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道语仙谋 第十三章 霸气侧漏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青云之地九山一峰,亭台楼阁数不胜数,门中弟子上千,但却有内外之分,正式修炼仙道术法的内门弟子,只有一二百人,其余都是各种各样的外门弟子。

    外门弟子鱼龙混杂,目的各异,既有如江易这样修炼体术有成的杂役,又有具备灵根,等待内门选拔的天赋之人,更有通过门中关系,只为延年益寿从凡俗带来的世家子弟。

    外门弟子不能居住在九山之上,而是在主峰脚下开辟出的一片地带,平时,外门弟子的主要任务就是帮助门中处理一些琐碎之事,如为丹阁耕种灵草,采购辅药,精铁等主要事宜。

    在待遇上,外门弟子虽有灵田仙居,却灵气十分稀薄,与九山洞府可谓是一天一地,得到的灵丹相对内门来说也是甚为稀少,且外门中没有师傅引导,全凭己身所悟修炼。

    但即便如此,外门弟子的名额,对江易他们这些杂役来说,也是非常紧俏。

    杂役若要进入外门,就必须修炼体术,而修炼体术却有寿命损伤之忧,若无灵丹调理,随着修炼的时日越长,损伤就越是严重,年青之时尚还不觉,一旦进入中年,伤痛就会分外明显。

    一般炼体有成之人有灵丹调理,也就最多只能活到花甲之年,难有活过古稀者,但即是如此,这寿数却已经比凡间绝大多数之人活的长久。

    且最为关键的是,自己一旦成为外门弟子之后,原本在凡间的家族就都能得到更好庇护和繁衍。

    因此,外门中每月的那几颗生灵丹,就成了那些老迈的体术有成者的续命之药。

    外门每过四年,即会开启收人之机,这对于众多想有一翻报复的杂役来说,正是梦寐以求的机会。

    机会虽有,却甚是难得。

    对于杂役来说,外门中收人,一种是擂台比试,最终的十名就能入门,很是简单直接,而另一种却是长老推荐担保,这两种方式对于一般人来说,都非常不易。

    擂台比试的十名不说,本就稀少,竞争肯定十分激烈,而长老推荐之人,不是关系紧密,如何会为你推荐。

    这一日,烈阳当空,整座主峰如同沐浴在道道金光当中,云雾缭绕,显出七彩神韵,四年已至,外门收人良机再现。

    江易嘴中叼着根花枝,晃晃悠悠的向着主峰走去。

    山脚下,人群涌动,从门中各处走来多人,细细看去,每个人都身材健硕,他已经明了,都是杂役,大家接踵摩肩,涌向一处,看的他甚是惊讶。

    “原只想来主峰这里瞧瞧光景,顺便见识一番青云门的天宫琼宇,谁知竟似乎碰上了什么盛事”,江易疑惑想道。

    “兄弟,这是在干什么?”,他问道。

    “你不知?外门收人啊!”,一位壮硕的大汉,全身肌肉紧绷,看了一眼江易随口道。

    “外门收人?记得清元仙长当年闭关前和我说过,但若我炼体有成,就推荐我入外门”,他心想道。

    “兄弟,这外门有什么好的?大家这么拼命!”,江易疑惑之下,又问道。

    “呵呵,兄弟,一看你来的时日就尚短,不是常在青云门混的人”,壮汉笑道,见江易一脸询问的表情,他细说一番外门的具体待遇。

    听后,江易心中一动:“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自己正愁这以后的丹药从何处得来,如此岂不是一举多得,进入外门之后,还能够得到仙居,种植灵草,提升自己炼丹的技艺,若是以后丹道真有所成,那显化小炉上的仙心决还不是轻而易举?”

    只是如今清元仙长可能仍在闭关,还不知何年马月能出来,自己也不好打扰,这可怎么办?

    那壮汉见他一脸急切,仿若知道他要问什么,见他还算有礼,就说道:“这进入外门有两条道,一条……”。

    听完这壮汉的话语,江易挠了挠头,看来只有先上擂台去试试。

    ……

    “嘭!”

    江易在台下看了半晌,刚才那位为他慷慨解答的壮汉,刚上到擂台,还不到一柱香时间,就被人打了下去,看得江易心头发虚:

    “参加这擂台的众人实力不弱啊!强中自有强中手,即便进入外门,迟早也要经历这种比试,晚试不如早试,经历这一年的黑山修炼,也不知自己如今的实力到底如何?”

    “我要报名!”,他来到一个报名处,朗声喊道。

    谁知,另一桌边的一位锦衣人转头看见他之时,脸色忽变。

    而江易看见此人之后,眼中也是瞬间闪过一丝明悟,他一直以为,自己一年前被人偷袭,可能是靳柔找人报复所为,他虽感气愤,但错在己身,他也没有什么好讲的,且他自觉好男不和女斗,还是位强大的女修士,心中早已忘记此事。

    哪知,今日看见这老头,他才发现,许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误会了靳柔,眼前这肥胖的梁喜定然才是真正的凶手。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冷冷的看着梁喜的异样,语调阴森的问道:“当年是你吧?”

