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横穿三千界 第十一章 死亡与绝望

时间:2018-07-12作者:筱漓江

    李泽看着李易打量的目光,如同猛兽观察着食物一般,心中愈发恐惧,然而却更加小心,将剩余的手紧紧捏住李弦的脖子,如同握着保命符一般。

    听到李易的话,李泽嘴角一抹微笑闪烁而过,心中说道:“这李易果然没有完全成为凶兽,还和以往一样,妇人之仁”。

    虽然心中鄙视李易这样的想法,得到冒顿遗物居然埋起来,仅仅只是怕祸害天下这样幼稚的想法,就是这样幼稚的想法,才让李易有了破绽。

    就算因为昔日的过往,李泽及其厌恶李易,然而却不得不承认,这李易是位丝毫不逊色其父的男人,百年来整个李家最有天赋的人,然而却拥有妇人之仁。

    然而就是这妇人之仁,才让李泽拥有了俯视感,认为拥有妇人之仁的李易,始终就是无牙的老虎,看似强大,却丝毫没有威胁。

    李泽脑海中浮想联翩,然而在现实世界里,距离李易的话,才仅仅过了两息时间。

    李泽轻声笑道:“李易你的话,我虽然相信,然而我却不想按照你所说的做,除非你将耶律昭杀了,否则一旦耶律昭回到辽国之后,他可以活命,而我则是要死”,

    既然在辽国深受折磨而死,那倒还不如就此在这,和你的儿子一起死,黄河路上也不寂寞。

    李易望着李泽,眉骨之间似乎有无尽的愤怒,然而却只是冷声道:“好,我前去斩杀耶律昭,你将我儿子放了”,但我不相信你,你又有何能证明自己?

    李泽听闻李易所说,儿子还在自己手中,还敢堂而皇之的说出不相信自己的话,果然这李易还是李易。

    “我以“命魂契约”起誓,若是你斩杀了耶律昭,我就你儿子李弦,完完整整的交出,绝不伤害他一分一毫,李泽如此说道”。

    这命魂契约,则是来自上古时期的仙神时代,昔日诸神、列仙也还在这世界的天上当中,其中有异兽凶悍,前来为祸人间,而仙神为保护人间,下凡抓捕凶兽。

    然而发现抓捕凶兽,仅仅治标不治本,便传授了当时的帝王,“汉孝武帝”一种名为命魂咒的奴役之术。

    这命魂咒,则是可奴役异兽灵魂,使其强行臣服,汉孝武帝则以异兽,征服四方,待汉孝武帝晚年昏庸时,天下有反叛者。

    汉孝武帝则命人,将奴役异兽的“命魂咒”改成了奴役人类的奴役之术,当时修炼者则真的被研发出了,奴役人类的邪术,名为命魂契约。一旦以命魂契约发誓,除非将契约完成,不然则会深受天谴,故汉孝武帝又名“上天之子”。

    李易听到李泽的话后,仅仅冷冷的看了一眼李泽,随后让李泽和自己回镇,等待后方追赶的耶律昭,来到小镇当中,将他斩杀至此!

    李易的脚步,再次踏入这小镇当中,不想竟会如此场景,望着小镇遍地的尸体,眼中迷茫着露出痛苦的神色,想起了昨日还如同世外桃源般的小镇,仅仅一天一夜的流逝。

    却再也恢复不到从前的日子,望着小镇中央的住宅,中午还和妻子讨论,小李和安儿事情,待小李回到家中,定要好好教训一番,居然抛下妹妹前去玩耍,如今和妻子,爱女已然天人永隔。

    就算是李易这般的汉子,只觉得眼中有液体流淌,喉咙干涩,心中万般想法,最终强自硬起心,将耶律昭所斩杀,带回儿子,再埋葬妻子和爱女,以及小镇的居民,再带着儿子前往别处。

    就待李易思虑万千时,从后方传来一阵声音,那声音的主人便是耶律昭,此刻耶律昭口中大喊:李易,可敢前来一站?

    李易闻声说道:“正好,我也有此意愿”在这小镇当中前来一战。

    在李泽和李弦的注视之下,李易和耶律昭来到小镇中央,各自做出死斗的准备。

    在这小镇中央,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气氛,如若有普通人在此,必将会承受不了这股沉闷,导致昏厥。

    此刻不见李易有任何动作,身影却突然出现在耶律昭的面前,随后再次举起手中血刀,一道光芒闪过。

    那一刀的威势,就连身在远处观望的李泽,也震惊不已。这一刀的力量,比起先前斩断自己臂膀的那一刀,还要强大不少,李易距离方才斩断自己,也不过仅仅过了一柱香时间。

    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李易的力量尽然提升的如此恐怖,随手一刀竟然有了方才,全力一击才有的威势,这就是血刀的作用么?

