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横穿三千界 第十章 练气士与父亲

时间:2018-07-12作者:筱漓江

    李泽虽然明白李易的想法,然而却丝毫不能改变如今这种局面,“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皆不攻自破”此刻李泽便是这种情况。

    李易手中握着血刀,而又临阵突破,从先天高手成为传说当中的练气士,要知道传说当中的练气士,皆为一国的珍宝。

    在如今这种仙神无影无踪,各家的修炼之人,也因各种原因逐渐凋零,如今筑基都可以称之为仙了。

    而李易却成为百万人当中,才出现的练气士,又手握着能吸收血液,并且还能反馈自身的血刀,可谓是横行天下。

    李泽面对这种情况,心中的苦涩唯有自知,虽庆幸李易这凶兽,前去追杀其他人,然而李泽心中也极为清楚,一旦待李易屠戮了那些亡命逃窜之人,不久就会轮到自己。

    就在李泽万念俱灰的情况之下,忽然脑中出现一道想法,之前被李易吓破了胆子,导致自己对着李易屠戮众人,下一个轮到自己的想法,而惊恐颤抖之时,却忽略了极其严重的问题!

    李泽想到这问题的可能性,得出一定可行的念头,只觉得如同“拨开云雾见青天”。

    李泽强忍着被血刀重创的伤口,站起了身子,施展身法,身形忽动,虽然因为断了一只臂膀,没有之前那般快速,以及灵巧,但也却极为迅速。

    李泽向着住宅外面跑去,施展了全身的余力,在这小镇中全面搜索,发动全身力量的李泽,仅仅一盏茶时间,已经搜索了整个小镇,却无那人的踪迹。

    这发现让李泽皱起了眉头,因为被血刀吸收了血气的脸庞,变得更加惨白,心慌意乱,不顾一切的发动了禁术,压榨了生命力,才让自己重现的涌现力量。

    李泽终于在小镇外面的山路,看见了因为无人看守,而逃亡的李弦,李泽脸上露出庆幸不已的神色。

    李弦原本因为目睹母亲,被长枪贯穿胸口之后,整个人已经恍恍惚惚,如同在梦境中一样,如此的不现实,只觉得这噩梦如此的真实。

    “李弦虽然下意识,以噩梦的借口,来逃避母亲身死的情况,然而内心却清清楚楚的告诉自己,今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如此真实”。

    “这小镇当中的空中,还流动着如此庞大的血腥味,就连呼吸都能闻见铁锈般的气息,眼中重复出现,小镇居民眼中,那死不瞑目的眼神”!

    “以及让自己,如同堕入深渊的一幕,母亲手持长剑,力敌两人,却被敌人贯穿胸口的一幕,这场景一直重现在李弦的脑海当中”。

    脑海当中,浮现各种惨景,只让李弦如行尸走肉一般,不知该做何事,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以及望着这满地是尸骸,自己究竟是继续待在,这遍地的尸体当中么?

    就在李弦不知所措之时,对面那自己原本的家中,传来了自己父亲那平淡的笑声,那笑声如此的凄凉,和平日里虽然严肃,但永远蕴含一丝温柔的父亲,如此的不符合。

    随后又传来了父亲的话,其中没有蕴含任何温暖,唯有死寂,父亲对着敌人说道:你们历经千辛万苦不就是想得到这么,如今就在我手中,前来夺取吧!

    自父亲的话,从家中传来之后,那宅子里短暂的出现了安静,然而就在这时,传来一声哀嚎的声音,这声音似乎是之前抓住自己的人,也是被父亲称为李泽的人。

    随后住宅当中,出现了更多的哀嚎声,这时从住宅当中,跑出各类的人,其中的身影,其中这些人散发的威势,就是自己这普通人都明白,究竟有多强,然而如今却带着一丝恐惧,在亡命逃窜,如同身后有凶兽追赶一般!

    然而在这些高手的身后,仅仅只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自己的父亲,然而却如此陌生,和以往蕴含温暖的气息不同,如今的他带着满身的煞气,让人望而生畏。

    “冲出来的父亲,将看押自己的人,一一屠戮,抱着自己而走,忽然父亲的眼中,闪烁着血色妖异的光芒,父亲将自己扔在一旁,那妖异的瞳孔当中,望着自己,闪过最后一丝清明,里面只有一个意思,逃”!

