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横穿三千界 第五章 小安与小镇的诡异

时间:2018-07-12作者:筱漓江

    王开来到那昏倒的少年身边,只见这少年紧皱着那颇为秀气的眉头,牙根紧紧咬住,那额头两侧的太阳死穴,有青筋暴起,仿佛见到极为惊惧的事物。

    王开猜测,这少年莫不是亲眼目睹这小镇的惨剧?因这惨剧极为悲惨,历历在目,如今在梦中重复历练?

    原本在度心劫当中的张罗,化身名为李弦的少年,经历着李弦那短暂的一生。

    在李弦八岁这一年,母亲生育一名为李安的妹妹,闯入了这个历时八年,仅有三口人的家中,这身为最年幼的孩童,又是女婴,在这家中颇为受宠。

    李弦在见到李安之时,她那光洁粉嫩的脸蛋,如同玉雕一般,而在这脸蛋之上,还带着几根调皮的胎毛。

    而她则入睡在父亲李易的怀中,似乎出生之时,已经用尽毕生的力量,如今正在恢复力量,默默在这黝黑俊朗的男子怀中,酣然入睡。

    而李弦也在心里,对着入睡的女婴默默发誓,此生无论如何也要守护这面前这可人。

    在李弦和李安度过两年时光,也从一开始恨不得天天将李安搂入怀中宠爱,到见到李安便嫌弃的脸色,毕竟当初如何心底发誓,要好好对待这面前的可人。

    然而却又一次次败在了这可人,对自己一次次恶趣味的挑动之下,从不能行动,到手脚可攀爬,再到姗姗学步,从跌跌撞撞到行动自如,这性格也如同这成长一般,一变再变。

    从一开始的依赖自己,再到变成一次次恶整自己,从一开始的乖巧伶俐,再到如今这刁钻古怪,然而这恶趣的一面,似乎仅有自己才体会到到,在母亲和父亲面前,李安还是那如同以往一般的乖巧。

    从一开始到李弦入睡时,李安便到屋里拿出一根名为莠的草,放在李弦鼻尖骚扰李弦。

    再到后来,在李弦的床上放黑昆等虫物,以及明知李弦最怕蛇类,却叫镇中的少年去抓蛇,放在李弦屋子当中。

    虽李安以欺负李弦为乐,然而李弦从一开始的不介意,到后来的生气,又被父母以李安年幼无知为理,让李弦无从述说,直到李弦面对李安避之不及。

    李安平日虽喜欢欺负这哥哥,然而在炎热的夏天之时,却喜欢坐在那葡萄架下的秋千上,让李弦从背后推着秋千。

    而李弦则在那闷闷的推着秋千,心中却想,这葡萄原本是父亲,在我三岁生日时所载下,而这秋千则是父亲,在我四岁时所送的礼物。

    如今这葡萄架,还有这葡萄架之下的秋千,以及自己心爱的竹马,都成眼前这小不点的了,人生之中,最悲痛的事情,莫不就是被人抢走心爱之物,还要继续笑脸相迎,不仅笑脸相迎还要在人家玩耍心爱之物时,在其身边帮忙。

    而这日子,也在李安欺负李弦,李弦对李安避之不及,当中一日复一日之中度过,李安虽平时爱欺负,抢夺哥哥李弦的心爱之物,但却极为喜欢粘着李弦,而李弦虽对李安看似唯恐避之不及,然而却又享受着李安粘着自己的时候。

    这炎热的夏天当中,傍晚吹来凉爽的晚风,似乎能吹进人的心当中,导致全身酥软不想动弹,而在这山中小镇,有一户格外豪华的住宅。

    这住宅当中有一庭院,庭院当中,则有一名十一岁的少年,和一名仅有三岁的女孩,在这葡萄架下躺在矮床当中,而那名十一岁的少年,则在矮床边上看着书籍,三岁少女则在这少年边上,摇着蒲葵扇看着少年阅读书籍。

    所谓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似乎这小镇就在这安详的氛围之中,安然的度过一日复一日的时光当中。

    这一年,李弦十三岁,李安五岁,只见在这小镇的外围,有一群少年,其中一名外表俊秀身穿青衣的少年,身后跟着一名如玉人般的女童,这名少年苦笑着转头,对身后的女童说道;小安你别跟着了。

    只见这身穿白衣的少女,对着青衣少年违拗的说道;不,我才不要听你的话,我就知道你们,又一起跑到山中,观看那鷞鸠诞下的小鷞鸠,然而你每次都不带我去。

    只见这青衣少年,对这名为小安的女童苦笑道;你还太小了,这山路难走,你又不好跟随,你若哪里磕着碰着,就父亲那性格,定会拿起藤条,将我打的皮开肉绽。

    青衣少年继续对着小安道;你还记得么,去岁之时,我曾带你去池中摘莲子,你不小心失足掉落在池塘当中,将我惊吓不止,回到家中,父亲见你落水,从未教训过我的父亲,用藤条将我打的皮开肉绽,足足七曜不得下床。

