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道语仙谋 第二十八章 开丹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我是谁?你是我!那你又是谁?哈哈哈……你猜?”

    “你是我?不对,你不是我,可是你怎么和我一样?你到底是谁?”

    疯魔般的自言自语,持续了不知多久,就在声音渐弱之际,忽然一道厉喝,如同破开了虚空一般,从炉中传来:“还不回去!!!”

    江易悠悠醒来,看着眼前的双手,这是自己的手吗?鸡爪亦不如,这是自己的身体吗?风吹似就要倒下,炉中的丹药仍然还是那样,一团紫雾,只是此时,他已经不再犹豫。

    江易一把抓起那团紫雾,奇怪的是这紫雾竟似同坐等他来取一般,不等他放进口中,已经瞬间自动的飞入嘴里,瞬间即化,江易随即默念起仙心决。

    紧接着,腹中一股气体凝聚,逐渐向丹田部位沉去,当到达丹田之时,那道气体已经不觉。

    忽然,江易感到之前服丹留下的时隐时现的针刺般疼痛,如同被引发了一般,渐渐又变的疼痛起来。

    那股疼痛越来越剧烈,越来越大,如同要把自己撕裂开来一般,直至痛感充满整个腹部。

    此时,江易全身的肌肉,骨骼,经脉,包括脑中的神识,都似被一刀一刀的劈开,一点点的碾碎。

    “啊……!”

    凄厉至极已经不足以形容这惨烈的叫喊,之前本就已经枯瘦至极的身体,已经裂的如同干涸的地面,网纹密布,殷红的血液,刚渗出来就已经结茄,渐渐的包裹全身。

    天外游离回来的神魂突入地狱,这种落差,已经让江易彻底麻木,眼神涣散,一种生死之间的明悟,若道韵一般栽入他的心中。

    丹田者,丹之田也,无丹不润田,无田不生丹,一丹一田,一田一丹。

    丹者,生也,田者,死也,植生入死,方可生机也。

    道丹若同一颗灵种落地,契入闭死的丹田,生根发芽,随着这颗灵种的生长,它渐渐的变成了一个灵气的黑洞。

    偏舍上空,风起云涌,四面八方的灵气,剧烈的翻涌,如同风卷残云一般,积聚的灵气,汇成一股漩涡,落向偏舍,如同饕餮的大口一般,无论涌下多少灵气,都被它瞬间吸收,滋润丹田。

    哄!

    江易双目忽然睁开,腹中传来一声开门之音。

    原本已经结茄的身躯,发出道道紫光,宛若霓虹,咔咔之声下,枯瘦的身躯,脱下了一层紫黑色的血壳。

    待那股疼痛渐渐消散,江易忽然感到腹中似有一物,时隐时现,大小如鸿蒙初开的鸡子一般,鼓胀紧缩,此起彼伏。

    “这是什么异象,为何此前从未见过,这等气势,实在惊人,如同要吞天噬地!”一位弟子感慨道。

    “也不竟然,许是何天地异宝出世”,另一位纶巾公子,摇着羽扇说道。

    “呵呵,异宝?实在可笑!”,又有一位开口反驳道。

    “我说有就有”,“我说没有就没有”,两人如同斗鸡一般怼了起来。

    “怎么回事?”赵虎和张行远忽然听见洞府外的喧闹,走了出来。

    两人来到门外,只见众人向天空指指点点,他俩随即看去,顺着灵气落下的方向,脑中巨震,那片地方他们当然熟悉,互相看了一眼,都察觉到对方眼中的惊疑。

    第七山花香四溢的一处阁中,靳柔至上次回来之后,一直神魂不定,以她元徒后期即将达到圆满的境界,当时竟然会被江易看破内心的虚实,出现刹那寂寞无助的心态,实在让她羞恼,而至那之后,冥冥中总有一丝灵感提醒着她,不要闭关参悟。

    果然,天发契机,她忽然感到心中如同放下了一切,明镜一般,不惹尘埃,她知道这正是自己等待的闭关契机,随即席地而坐,进入静谧之态。

    “真疼啊!”,消瘦的身影虚弱的感慨道。

    江易蹒跚着来到屋外,深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嗯?为何感觉这天地之间的气息,如此清新自然,似同豪饮琼浆玉液一般,通体舒泰”。

    当他再次吸入一口气体,细细感觉,只觉得那股气体顺流入腹,化作点点消散,忽然,他感觉到腹部似有一条小鱼,有一点微热,转瞬又有一点微凉,刺激的他全身的毛孔如同在冰火之间徘徊徜徉,端是神奇无比。