    血刀以吞噬敌人鲜血,再以反馈到刀主,竟然有如此功效,不愧是昔日让冒顿,从一介大月氏人质,成为匈奴新王,征服草原的依赖,李泽想到这里,对于血刀眼热不已,若是自己得到血刀,配上蚩尤遗物,这天下间何人能阻挡于我!

    李泽在场外望着那一刀,脑海中浮想联翩,然而场内之中,仅仅才过了半息时间,那一刀还未成落下。

    耶律昭望着眼前这一刀,眉头紧紧皱着,脸色也开始发白,额头微微有汗液渗出,这是紧张的,也是兴奋的。

    耶律昭身为辽国新一代的第一人,“有着无敌之资,从未败给年轻一辈”,这也是为什么辽国新帝,为何如此信重耶律昭,让他带着精锐前来夺取冒顿遗物。

    耶律昭望着眼前的刀,给予自己前所未有的压力,全身因紧张,握着长枪的手,不自觉的发出抖动,随后身体上呈现一层血光,原来耶律昭动用了辽国的禁术。

    此禁术乃是辽国的开国之君,耶律阿保机所创,耶律阿保机年少英武,喜爱战场,成年之后也曾数次遇见危机,为了让自己陷入危机,也有反抗之力,耶律阿保机便创造了禁术,“血岗”

    血岗则是将自身的潜能,利用自身的血肉躯为媒介,使得身体恢复到最好的状态,短暂将实力提升高达三倍,对抗不可力敌的敌人,禁术使用过后,将会陷入三年的虚弱期,虽然如此,但比起被敌人击杀,更加来的划算。

    开启血岗的耶律昭,选择强行抵挡这一刀,耶律昭明白自己的优势是什么,缺憾是什么,自己的速度虽然不慢,尤其是可以傲视大多数人,然而在李易那鬼魅的身法,以及天马行空,不着痕迹的刀法。

    自己若是选择避开,那将会失去主动权,只会遭到李易狂风暴雨般的攻击,落水下风,不再能有机会反击。

    耶律昭不退反进一步,手中长枪因带着极重的杀气,导致长枪的顶端,那一闪而过的寒芒,更加的可怕。

    铛、李易手中血刀,和耶律昭手中长枪交锋在一起,发出无边威势,而耶律昭只感觉自己的手,如同没有知觉一般,那修长的双手的虎口,已经因为这强大的撞击,流出了鲜血。

    然而望着虎口的裂伤,耶律昭心中凶气反而更加旺盛,将长枪再次向李易挥舞着,空中布满了无数道长枪的寒芒,如同繁星坠落,虽绚烂璀璨,却又充满无尽的危险。

    叮、叮、叮、在这短短数息时间,李易与耶律昭之间,已经过了数次的交锋,李易望着耶律昭,心中也极为庆幸,之前便有预感,此人在众人之间,最为强大,如今血刀吸收如此多的先天高手血液,面对他人仅仅一刀,便已结束了战斗。

    如今面对这耶律昭,却段时间之内陷入了僵持,李易虽然心中有众多思绪,然而手中的刀却丝毫不慢,反而因此更快挥舞着,那刀光如同天上的雷光一般,一闪而过,却拥有让众生惊惧的力量。

    在这短短几分钟,李易与耶律昭,各自爆发出有史以来二人,最强大的一面,然而望着场中不分伯仲的激烈战斗。

    二人的脸色逐渐苍白,耶律昭则是因为开启禁术,遭到禁术的损伤,而李易则是因为本就连翻战斗,都是靠着血刀的血气而支撑着,如今不再有大量的鲜血,被血刀所吞噬,刀中的血气逐渐减少。

    减少了反馈给李易的血气,李易如今的情况,好比被蝼蚁啃咬的树木一般,外表虽然看似高大,然而里面却已经腐朽不堪。

    李易因为没有血气支撑,眼中的神色愈加暗淡,如同即将行将就木的老人一般,然而李易却将自己那如同朽木的身体,强行舞动着,手中的刀光,不见有丝毫衰退,反而变得更加凌厉,这时不再是血气支撑着李易,而是自己的儿子,支撑着李易最后的力量。

    原本幽暗的空中,忽然出现了一抹鲜艳的红色,随后那抹鲜艳的红色洒落在地,愿来那在空中飞舞的,则是鲜血。

    这抹鲜血是何人的呢?

    场中出现一声闷叫声,耶律昭左臂的手腕,如今成了空荡荡,在手腕的位置,不再有手掌的踪影,取而代之的则是手腕的鲜血。

    场外的李泽望着场中的情况,神色一凌,暗道不好,“耶律昭若是身死,自己凭借这残破的身躯,如何才能得到这血刀呢”?

