在江易的手中翻来覆去,漆黑的炉身泛着紫韵般的色泽。

    江易这几日心中一直留着一个疑惑,炼制出道丹的最后,究竟是谁把他从将要枯坐而死的状态下解救出来的。

    虽然当时自己已经心神枯竭即将魂飞魄散,但还是能隐约的记起那声断喝,那声断喝之中带着一股历经久远的沧桑,却又有更多淡然,好似那声音就一直在注视着自己,观察着自己。

    “难道这屋中还有他人?只是自己一直未察觉?不对,记得当时那道丹炼好之后,一直躺在炉底,而自己的心神也是被炉底吸引,那声音似乎是从炉底发出”,江易喃喃自语道。

    “哼!本王还以为你会一直拿着这紫金炉烧鸡炖狗呢!”江易刚要翻转炉身细看,忽然从炉中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惊的他手上一颤,小炉随即掉在了地上。

    “当!”

    小炉掉在地上,发出一道响亮脆耳的声音,随即在地面上翻滚了几圈。

    “哎呦,你这臭小子,想震死本王啊?早知道就不叫醒你了,让那紫雾道丹把你吸干了事!”,那威严的声音再度响起,带着责怪和气恼。

    这次江易虽然定下了心神,眼中确仍然充满着无限的惊恐,他对着小炉问道:“你是人是鬼?”

    “你才是鬼呢!本王乃是一方之王,想当年本王统领一地之时,那是何等威风……”,那声音忽然叫喊道,可是似乎又想起什么,觉得对这小子炫耀,似乎有对牛弹琴之意,于是停下了话语。

    听到炉中的声音,确认不是什么此人的妖魔鬼怪之后,江易终于确定了一个事实:“小炉中有人。”

    他小心翼翼的走到紫金小炉旁边,用脚试着播动炉身。

    “小子,把你的臭脚拿开,经年不洗澡的人,别让你那一脚臭味,把本王的这炉房给熏染了”,那威严的声音似乎能够看见一切,又开始叫喊起来。

    但江易却不管不顾,只是当他把小炉反过来,向炉中一看时,他知道自己错了,炉中不是有人,而是有猴。

    只见漆黑的炉底,坐着一只双臂抱胸一脸倨傲的小猴,小猴通体纯白,时而如同宛若旖旎白玉一般,硬实无比,时而又仿佛汇聚的白烟一般,缥缈无形。

    白猴看见江易望来,回望了江易一眼,那一眼看的江易差点再次心神失守,好似自己的内心已经对它没有了丝毫秘密一般。

    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猴,他恭敬的抱拳说道:“多谢猴前辈的救命之恩,未知猴前辈怎么会在我这传家宝炉里面?”

    白猴翻了翻白眼:“此前也没见你有多宝贝这炉子啊,哦,看其能够炼制道丹就想据为己有啊?不过,你说的不错,这紫金小炉的确是传家宝,可却是我的传家宝,而且你以为你用他炖了一百零七只鸡,三十五条狗,又以它的名义装神弄鬼,调戏过十二个小媳妇,我就记不清了吗?”。

    说道最后,白猴脸上的气愤之色,清晰可见。

    “……”,听到白猴的责问,江易一脸呆滞,看来以后要想使用这小炉,还得和这猴子打招呼啊?

    白猴继续说道:“要不是老天爷终于看不过眼,让你小子阴差阳错的搭上那老头,进入这仙山灵地,锻炼一番,可能本王就得在炉中看你烧鸡炖狗一辈啊!说,你小子是不是想要天天杀鸡儆猴啊!”

    白猴意味深长的话语,却是让江易听出了一丝笑意,他连忙举起手挥动说道:“不不不,猴前辈您误会了,晚辈当年的那些糗事,都是年少不羁之事,看来没有一件逃过前辈的法眼,还请前辈海涵”。

    “嗯,这还差不多,记得以后吃鸡喝酒什么的,想着点本王,别老是一个人包圆,我看你那两位新交的朋友就不错,每次好似饿死鬼投胎般,就你吃的最多!”

    江易被白猴这般话说的顿时无言以对,以他兄弟义气的立场,觉得都感到不好意思了:“前辈,这、这,好吧!下次我肯定优先把两只鸡腿先塞您这炉中,再给您这炉子加满美酒,您看如何?”

    “嗯,孺子可教也……好了,小子,不和你说废话了,本王之所以现身,乃是要和你说说那仙心决之事”,白猴忽然语气严肃起来说道。

    “前辈,仙心决有什么事,那不就是小炉天然形成的仙法吗?”江易惊讶道。

    白猴看着江易,忽然讥讽的说道:“嘿嘿……!你信吗?世间哪有天地生成的仙法,那是本王为了引诱你为小炉不断的提供灵气,显化灵身设的一个陷阱,不一个字一个字的显化,怎么让你源源不断的为本王提供灵气?就这样,也还只能破开阵法稍许时间,你没见我显化的灵身时隐时现,非常虚无缥缈吗?”

    “那也没有关系,反正如今,我寻着这仙心决已经完成开丹这关键的一步了”,江易虽然听到这白猴所说的话语,却是毫不生气,因为仙心决真的是一篇让他这个无灵根的杂役弟子,逆天改命的绝世功法。

    “难道你不想了解了解这仙心决从何而来吗?”