    梁喜看见江易虽心中涌起惊惧,也只是不到瞬息就缓和了下来,他蔑视的看着江易说道:“小子,就是我,你能怎样?想进外门?难道你不知道外门中不少人听命于我?”

    江易听后顿时一惊,心道这老头估计没吹牛,当年他教训完梁喜,就一直纳闷,对方只是一个杂役,为何会能如此嚣张,后来打听之后他才知道,原来这老头竟然是魏国皇族,进入门中多年,他自己虽然没有进入外门,但门中却有不少弟子受过其恩惠,包括一些内门弟子。

    看着梁喜一脸的肆无忌惮,讥讽轻蔑的笑容,江易心想自己如今也是炼体有成之人,有什么可怕的,你越是不让,我越是要报名,他大声喊道:“死老头,瞧不起我是不是?”

    梁喜被他忽然侧漏的霸气,吓的惊跳而起,踉跄着向后连退几步。

    “你,你想如何?”

    被打的阴影还留在梁喜的心中,即便过了两三年,看见江易发飙,他还是心有余悸。

    “老子不想如何,让你手下把我这名字写上!”

    等了一会,江易见对方不说话,双手一下撑在桌上,只听“哗”的一声,桌子竟然被他压的四分五裂,散落在地。

    “不写?信不信,我再揍你一顿?”

    梁喜见他竟然又要动手,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忽然,周围寂静异常,江易转头看去,只见等着报名的许多杂役虎视着他,众目睽睽之下,他脸上笑容顿起,说道:“对不住,对不住,各位,私人恩怨,绝对的私人恩怨,我这就找张桌子来”。

    “梁老头,我问你,哪有桌子?”,他看着倒在地上的梁喜,声音带着恐吓问道。

    梁喜还未从刚才江易的爆发中醒来,不由自主指了指一处。

    ……

    “下一位,江易!”擂台边一位弟子喊道。

    “妈的,终于轮到我了,等的我花都吃了!”,江易扔掉花枝,推开众人,跳上擂台,风骚的四处走动,看见几位围观的女弟子,还飞了个眼色。

    台下围观的人何时碰上这么个活宝,呆愣半晌,忽然哈哈笑起来。

    “竟然是这家伙,上次调戏靳仙子竟然还未被打死!”,有那次在献阁认识江易的,一见说道。

    “这是哪来的家伙,不是找死吗?难道他不知道石元上次就是第二十名吗?要不是没长老推荐,石元早已经进入外门了”,也有不认识江易的,幸灾乐祸说道。

    “无知者无畏,看这小子玩到何时?”

    ……

    “小子,你浪够了?”,对面石元早已经等待许久,江易却装作一直未见,还在到处抱拳执礼。

    听见石元的声音,他慢慢的走到擂台对面,一边打量着对方,一边心想策略。

    “看这小子一脸淡然的样子,身上的肌肉,却不见强壮,还是先言语试探一番,以免阴沟里翻船”,他小心谨慎的想到。

    “呵呵,兄弟贵姓,怎么……”,话未问完,石原已经疾步挥拳上来。

    江易连退几步,轻蔑道:“兄弟,你太没礼貌了,等会被我教训可不要…!”

    哄!石元见江易还在说,紧跟着上前,两人对了一拳,即散开。

    “嗷…!”江易不顾形象的大喊起来,右手使劲甩动,同时眼睛观察着,对面的石元。

    石元一见,立即忍着拳头的剧痛,再次欺身上来。

    “来的好!臭小子让你试试你江爷的厉害”,说着,江易全身一紧,一道秘色掠过双拳,带着锋利的拳风击出。

    哄!又是一声,只不过这次,石元踉跄着连退数步。

    “怎么样?小子,我没说错吧?哈哈,敢小看你江爷我!”,江易收拳,摆了个潇洒姿势说道。

    围观的人群听他在上面叽叽歪歪,早已经巴不得石元一拳把他轰下台,谁知,这下子竟然如此棘手,看石元的样子,似受伤不轻。

    “我认输!”,石元忍着手上的剧痛,退后躬身说道。

    他心中想到:“这家伙看着流里流气的,手上却是真有功夫,刚才那一拳,自己已经用尽全力,对方却似未有所觉”。

    “好,既然你认输了,我就不在多说了,你下去吧,下一个是谁,没有人敢上来我要走了啊?”看见石元一脸的古怪望着他,他向石元偷笑了下,挑衅的对围观众人说道。

    石元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自己猜对了,感慨道:“真是阴险狡诈的可怕家伙,那几个家伙要倒霉了!”

    下面的人已经气疯了,纷纷喝骂起来。

    这么点骂声对他颇为厚实的脸皮来说,实在是不值一提,当年在村中,一年到头挨骂的次数,比这多多了,一层都不到。

    他仍然站在台上,嚣张的喊道:“真没人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