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道语仙谋 第五章 智斗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夕阳如火,透过散落的林间照耀在脸上,泛起余晖。

    自从江易听说青云门杂役手中竟然有法器之后,这段时间,他呆在偏舍中一直小心翼翼的等待,活得十分憋屈,心中的压抑实在是难以言表,只是一周之后,对方不知为何竟然一直毫无动静。

    如此一来,江易渐渐放下心头的谨慎。

    今日一早当他心头兴起的出去游玩,在外浪荡一天之后,直至卯时初刻,他才披星戴月的回来,刚走到离偏舍还有十丈之地时。

    忽然,林间飞鸟惊掠飞起,江易顿时提神戒备,修炼了三个多月的体术,让他的直觉变的甚是敏锐。

    “谁?”他双眉紧邹,眼中精光掠过,大声喝道。

    “想不到还是被发现了,老二,老三,别藏了,出来吧,都被发现多次了,如今这个要再不是,就得等第二天了,也不知道那小子跑哪去了,一整天不在!”,林中走出三个虎背熊腰的壮汉,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盯着他,刚才就是中间的一位说话。

    江易一听那为首的壮汉话语,心里“咯噔”一下:“梁喜那老头终于还是找人出手了,只是来的不是法器,而是三个看起来不好对付的家伙,大意了,还以为这么些日子过去,那老头已经认怂了。”

    江易打量一番,这三个壮汉明显修炼体术多年,露出的双肩肌肉,泛出古铜一般的色泽,双目精光闪动,最奇特处,三个人长的一模一样,竟是三胞胎。

    他心悸跳动,感到一股巨大的威胁,今日弄不好可能小命不保。

    三人渐渐向他走来,欲要将他困住。

    江易看看两边茂密的树林,连忙向林间逃去,同时嘴中大声喊叫道:“杀人了,杀人了,有人要杀人了!”

    鬼哭狼嚎的声音,吓的林中将要栖息的飞鸟,瞬间惊掠而起,鸣叫不绝。

    三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位添了下嘴唇,讥讽的笑着说道:“大哥,这小子看来还没适应这修仙界的规矩,还以为在凡间世俗呢,哈哈……!”

    三人瞬间蹿入林间紧追不舍。

    见三人越追越近,江易心头紧张到极致,抱着一丝侥幸的边跑边喊道:“三位大哥,不知为何一直紧追着小弟?是不是劫财?小弟我身上一穷二白,穷的叮当响,连贴身的内衣都半年没换过了!”

    哪知那三胞胎不但紧紧的追着他,其中右边那个还戏谑的笑着说道:“有人要我们三兄弟教训你一顿,好让你知道尊老爱幼!”

    江易听后,心想道:“这三个家伙明显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只是可惜自己刚才太过紧张,露出马脚,而且听刚才中间为首那个家伙话中的意思,似乎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相貌,只知自己的住处,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若不想想办法,今日可就真得交待在这里了”。

    隔着两丈多远,江易忍着惊惧停下脚步,灵机一动,语气带着一股呆傻问道:“几位大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怎会在此堵截小弟?”

    “你可是江易?”右边那位壮汉见江易不再逃跑,亦是停下追逐,口中却是十分不耐烦的问道。

    “江易?不是啊,我就是听说这边住着一个叫江易的,才过来瞧瞧!”,他赶忙收起严肃,装作一脸无辜的说道。

    “那你小子叫什么?刚才为何逃跑?”左边那个壮汉明显看起来最为呆傻,憨声憨气的问道。

    “哦,我叫江不易,之前是看见几位大哥躲在边上,还以为几位大哥要那个谋财害命,才吓的逃跑”,他随口说道。

    “江不易”这名字还是江易当年在村中,村人给他起的绰号,“易”通“义”,说他偷鸡摸狗实属不义,就给他加了个“不”字

    “不易?大哥,看来这人真不是那小子”,那此前询问的憨傻的壮汉对中间的壮汉说道。

    而右边那个壮汉却走过去,一巴掌拍在那憨傻的壮汉头上,气道:“他说不是就不是啊,你傻啊?”

    “大哥,二哥又打我!”,憨傻被打,气急的喊道。

    “老二,不要总是欺负老三”,中间的壮汉老大说道。

    老二见抓不住老三,转头又向江易大量,脸色凶恶的问道:“小子,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江易双目忽然一动,脸色顿时气愤说道:“说起这事,就让我生气,原先我也不认识江易那小子,后来通过别人才认识了他,谁知,那小子十分狡猾难缠,以各种明目,见着我就借丹药,见着我就借丹药,你们知道一般修士服用的那丹药吧?”

