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道语仙谋 第十章 炼丹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学与记是习炼丹道的一段必须忍耐的过程,而种与炼更是判断草药与丹药优劣与否的另一段必经的路途。

    不种药草,就不能对每种药草的习性了解透彻,也就不能得到上好的灵草,不炼丹药,就不能把握每步投入的时机,更是不能很好的凝聚丹液。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之下,也就无法炼出好的品相丹药。

    因此,当初他在询问赵虎,这段种药炼丹的过程是否有何捷径可走之时,赵虎却倒是给了他四个字:“子夜集市!”

    起初,他并不知此言何意,但当他后来了解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仙门还真有集市,只是这集市开办在子夜之时。

    门中高层虽然知道有此集市,但因其背后有人支持,且并没有引起什么弊处,所以也就听之任之。

    集市每天短短的一个时辰,会有很多修士来此,寻找自己需要之物,同时换出或售出自己的物品。

    当江易带着一个集市提供的遮挡面具进入之时,他忽然感到自己又回到了古河村喧闹的集会,人潮涌动。

    “上品飞剑一把,有意向的可详谈,或换灵石”,一人喊道。

    “极品驻颜丹一枚,想讨好道侣之人有福了!”,另一人喊道。

    “飞行宝舟一艘,只换不卖!”

    ……

    一路走来,各种叫卖之声,不绝于耳。

    “低阶丹药心得一本,要的出价!”,忽然一声叫喊,传入江易的耳中,声音之大,引的他不由自主看过去。

    只见叫卖之人,近在眼前,同样未露真容,带着一副獠牙面具,那人见江易望来,上下打量他一番,疑声道:“这位兄弟有东西可换?”

    江易刚想说话,边上有人喊道:“我出一枚下品灵石”。

    还未待他反应过来,又有一人讥讽道:“一枚下品灵石就想换炼丹心得?简直痴人说梦,我这有十枚下品灵石,如若想换,我即刻取来!”

    “下品灵石?这些人都是谁啊?真是财大气粗!什么时候门中多了这么多灵石了?”边上围观的众人一听,纷纷扬扬议论起来。

    “一颗中品灵石!”,一个傲气无比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如同刺耳的利箭,射入众人心中,一时间静谧异常。

    不大一会,众人的议论之声,忽然如同沸水一般,怎也无法止住。

    “什么?中品灵石?”

    “那可是门中只提供给各大长老的修炼之物啊,况且听说每半年才发放一次,如此极品之物,此人怎会拿出来?”

    ……

    “哎…!师弟,你这又何必?区区几种初级丹药的心得,怎值师尊的半年修资?”,带着獠牙面具之人叹声道。

    “为何不值?这可是带着父亲些许心血的初级心得,虽说只是半篇炼丹之道,但也十分难得!”,一位白衣公子,面如冠玉,潇洒的走了过来,肆无忌惮的盯着那带着獠牙面具之人。

    围观的众人见到他,似有人认出了他,声音忽然弱了许多,私语之声却更加频繁。

    “这不是炼丹阁二级炼丹师欧阳平之子欧阳飞吗?”

    “听说他来历挺神秘的”

    “呵呵!既然欧阳兄出手,鄙人就不再苛求了”,之前出价十颗下品灵石的傲气之人说道。

    “多谢秦兄!”,欧阳飞说道。

    獠牙面具之人半天无语,说道:“师尊让你来的?”

    “你说呢?不然我怎有这中品灵石出价?”,欧阳飞说道。

    “我对不起师尊的重托,如今我已成了一个废人,只想换点凡资,下山了此残生,那颗中品灵石,我就不要了,连带着这本心得也交给师尊吧!”,那人沉声说道。

    他从随身的储物袋中拿出几本破旧的笔记,笔记中间夹着几页残缺的纸张,他抽了出来,翻看了一下,似想起初次炼丹之时的场景,却随手扔在了地上。

    “呵呵,师兄,既然你心意已决,我就不予强留了,若是知道以后师兄在何处炼丹,师弟我定然上门去拜访一番”,欧阳飞说完,拿着那本心得飞速离去。

    獠牙面具之人脸色颤抖,心中惊惧,低声自语道:“一对伪善的父子!,要不是因为你们,我何至于落到如此地步,想不到竟还要威胁我!”

