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横穿三千界 第七章 尸傀

时间:2018-07-12作者:筱漓江

    李泽等人望着,“在辽军当中如行动自如的李易,脸色变得极为难看”黝黑的和锅底一般,“这在辽军之中闲庭散步的身法,每到一处,便随手收割一人的性命。

    这“身法分明步入了先天高手的行列,在方才的厮杀当中,认为这李易,已经浑身解数使用了全部手段,不想竟然还有所隐藏”。

    而在另一边观看,李易厮杀身影的李泽心中暗恨道:不想这“野种在这小镇,整日操劳农活,修行不退反而有所增进”,这“蓝蝶化云游身步”已经步入了第七层,要知道这第六层次,可是“这李家数百年来,仅仅只有一人达到,而他就是这李易的父亲,李经”。

    李泽望着在辽军之中穿梭的李易,已经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妒恨,李泽“不认为在这山中小镇苟延残喘的李易。

    会比自己在杀伐中历练的人还强”就算见到李易在辽军中,仿佛闲庭散步的身影,也只认为是李易,“在透支自己生命力,强行给人一种强大的感觉,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变得和丧家之犬一样”。

    而在辽军中那“行云流水,仿佛出入无人之境的身影”,此刻并不好受,方才为了“掩护镇中居民撤退,导致自己体力透支,而现在则又在这辽军当中杀戮,这辽军虽然都是凡人,却有着一丝异样”。

    只见那被李易,随手切断头颅的辽军,“头颅掉落在地时,不到三息时间,那头颅消散为一丝黑红色的诡异之气”,重新回到那,因为“头颅不再翻到在地的尸体之上,倾刻间,那翻到在地的辽军,重新站立起来,再次前去厮杀”。

    李易见到那辽军的情形,那本来如同黑无常般冷酷的脸庞上,闪烁“着名为震惊的神色”,就连冷酷的表情都维持不住了,这虽然仅仅只有普通士兵的力量,却不怕刀剑砍杀,就算被千刀万剐,也在顷刻之间恢复!

    李易想到少年时,还在李家当中,观看李家族中典籍时,偶然看到上古秘闻。这分明就是其中记载的禁忌,一种名为尸傀的魔物,对李泽等人怒道:“尸傀,你们居然培育出了尸傀”!

    尸傀的制作方法,不是自从九黎魔族灭亡,就从此消失在这人世间了么?你们又从何处得到这,尸傀的制作方法?

    李易大声怒斥的声音,传到了李泽的耳中,只见李泽狠戾的一笑道:“李易你这野种,不要以为只有你得到了遗宝,在你得到冒顿遗物,斩杀我父亲,叛逃李家时,这些人我一直在搜寻你的线索!

    然而天不负可怜人,我这些年到处寻找你这野种,“却找到了上古大魔蚩尤的遗物,血煞天下,这里面记载了这尸傀,详细的制作方法,还有着寻踪之术”!

    你这野种以为辽国,是如何找到你这偏僻的山中小镇,是因为我学会了里面的寻踪之术,上古大魔蚩尤,靠这尸傀杀伐一切,却以寻踪之术追寻那些人族部落!

    李易听到李泽回答,只觉得心中的怒火,如同要焚烧一切,大怒道;李泽你这畜生,难道忘了我们李家的记载了么?

    而今你不仅仅背叛大宋,居然还背叛了我人族,你可知道你练出这“尸傀”是逆天的行为,是要遭受天谴的!

    李泽听到李易所说的天谴时,只是冷声笑道:天谴?什么天谴?如今天机混乱,连天都被“蒙蔽”,这“天已经瞎了,已经聋了”已经不再具有威慑了。

    李泽继续道:就算天知道又如何,昔日李唐如何成事,“勾结了鲜卑人,让鲜卑人入关烧杀劫掠,天知道,这又如何”?

    还不是李唐成就霸业,主宰天下,这世界“已经没有天了,只有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而今你就是寇,你就是败者,而跟随辽国的我,才是真正的胜者,说到这时,李泽发出如同夜桀般的笑声”。

    李泽继续对着在辽军之中,进行杀戮的李易说道,你无论如何选择负隅顽抗,在这百名“尸傀”的包围之下你只能力竭身死,“待你死后,我会将你也制作成尸傀”还有你的家人也会变成我的“尸傀”。

    李易听到李泽的话,虽然心中震怒不已,却不再理会李泽,而是一边对着“尸傀”进行攻击。

    一边对着耶律昭说道:耶律将军,“你我虽敌人,只因我是宋人,而你是辽人,皆是因自身身份而敌对,然而你我二人,乃至两国,皆是人族,而今辽国,居然制作出“尸傀”,你可知这有违人和!