    想着自己那残破的身躯,和如今这情形都是李易所造成,李泽心中不免,更加的怨恨李易,只想将李易诛杀,再挫骨扬灰!

    望着场中因为失去一只手的耶律昭,在李易的进攻之下,变得愈加被动。

    失去了左手的耶律昭,面对李易狂风暴雨般的打击,逐渐无力抵挡,在手腕被砍断后,第二刀随之而来,因失去了左手,导致无法再和之前一般,灵活自如的控制长枪,面对这第二刀,只能以肉身勉强抵抗。

    随之而来,第三刀、第四刀、面对李易这如同狂风暴雨般的刀光,耶律昭除却以长枪抵挡一些外,只能让自己的要害不被李易所伤,在这狂风暴雨的刀光洗礼之下,耶律昭如同一个血人一般。

    面对如同血人一般的耶律昭,李易手中的血刀,也在自动吸收着鲜血。

    血刀似乎因耶律昭的血液,变得更加的诡异,在血刀吞噬了血液后,而反馈的血气,让李易都极为震惊!

    似乎是因为耶律昭的实力,比起其他的先天高手和在一起都要强,导致血刀虽然未成将耶律昭的血液,全部吞噬,仅仅吞噬了表面的血液,所反馈的血气,居然比起之前,所吸收先天高手全身血液,而反馈的血气都要强。

    然而在李易不清楚的情况之下,血刀似乎又闪过了一线弧光。

    就在李易想要乘胜追击,将耶律昭斩杀之时,忽然发生了意外,血刀沾染了耶律昭的鲜血,逐渐变得更加的诡异。

    本来仅仅是刀血红色,“如今身受血刀反馈血气的李易,从握住血刀的手,逐渐变成血红色,那血红色的速度攀爬的越来越快,从手掌开始,逐渐衍生到李易,因连番杀戮而破损的袖子之上,仅仅几息时间,那血红色蔓延到了李易的脖子之上”。

    “李易的皮肤,逐渐变成了诡异妖艳的血色,在这血色脸庞当中的双眼,极为明显,这双原本是人类般的圆形瞳孔,如今变成了如同蛇类般的竖瞳”!

    那瞳孔的颜色,也从黑白分明衍变成了血色,耶律昭望着大变样的李易,也感到了极为惊悚,这李易为何变成这般?从未听闻过血刀的主人,会变成这般不似人类的怪物?

    初代主人,冒顿也未曾有此异变?为何这李易会发生如此的变异?

    要说是血刀吸收鲜血,然而昔日冒顿以人族之躯,逆天诛杀仙人,异兽也不在少数,为何从未发出这种变化?难到是这李易太弱了么?

    李易以年仅四十岁,步入这练气士,固然及其强大,这如今的世界当中,仙人不在的世间,以李易年龄,成为练气士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神话,其心性也是极为坚定。

    在一夜之间连番打击,让李易的道心早已破碎,导致此前不知不觉之间,就被血刀所控制,幸而李弦所喊的父亲,让李易从中苏醒。

    然而苏醒的李易,早已经心神疲惫不堪,仅仅是因为儿子为支柱,才能坚持与开启禁术的耶律昭,进行此生最激烈的一场激斗,血刀吸收耶律昭的鲜血后,那一丝的异样,彻底成为压垮李易最后一根稻草。

    李易虽然不凡,就算巅峰之时,也仅仅只是让自己不被控制,就算这血刀的历代主人,也仅仅是以自身气运,以及自身能力方能灵活运用。

    这方世界的第一位主人,匈奴单于冒顿,可以说是草原民族当中的千古人杰,以不受父亲头曼所喜爱,成大月氏的人质,想借大月氏的刀,诛杀自己这个儿子,然而冒顿却能逃回匈奴当中,最后弑父成功,成为匈奴单于,以区区匈奴,以弱胜强大月氏,横扫草原,开创了草原的文明的制度。

    冒顿成为第一个统一匈奴的单于,其能力,气运皆为人中之龙,以气运和自身能力,足够镇压血刀,使得血刀臣服。

    其后血刀历代主人,大多数主人为开国之君,其能力和气运,都极为不凡,血刀自然不能威胁到其主人,固然世人都不知道,这血刀还能使得主人变成另外一种样貌,生物的能力!