    众人见好戏唱完,纷纷离去。

    江易刚欲离开,忽然,地上的几张残纸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见周围无人,随手捡起,放入袖中。

    昏黄的灯光下,烛影摇曳。

    江易拿出袖中的那几张残纸,其上的内容断断续续,缺失了很多,但经过他一番前后推敲,还是明白了这几张残纸的意思。

    这竟然是一份初级丹药生灵丹的早期炼制心得,虽缺失不少步骤,但仍能看出炼制丹药的基本过程。

    他大喜过望,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在明晚子时,用自己总结的学习书籍的笔记换取灵草,开始炼制丹药了。

    炼制生灵丹需要几种草药,但最重要的一种叫做三叶草,这种草,三叶同生同长,同枯同落,生长的周期非常短暂,在灵气浓郁之地,不到一周即可长成。

    可惜江易的偏舍中,那几块田垄只是一般的土地,没有丝毫灵气,无法种植。

    第二天子时,他带着书籍心得早早的来到集会,果然又是引起一番震动,毕竟,万事开头难,很多学习炼丹之人,都倒在了这一步。

    最后,经过一番竞价,一位修士,用一千份炼制生灵丹的草药以及两个丹炉,换取了他的笔记。

    当晚,江易回到屋中就开炼起来。

    日照小炉,白烟飘散,日升日落,百炼渐变。

    江易已经从那天子夜,一直炼至一个月后的辰时,枯燥单调的过程已经不下百次,每日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摆弄草药丹炉。

    一点点的循序渐进,他已经把那张残纸,缺少的一些次要步骤,填的七七八八,剩下的就是摸索每一步的提炼过程,最后一蹴而就。

    一年时间又过去了,江易来到青云门,已有三年,他觉得自己似已变成了另一个人,再也不是古河村的那个泼皮无赖。

    腹有诗书气自华,掩盖的痞气,沉稳的心性,已让他成为了一个谈吐优雅,气宇不凡之人。

    “哎…还是没有彻底完好!”,偏舍院中,江易看着指尖中最后一份草药炼制的一颗微糊丹药说道,邋遢的样子,完全看不出这是一位饱学之士。

    自三年前进入青云门,他竟然从未服用过灵丹,因为没有灵根,开辟不出丹田,即使服用再多的灵丹,也无法贮存灵气,只能散去。

    看着这颗微糊的生灵丹,他轻轻的放入口中,一股馨香满嘴四溢,化作一点点微热的细流,流入腹部,在腹部徘徊,但只是过了几息,已经消失,身上一股股刺麻,嘴中的药渣,却在提醒着他,刚才服用了一颗灵丹。

    “手法还是不够熟练,不然定还能再凝聚几分灵气,成就完整的丹药!”,他喃喃自语。

    天空,云雾闲游,飞鸟翱翔,带着一股自在之意,好似江易此时的心情。

    人有了希望,就有了动力,冲破命运桎梏的过程是如此的艰难,但感觉却是如此的让他迷醉。

    “呼!”

    就在他沉醉之时,脑后忽然飞来一道灵光,他一阵天旋地转,昏倒在地。

    “想不到这小子,竟一直躲在此处,要不是今次和梁老你偶尔说起,我还真一直找不到他”,一位年青人潇洒的从暗处走出来道。

    “呵呵,许公子不用多谢!”,梁喜一脸媚笑的说道。

    “此子当年竟敢公然调戏本少爱慕之人,实在罪该万死,现如今,这小子后脑受了我一击,想必即使醒来,也会变成一个傻瓜!如此一来,本人也未破门规,下面就是梁老你的事了”,许公子脸色自得的说道。

    “嘿嘿嘿!老朽早就打听清楚了,李清元已经闭关两年,至今还未出关,因此,即使此子失踪,也不会引起多大影响,出来吧!”,梁喜说完之后向林中喊道。

    一会,一个壮汉低着头走出来,正是那三胞胎兄弟之一的老大。

    “把此子扔进黑山,若是再出错,你就等着给你两个弟弟收尸吧!”,梁喜冷声说道。

    那三胞胎兄弟老大唯唯诺诺的扛起江易,向着山下跑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