    随后只见小安颇气道;我不管,你每次都躲避着我,独自一人和他们前去观看鷞鸠,每次都将我一人丢在家中,而父亲和母亲也在外面干活,我一个人只能在庭院当中,观看池中小鱼游荡,你不知我又多孤独。

    小安又道;如今终于被我抓到现行,你还敢将我丢下,独自和他们前去观看鷞鸠,我要告诉父亲,你欺负我,不与我玩耍。

    这青衣少年正待继续劝说,突然听见小安发出一声惊叫,只见这名为小安的女童,忽然摔倒在地上,那白色的衫襦上,出现一抹殷红的痕迹。

    原来小安跌倒在地,摔破了膝盖,流出了鲜血,只见青衣少年赶慢从腰间,掏出一块丝巾,只见那块丝巾上绣着一个弦字,原来这丝巾乃是林鸯所给李弦刺绣,而这青衣少年便是李弦,而小安便是李安。

    李弦将小安的衫襦拉开,将裤脚往上卷起,匆匆将丝巾绑在小安膝盖之上,还好摔的并不严重,丝巾绑紧后,便不再流血了。

    正待李弦说和小安说话,那前方离开已经离开十丈之外的同伴,回头转身叫道;阿弦你还不快追上,我们到达鷞鸠之处,便要一个时辰,寻找那鷞鸠也需要半个时辰,再回到小镇也需一个时辰,如若不赶快,只怕不能在天黑之前回到小镇了。

    李弦心中颇为难选,看小安这膝盖破损,定不能继续前往山上观看鷞鸠了,而根据这孙然所说,鷞鸠会在今日训练那小鷞鸠,据说那鷞鸠在训练小鷞鸠之时,便会将鷞鸠带到悬崖绝壁上,将小鷞鸠从悬崖之处抛下,如若鷞鸠不能学会飞,定会被摔的粉身碎骨,所以如若要观看,鷞鸠训练小鷞鸠之时,便仅有今日了。

    一边是小安,一边则是鷞鸠训练小鷞鸠,这只听闻未曾见过的场面,让李弦只觉得难以抉择,有心让小安回家,却又害怕小安的伤,导致小安不能活动。

    只见这时正逢,那小镇当中的王家大婶,从山中田野插秧回归小镇,只见李弦立即对那王家大婶叫道,大婶,大婶,只见那王家大婶也听见李弦叫声。

    大婶过来问到;这不李家的小李么,不去和其他人玩耍,叫大婶有何事呢?

    李弦心中想到;小安如今磕破膝盖,回家定少不了一顿毒打,送小安回家遭到一顿毒打,前去观看鷞鸠也是一顿毒打,不如让大婶送小安回家,自己看了鷞鸠,回家遭到毒打,也算不赔!

    李弦遂对大婶说道;大婶我这妹妹也想参与我们一起玩耍,然而却失足摔破膝盖,不能动弹,这时恰好遇见大婶您回镇,想大婶您带着我这妹妹一同归镇,送回家中。

    大婶回答道;原是这事,大婶恰好遇见,一同将小安带回小镇便可,小李且放心。

    李安见李弦居然见自己受伤,不思想将自己带回家中,居然让这大婶,托送自己回家,而他还想去看那什么鷞鸠,简直是可恶至极。

    想到这,小安对李弦怒道;我受伤了,你不想送我回家,还去看那鷞鸠,你这人,我、我定要回家告诉父亲,你居然抛弃于我,前去观看鷞鸠。

    李弦听到小安所说,只匆匆说了一声对不起,赶慢前去追上镇中玩伴,一同前去观看那鷞鸠训练小鷞鸠。

    快速奔跑的李弦,只听到后面小安哭叫着自己,只能咬着牙,心中说道,待回到家中,对小安道歉,再给小安做些小玩意,以小安的性格,肯定会原谅自己的,遂急忙继续追赶小镇同伴去。

    而大婶在一边劝说道;小安你还小,这小李还是小孩子心性,和镇中少年一起玩耍,本就是常事,你莫要前去拉着小李了,若如你一直拉着小李,便无镇中少年,与小李一同玩耍了。

    待到天黑之时,小镇同伴皆回道家中去,唯有李弦躲在小镇之外,知道会遭到父亲的毒打,而不敢回到家中,却发现今日的小镇,似乎有何不同。

    只见这小镇当中,平日难得一见的马匹,却停留在小镇门外足足有百匹马,而这马并非像小镇那瘦弱无力的马,而是一看就知道,极为精装的马,这马定是那传说中的战马。

    正待李弦细看时,只见一穿着锦衣的中年男子,已经在自己眼前,那足足有数百丈的路程,在这道人脚下,仅仅一瞬间就跨过了。

    只见这锦衣男子,双手抓住李弦后颈,笑着说道;“你就是是李易那叛徒的儿子么”?果然是俊秀非凡,

    李弦抬头仰望,只见这道人长得凶神恶煞,长着一双三角眼,阴勾鼻,就算笑着嘴角也是向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