    正在耶律昭被李易的变化,导致疑惑不解的时候,李易手中的血刀,却丝毫没有停顿,空中闪过一抹刀光。

    耶律昭的眼中,天地都不复存在,仅有眼前那一闪而过的刀光,这刀光在这黑暗的夜晚当中,如同一抹血月般,如此的妖异,但却具有非凡的魅力,只感觉让人身不由己的入迷。

    耶律昭的眼中,弥漫着沉迷的神色,心中仿佛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当中,就连方才紧紧握住的长枪,也逐渐的放松了。

    就在此时,耶律昭胸前一狼牙,忽然冒出一抹幽幽的蓝光的屏障,抵挡住了李易那恐怖的一刀。

    耶律昭也因此被惊醒,望着李易手中的血刀,冷汗直流心中暗道:好险,幸好有这狼牙护身,不然方才一刀,只怕是自己已经尸首分离。

    而李易也因这一刀未中,气息逐渐变得更加凶戾,手中血刀如同夏日般的暴风骤雨一般,让人眼中除却这刀光,丝毫不见任何食物。

    耶律昭望着那层蓝色屏障,已经布满了不少裂痕,可见这刀光的恐怖,耶律昭快速的脱离这战斗,虽然心中早已有死志,然而面对这恐怖的刀光,心中还是有着一丝恐惧!

    耶律昭看出这李易,“就是依靠着这血刀才能有如此恐怖的力量,然而这血刀若是不能吞噬血液,便不能再以血气反馈给李易,只要自己快速离开这里,李易也因为没有血气供给,陷入虚弱”。

    李易望着耶律昭快速的逃跑,而自身也快速的追逐着,如今的李易和入魔的李易不同,入魔的李易还有着智商,知道何为戏弄,然而如今的李易,如同一只没有智慧的野兽。

    只会追逐着眼前的耶律昭,耶律昭也发觉这点,望着眼前的李易,心中虽然惋惜,然而身影却不慢,禁术的效果还未成消散,如今的耶律昭的身影,比起拥有神志的李易,仅仅略逊一丝。

    而李易因为没有神志,只会依靠身体快速的冲击,并没有施展任何的身法,依靠着这的力量,和方才耶律昭追逐着李易一般,只是如今的情况,却相反。

    李易使用全身力量,也才堪堪跟着着耶律昭的身影,李易望着耶律昭那快速的身影。发出凶悍的咆哮,那咆哮不似人的声音,反而像一种猛兽,熊的咆哮声。

    后方的李弦,望着父亲此刻的样子,眼中布满了恐惧,在这恐惧当中有着担忧,以及绝望。不自觉的落下了泪水。

    而紧紧握住李弦的李泽,也因为紧张,身体不自觉的发出颤抖,望着变成怪物的李易,眼中有着说不出的恐惧,只是心中盼望着李易只去追逐耶律昭,而不是来到自己的身边。

    然而李泽那因为紧张的脚步,不断的移动,忽然发出一丝微弱的声音,那声音哪怕是十米以内,都难以听得见声响,然而手持血刀的李易,却听见了。

    李易那转过身体,用那丝毫没有没有人性的瞳孔,望着李泽的方向,看见前方有着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李易露出了笑容,那笑容如此的令人生畏。

    李易快速的冲向了李泽的方向,李泽望着前来的李易,随手将李弦扔到了李易的方向,自己快速的逃亡。

    李易望着被扔过来的李泽,眼中并未曾流露出任何熟悉的神色,仅仅一样的冰冷。

    手中血刀往前一松,李弦那被抛来的身体,冲击着刀锋,随后只听见,噗、弛的声音传来,那声响则是刀进入的声响。

    “李弦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父亲,口中鲜血直流,嘴唇来回动弹”,最后只变成了两个字,父亲!

    李易那原本俊朗的脸庞,如今充满了李弦的鲜血,眼中的迷茫之色,重新闪过,虽然如今变成没有理智的凶物,然而却仍能知道心中传来如同刀绞的感觉,仿佛空荡荡的。

    李易因为迷茫,手中的血刀并没有从李弦体内拔出,后方的耶律昭则眼中神色一闪,倾尽全身的余力,以最快的速度来到李易身后,手中长枪一阵变动,那枪尖的寒芒,一闪而过。

    快速的从李易的背后,穿胸而过,耶律昭望着中枪的李易,不复刚才迅速的样子,身体如同中了麻药一般,累瘫在了地上。

    李易那原本迷茫的神色,逐渐的恢复了清明,望着前方被血刀贯穿的儿子,再也保持不住自己的心,眼中的泪如同滴水般流落。

    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此刻李易不在乎贯穿自己胸口的长枪,也不在乎手中的血刀,不在乎这个世间。

    李易的眼中,唯有自己已经身死的儿子,将血刀从李弦身上拔出,随手就将血刀扔在一旁,拔出胸口的长枪,将李弦抱入宅子内。

    然而抱着李弦即将来到妻女的身旁时,自己那原本油尽灯枯的身体,因为没有血气的支持,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贵在了距离妻子几米处的地方。

    怀中的李弦,因为没有力量支撑,匆忙的滚到了一旁,李易紧紧望着妻女以及一旁的儿子,双眼中再无任何的神色,唯有死亡的静寂,原本跪着的躯体,也没有力量支撑,变为趴在地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