    “……恳请前辈相告”,江易想了一会,觉得聊胜于无,也许知道这仙心决来历之后,自己会更加了解这篇决法的一些怪异之处。

    白猴缓缓说道:“这仙心决来历颇为曲折,当年本王闯入那老头的洞府,谁知,不到一会就被他察觉了,本王无奈之下,本想要拿走整本玉书,谁知那玉书似乎落地生根了一般,以本王的境界,竟然也无法撼动,最后,本王只得随意记下了那本玉书的前面几页,带了回去。

    可惜,回来之后,本王发现这几页竟然只是一篇教人修道的基础功法,但即便如此,本王当时亦十分高兴。

    谁知,本王使劲了浑身解数,最后发现此法对我等来说竟然无法修炼,枉本王耗费那么多时日,那么大功夫,最后还被那老头捉住,封印了一缕神魂在这小炉中,可以说完全是徒劳而废,如今,本王神魂不整,不能轮回,只能干看着这世宇的变迁,而茫然无助。”

    白猴说到最后,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眼中竟然泛起了点点泪光。

    “前辈,还请不要悲伤,如今晚辈不是在吗,从此以后,晚辈必定让你吃香的喝辣的,美酒美猴应有尽有”,江易被白猴感染的拍着胸脯,震天响的喊道。

    “美猴?你当本王什么了?似你那般好色如命?不过也别说,这仙心决一看就是修炼的过程分外艰难,只想不到竟然让你这毫无天赋的小子修成了最关键的一步,小子好好修炼,以那老头的境界,身边没有一样东西是多余之物,尤其是功法秘术,不过你学了他的功法,要是有朝一日能把本王解救出去,也就算你还清本王的人情了,若到那时,本王或许高兴之下,再传你几手威力强大的术法也不是不可以”。

    “多谢前辈,只是这仙心决的确艰难,小子目前连第一步凝气落丹还未解决,更别说丹田修出九纹了,还不知何时能将您老救出来!”

    江易知道丹田每多修出一纹意味着什么,那代表修为的碾压。

    “有本王帮你,怕什么?不过你小子虽是修炼上的蠢才,倒是挺有自知之明,虽然开丹这一步最为关键,但开丹之后,气拓丹田这一步亦是非常不易,那需要日积月累,若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几年之内你是别指望凝气了”。

    听着白猴时而嚣张无比,时而郑重严肃的话语,江易的心中跌宕起伏。

    “还请猴前辈想想有没有什么快速拓丹的好办法?”

    “办法倒是有个,只是这办法本王只怕你不敢!”

    江易一听,忽然觉得这猴子嘴中肯定吐不出什么好办法,就在他想要拒绝之时,白猴已经堂而皇之的说道:“盗丹!”

    江易听到之后,心道:“果然如此,这猴子嘴里不会吐出什么好计谋出来!”

    他脸上却是装傻充愣的说道:“道丹?前辈,再炼一颗道丹,哪还有七叶草?”

    “笨蛋,我说的是盗丹,不是道丹,道丹是那么好炼的吗?之前让你误打误撞之下,明白了丹道的精髓,只是若没有本王的帮助,嘿嘿,你可能就被吸成人干了,哪还能让你如此轻易的就服下那道丹”。

    “难道此道丹非彼道丹?”

    “臭小子是盗丹,不是那个道丹!”

    “对啊,前辈,你不是说道丹吗?”

    ……

    如此几次之后,白猴终于看出来了:“小子,你在给我装糊涂是不是?那炼制紫雾道丹之时,历经万载,坐看沧桑瞬间变换的过程,你应该不想再经历了吧?”

    江易的确不想,时空长河的流逝,虽说那么神奇,但就好像他已经变成了一只孤魂野鬼一般,茫然若失,徒留无声的呐喊,那种孤独的感觉太难受了!

    江易见自己被拆穿之后,装作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哦,前辈你说的是盗丹啊,嘿嘿……!原来前辈你也是同道中人啊”。

    “谁和你是同道中人,本王只是想着让你快速的提升境界,好让本王早日脱离这个囚笼”。

    “可是猴前辈,上次我偷入丹阁,虽然好运未被发现,但只怕这次就不一定有那般好运了,况且炼丹阁不但换了负责之人,且我也与那帮家伙闹的不欢而散!”江易苦着脸说道。

    “大丈夫能屈能伸,修仙的道路上谁还不碰上几件违背本心之事,只要能有说成,一切都好说,打不了以后将那帮家伙杀的干干净净,就没有事了!”

    “啊……!前辈这翻话语也不是毫无道理”,白猴的话语果然犀利,江易听了之后,只感到这是一只真正的修仙猴啊,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那你还在犹豫什么,想要快速的拓丹,这是最快捷的办法了”,白猴一抱双臂,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晚辈还是再想想……吧!”,江易嘴中仍然觉得此事不可行,但心中却也觉的这是唯一的办法。

    见江易脸色犹豫不决的样子,白猴用微小的猴爪指向江易的额头,讽刺的说道:“看你之前一脸足智多谋的样子,怎么,这就难住了?本王真就不明白,你是怎么悟出丹道的精髓的,就这傻傻分不清的脑子?罢了,我再提醒你一下,话说,你小子之前用那不入流的丹炉炼制彩丹,竟然没被炸死,当真好运!”

    江易满头黑线,真想用脚把这不到巴掌大的猴子压在炉低使劲揣几脚。

    谁知,他想法刚出现,白猴看向他的目光中忽然闪现一道耀目的金光,看的他感觉自己似乎全身一片清洁光溜,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惊颤。

    “呵呵!小子,想要揣我?你先修到万年不死的境界再说吧!”,未待江易说话,虚白的身影随即化作一阵白烟,消失不见,徒留黑色的炉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