    江易追踪着那条小鱼在丹田中徘徊一圈,小鱼瞬间消失,他心中振奋起来,这是否就是灵气?只是灵气这灵气为何是忽冷忽热的,虽然非常的舒服,却别是有什么严重的隐患,那可就遭了。

    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没有服用丹药,就感到灵气的存在,虽然稀少,却也是与众不同。

    海量的生灵丹,只让他打开了一道丹田的缝隙,这颗道丹终于让他彻底的具备了修仙的资质。

    江易不由自主张开大口鲸吞巨吸,顿时天地间一股股拳头粗细的白雾涌进口中,他的腹中忽然如同雨点一般,时冷时热已经变成了一片。

    江易在院中轻盈的徘徊走动,忽然,他感到之前沉重的身躯若盈羽一般,竟然有种要飞起来的感觉,目力所及,眼前的所有东西,清晰可见,纹理芊毫毕现,而本就甚是灵敏的直觉,亦如同被洗涤一般,拂去了上面的灰尘,通明剔透。

    就在江易沉浸在那种奇妙的感觉中时,“噼里啪啦”之声随即响起,他看着手上的瘦骨嶙峋,以肉眼可见之速被丰润白皙替代,修长的手指,灵活异常,整个身躯,亦如同吃了几十只“仙珍”,迅速的鼓胀,显得壮硕无比,再不是之前的枯瘦如材,充满了勃勃生机。

    忽然,不等他的调动,丹田中的那片冷热雨点已经化作道道的细流,散布全身,最后消失。

    气拓丹田,丹自成形,丹不如腹,气自难凝。

    江易知道,开丹只是这其中的基础,之后的拓展丹田,直至如腹大小,才是能否凝气存丹的关键。

    明月当空,江易静静的看着夜空的星星,是成为这随时湮灭的群星,还是成为那令人瞩目的明月,就看之后是否能够气拓丹田了。

    此时,他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思乡之意,五年时间一晃过去,他还记得当时随李清元来到这青云门时的心愿,如今,法器倒是没有得到,确学到了这不知威力究竟如何的仙心决,真应了那句:学得仙人法,还得衣锦乡。

    第二天,当江易在屋中盘膝打坐,巩固昨日的心得体会之时,忽然灵觉微动,他双目已经睁开,脸露微笑,未等来人近前,他已经来到偏舍外等候。

    远远的,赵虎和张行远联袂而至,看见江易微笑的站在院外相迎,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想到:“这师弟几日不见,倒是如同换了一个人般,不但精光内敛,脸色亦是年轻不少,难道昨日的异象真的是他引起?若真如此,岂不是逆天改命,此事也太不可思议了?”

    “呵呵!江师弟亲自迎接我俩,倍感荣幸啊”,赵虎看了张行远一眼,也发现了对方眼中掩饰不了的惊诧,微笑着说道。

    “二位师兄登门,师弟我这是蓬荜生辉,只可惜师弟我无法下山备买这琼浆玉液和仙珍灵兽?”,江易不管他俩的“眉来眼去”,开丹之后,他心情实在愉悦,哈哈的笑着说道。

    “无妨,呵呵……,知道江师弟你喜好这一口,我二人都带来了”,赵虎说道,随即二人果然从储物袋中一人拿出一样来。

    正当江易刚要说话,忽然,一道钟声响起,听方位似从主峰传来。

    当听完声响的次数,赵虎感慨说道:“五年时间一晃而过,想不到又要到了那个日子了”。

    “什么日子?”

    张行远见江易疑惑的神色,主动解释道:“门中招收内门弟子之日,江师弟,这是门中主峰大殿内的铜钟响声,而这回响的次数就代表了门中内门弟子的选拔即将开启”。

    江易一听,立即酒醒不少:“二位师兄可知这选拔是何时进行?”

    “一年之后的今日”,赵虎说道。

    “只有一年?”,江易听后,眉间忽然紧皱,脸上露出思索之色。

    “怎么?江师弟难道也要参加这选拔?”,张行远问道。

    “对,我要参加,否则又要再等五年!”,江易口中坚定的语气让赵张二人惊诧无比。

    二人同时想道:“无灵根,无法聚气,怎么参选?难道昨晚的异象真的是因他而起?”

    张行远不由自主问道:“昨夜此地不知为何忽然风卷云积,出现奇异之象,江师弟可知?”

    谁知江易推山倒柱一般说道:“难道二位师兄还看不出师弟我的变化?”

    “真的是你?”,二人惊诧间,不约而同出口喊道。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