    耶律昭听到李易的话,拿着刀的手,紧紧握住了刀柄,那“如同琥珀般的双眼中”,闪烁着名为挣扎的神色,随后仿佛又想到了什么,重新恢复了镇定。

    对着在“尸傀”中杀戮的李易道:我知道这“尸傀”有违人和,我也知道一旦这“尸傀”发生不可控制行为时,会对人族遭受到无尽的危害,然而我也知道,这“尸傀”乃是“不为刀剑利器所伤,也不为刀剑加身而死”就这一点来说,“尸傀”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是无价之宝!

    耶律昭又道;“我虽然身为人族,然而却是我辽国的将军,也是当今辽国皇帝的族弟”,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辽国,哪怕“不得好死,遭受天谴”我也在所不惜!

    李易听到耶律昭的话,虽然对这愿意为辽国,付出一切的将军感到佩服,“但却愈发感到惊惧”。

    这耶律昭所说的话,明显是将“尸傀”,“用作与在战场上的武器,这尸傀虽然仅仅只有普通将士的力量,然而这面对刀剑砍杀都不怕的“尸傀”在战场上不用述说,绝对是所向披靡!

    然而一旦因此展开,绝对“是对人族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这次绝对不会逊色于逐鹿之战!

    昔日“九黎部落的首领蚩尤,以九黎族练化为尸傀”,一路南征北讨,所向披靡,后因为杀伐过重,尸傀异变成为了魔族,也从一开始有智慧的人族,变成了只知道杀伐的魔族,所到之处皆为焦土。”

    后来九黎魔族与炎帝部落展开了战争,“炎帝被打败后,部队崩溃逃亡,这时九黎魔族气势滔天,一度自认为天下无敌,向漫天诸神、列仙宣战”。

    后出现“名为公孙轩辕的人、自称黄帝,在这人带领诸神、列仙才在逐鹿之战、战胜九黎魔族,黄帝因此被诸神、列仙认可,乘龙飞升成为诸神领袖”。

    “如今漫天诸神、列仙消散,而这李泽不知从哪里,得到了这蚩尤的尸傀之术,要是被辽国利用,在战场上杀伐,我大宋危险,人族有大祸”。

    李易想到这里,因为自己“得到冒顿遗物这等凶器,为了天下安定,本想隐藏下去,结果被李泽的父亲,李勇发现带着族中高手,抢夺这冒顿遗物”。

    为了避免这凶器,被李勇利用祸害天下,自己带着妻子和义父外逃,逃到这山中,却依然逃不了,这人世间的贪婪,而今这李泽不知从何处,得到这尸傀的制作方法,大宋危矣,人族危矣!

    就在李易一边和尸傀厮杀时,只见那李泽似乎观看李易战斗够了,李泽从耶律昭的身后离开。

    李泽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小镇居民的前方,李泽手中的长剑,“忽然变成漫天的剑雨,这漫天的剑雨中夹着恐怖的杀机,仿佛要将前方的一切,都刺穿、捅破”!

    就在这漫天的剑雨,将要刺到小镇居民时,出现了一道倩影,那“道倩影忽然变的虚幻,脚上出现了和李易一般的步法,那名为蓝蝶化云游身步的步法,虽然不比李易的迅速,却比李易的灵动飘逸,仿佛这身法,就是为她而量身定制的”!

    这道倩影手中出现,一把长剑、这把长剑将那绚丽璀璨的剑雨,纷纷挑散,不见踪影。

    李泽见到这道倩影时,那握着剑柄的手上,一条条青筋暴起,显得这手的主人,及其激动!

    李泽阴冷的笑到:“林鸯你这贱人终于出现了,你本是我的未婚妻,你这贱人却和那野种在一起,导致我成了族中的笑柄”,最后你这贱人又和那野种一起,诛杀了我的父亲!

    林鸯听到李泽的谩骂,并没有表露出任何的反应,只是冷冷道:“从始至终那道婚约,仅仅只是你李父亲强迫的,你也无需假惺惺的说道自己父亲,要不是我们替你诛杀了你父亲,恐怕你也会做出弑父,那等畜生行径”!

    李泽听言,只是冷冷一笑道:我那父亲的死,确实要很感谢你,“不如为了感谢你们,林鸯你重新成为我的女人如何,我便放过你的儿子”,说道此处,李泽的全身都在颤抖,似乎兴奋到了极点!

    林鸯对于李泽的恶心语言,无动于衷,只是提起手中的长剑,那长剑如同星空当中的满天繁星一般,如此的美丽,然而在这美丽的如同繁星之间,却夹杂着林鸯满腔的怒火,以及凌厉的杀气!

    李泽不复刚才那般,那双锐利的双眼之间,透露着紧张的神色,心中暗道:不好,没想到这贱人十几年不见,在这山中小镇,反而变得更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