    李弦望着给自己最后一个眼神,又前去追杀敌人的父亲,眼中又有了光彩,虽然其中包含了恐惧,以及各种不安,却比之前缺乏生机,如同行尸走肉般的好,李弦心中各种情绪,随之而来。

    然而庆贺明白了父亲留下的意愿,“跑”李玹等用全身的力量,狼狈不堪在这山中小路中逃跑,就算因为跌倒,也未曾放弃跑的行动,只遵循父亲最后留下的眼神,不顾一切的跑。

    这不顾一切的逃亡,暂时让李弦忘却小镇的惨剧,忘却母亲的死亡,以及妹妹的存在,还有父亲身上诡异的变化!

    李泽对着李弦道:“终于找到你了,之前在小镇当中,让我好一阵找,看到你不在小镇当中,可真是让我胆战心惊了一会,如今总算找到你了,说到这里,似乎为了发泄之前的恐惧,放生大笑!

    在另一处正要,斩杀眼前的孙亚,听到这李泽的笑声,心中弥漫了不详的感觉,只觉得仿佛遗忘了很重要的事物。

    原本弥漫诡异血红色的双瞳,也因这股不详预感,逐渐恢复了一丝清明,然而就是这丝清明,让李易恢复了一丝神智。

    “恢复了神智的李易,记起了之前的事情,心中不详的感觉,越来越旺盛,随手抛弃了正等着李易,举起手中血刀杀戮的孙亚,转身向小镇中冲去”。

    此刻的耶律昭,正咬牙追寻着李易的身影,耶律昭道:“如今陛下让我带领的尸傀,已经被李易利用阵法所灭,而今所携带辽国各位先天高手,也被李易所屠杀,”若是不能得到血刀,怕是不能和陛下交代。

    若是如此,“辜负了陛下的信任,又不能得到血刀,又有何面目苟延残喘的回到辽国,自己身为皇族”,又是辽国将军,无生命危险,也不怕被人奚落,然而陛下做出此等决定,又没有实际的回报,必将会遭到朝中大臣的奚落。

    后世必将让陛下,成为我辽国的笑柄,陛下做出这种行为,必将和傑纣一般,获得千古骂名,然主辱臣死,若是不能回报陛下的恩宠、信任,那便去追寻李易,进行武者的生死决斗吧!

    虽然耶律昭心中如此想着,然而却始终追赶不上李易,只能无奈望着李易的背影,然而身后传来一阵大笑声,李易却转身离开原地,踏着那威猛的步伐,向着自己方向而来。

    耶律昭看着李易气势汹汹的前来,拿起长枪准备和李易,进行一场殊死搏斗的战斗,谁知李易只是冷冷望着自己,并没有用手中血刀,向自己挥舞,而是以快速的身法,从自己的左边快速冲过,迅速的冲往小镇的方向而去。

    耶律昭惊疑不定,望着李易的背影,却丝毫搞不懂李易的想法,只是眯着眼望着小镇良久,终于注意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今李易最大的弱点、以及变故,就是他的儿子,李弦!

    李易心中焦急万分,想起了被自己丢在一旁的李弦,在这漆黑的深夜里,因为自己的原因,李弦从小未曾习武,只是从小长在山中,体力尚可,而今孤身一人在群山之中,如若碰见虎狼又该如何,或者再遇见其他危险的事物,自己该如何面对死去的妻女!

    李易望着这漆黑的山路,愈发痛恨自己,在自己不注意的情况之下,居然被这血刀,如此轻而易举的入侵了神志,带动了心中无尽的杀伐之气,只知杀戮的怪物,明明自己心中,是为了替李弦杀出一条生路,如今却将李弦带出小镇。

    就在李易心中懊恼不已,前方出现了李泽的身影,在李泽手中还有一少年的影子,李易本突破成为练气士,这幽暗静寂的山林当中,在李易眼中也如同白昼般,清晰可见。

    “李易望着李泽,眼中再次浮现了无尽杀机,清明的瞳孔逐渐,被一层妖异的血色所掩盖,就在这层妖异的血色,即将覆盖李易脑海当中的清明时,原本在李泽手中李弦,喊出父亲二字。

    李易那原本,即将因为遇见李泽,这名让他家破人亡的人时,迸发出无尽的怒气、杀气,导致了自己被血刀入侵大脑,却被李弦的父亲二字,重新带回了清明的世界。

    李弦望着前面的父亲,情不自禁的喊出父亲二字后,只觉得眼前之人,似乎又回到从前的父亲一般,虽然脸上还带着煞气,然而望着自己,却和以前一般,润暖如玉。

    李易轻声说道:“小李,放心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随后只见李易的眼神,再次变成了方才那般,充满了冷酷,狠戾的神色,随意问道:“李泽将我儿子交出,饶你一命,否则上穷碧,下黄泉你也逃不了一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