    “生灵丹”,老二说道。

    “对,生灵丹!……原本啊,我这丹药,还是攒了很多的赏赐,累积下来才换到的,我身体不好,想着和别人换取几颗高一级的丹药,服下补补身子……”。

    “高一级的丹药?大哥,难道是化元丹?那丹药咱们之前可是只听说过,却是从没有看到过,想不到这傻小子竟然有这稀罕物”,老二又接着语气兴奋的打断说道。

    “老二!”,老大提醒的喝止说道。

    江易一听老二的话语,眼珠更是接连几下乱动。

    “嗯,你接着往下说,后来怎么了?”,老二掩饰一番,示意江易继续说下去。

    江易好似未觉一般,忽然大声的气愤的喊道:“三位大哥,你们给评评理,那小子不知从何处得到的消息,竟然又过来找我,三言两语的我又被他谎骗去了好几粒,如今只剩……”。

    夕阳已经彻底落下,山间林道昏暗。

    江易的储物袋挂在身后,他右手伸到后屁股上,使劲搓揉,感慨道:“好几个月不洗澡,想不到还能救急”。

    而他拧着腰的怪异举动,让三胞胎看见他,还以为他在从储物袋中掏取丹药。

    一会儿后,江易手掌摊开,一副憨傻的样子道:“呐,只剩这三粒化元丹我一直紧紧的守着,没被那小子骗去”。

    黑色的丹药,光滑圆润,大小规格,基本相同,以他多年偷鸡摸狗的身手,做工还是满精良的。

    “大哥,化元丹啊,咱们三兄弟平时连一粒生灵丹都很难得到,何况这化元丹”,老二急切的对老大说道。

    “你这真是化元丹?丹药不都是白色的吗?”,老大看着江易摊开的手中三粒丹药,疑惑的问道。

    “真的,这化元丹还是因为被炼胡了些许,我才能用低级生灵丹换到的,不然要是无损的,谁换啊?”,江易一副让人信服的表情,说道。

    三兄弟对看一眼,忽然冷笑着向他走过来。

    江易一把将丹药捂在手心,害怕说道:“你们要干什么?”

    “嘿嘿……!你说要干什么!”

    ……

    经过一番反抗,威胁,挣扎,妥协,三胞胎一人捏着一粒化元丹,脸上神情兴奋。

    而江易却是右手捂着屁股,眼中含泪带笑,三个月未洗澡,竟然还能搓吐噜皮了。

    “二哥,这丹药味道怎么酸馊馊的啊?”,老三拿到丹药之后,看都未看,一口扔进嘴里,边嚼边问道。

    “啪!”

    “你傻啊?高级丹药都这样!”,老二拍了一把老三脑袋,舔了口丹药说道。

    “大哥,他又打我!”

    “老二,不要总是欺负老三”,老大虽如此说,却始终捏着丹药打量。

    “大哥,咱们回去就和那帮子家伙说说,看他们平时拿着生灵丹在我们三兄弟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我就来气!”,老二说道。

    “嗯,这丹药……呕!”,当老大把丹药靠近鼻尖,嗅了嗅时,一股“极品体香”扑鼻而入,那感觉让他腹中顿时翻江倒海,泛起呕吐之意。

    他眼角余光一扫,忽然看见江易脸上那股忍俊不禁的笑容,心中回想之前江易的怪异举动,恍然大悟,一把甩在地上,勃然大怒:

    “臭小子,敢耍我们,老二,老三,那不是丹药,是……呕!”,他想起来又欲作呕。

    老二听见老大的话,似想起了什么,脸色突变,心说:“怪不得这味道似曾相识,呕!”,他想起自己刚才还舔了一口。

    “怎么了?”老三仍然一副憨傻的样子,嘴中嚼着,不明所以的问道。

    “那是汗液!”,老大老二一脸气急败坏的异口同声喊道。

    “呕!”

    ……

    “臭小子,你是真的活的不耐烦了!”三人把江易团团围住,老大狠狞的大声说道。

    江易一见被三人识破,事已至此逃也逃不掉,只能开战,一股硬气说道:“梁老头自己不敢来,找你们这三个傻瓜蛋过来充当打手,来吧,老子即便战死,十八年后也还是一条好汉”,说完摆出一副防备的样子。

    “大哥,这次咱们亏大了,回去之后,一定要找梁老多要点报酬,不然也太对不起咱们了,呕!”,老二话说完,又想起自己刚才舔的那一口。

    “大哥,大哥,呕……!”,老三看见老二的样子之后,跟着呕吐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此事梁老说了,待兄弟们收拾完这小子,就找关系把我三人推荐给外门,至于成不成,还看我三人的实力”,老大沉声说道。

    江易听到这话,心中一动,忽然厉声喝道:“我看你们三兄弟是活得不耐烦了!”

    三兄弟见他之前还一副认命的模样,忽然就转变了脸色,呆愣起来,互相看看。

    “梁老头没告诉你们我到底是谁吧?”,江易一声冷笑道。

    “你是谁?你不就是个小小的杂役吗?”,老大轻蔑讥讽道。

    “杂役?哼!你们不知道我是谁领回的杂役吧?要是让他老人家知道了你们三兄弟竟然把他的杂役打伤了,还想进外门,你们可能连杂役都当不了”,江易威吓道。

    “什么?你到底是谁?说!”,三人异口同声说道。

    江易忽然笑了起来,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岸花明又一村,他从储物袋中拿出那枚木牌,推到三兄弟眼前,傲然说道:

    “张开狗眼看看,本人第七山李仙长杂役,江易是也!”

    ……

    “大哥,回去之后,我们怎么办?”

    “梁老居住的地方,离这里很远,咱们就说已经把那小子揍死了”

    “大哥,那小子真是行者期大修士的杂役?”

    “错不了,这仙门重地谁敢假冒行者期修士的木牌”。

    “可是大哥,梁老说即便杀了那小子,修士们也不会怎样,我们何必害怕那小子啊?”

    “啪!”

    “你傻啊?梁老头说的你就全信啊,要是全信,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