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横穿三千界 第一章 祸从天降的小镇

时间:2018-07-12作者:筱漓江

    深夜,空中不见太阳的踪迹,在月末的这天,明月亦是无处可寻,唯有诸天繁星屹立在空中,深邃的夜晚之下,则就是大宋国都东京,而这东京在深夜的对比,却显得更加繁华。

    尤其是东京的夜市,更是繁华忙碌,在这夜市当中,有一家名为食为天的双层饭店,极为忙碌,店中的座位,无一空缺。

    只见一刷羊肉片的男子,对面前男子道:“李兄我就说这家饭店,和别家饭店不一样,其食物更为美味,而且数量繁多”。

    这位李兄忙碌面前的食物,目光被食物所吸引,看都没看面前之人,只是口中说道:“果然不愧王贤弟所称赞的美味,这刷羊肉,和烤羊肉串,哥哥我在别处,可未曾见到过呢”。

    这王姓贤弟道;“李兄这你可有所不知了,这食为天的食物,皆是饭店老板所构思,而这所做的菜肴,所挑选的羊肉,在身前都是可都是用药材,所精心饲养,并且并非圈养在内,而是放养在外,常服用可补肾,壮阳”。

    李兄听闻,惊道:“想不到这其中,竟还有如此来历,所用食材如此讲究,怪不得如此美味,而且还有如此功效,定要时常前来”。

    而王贤弟所说的话,则是张罗从后世抄袭而来,毕竟在那个年代,哪怕经历各种广告轰炸,只要是有关补肾的东西,皆可让人疯狂。

    正所谓男性本色,就连亚圣孟子曾经就说过,食色性也。

    而这名顾客口中的饭店老板,则正在一个院子里,似乎在看什么,虽然似乎在望着前方,然而游离的眼神,却又在告诉别人,他看的不是前方,也不是这里,而是更为遥远的地方,在这眼神的方位,距离有一千三百多公里的地方,一个名为宗哥城的地方,正在发生一场战争。

    只见这小店老板,露出诡异的笑脸,说了一句,“三年了,终于要开始了”。

    张罗本为后世华夏共和国人,来到这个宋朝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

    三年前,张罗魂穿到这个世界,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仅有十三岁的孩子,而看装扮则是古代人所穿的服饰,而不是电视剧当中,所用的戏服。

    苏醒的张罗只感觉胸前一阵疼痛,低头发现胸前有一道伤口,似乎被刀所贯穿,不过就在张罗仔细观看的时候,胸前的伤口却转眼间迅速就愈合了,只留下一道结痂。

    张罗转眼观察时,又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前方和后方的几米还有另外三具尸体,其中有一男一女年纪稍大,应该是前身的父母,还有个更小的儿童,看样子仅有五岁。

    五岁的幼童本应该富有生气,然而在这个五岁的幼童身上,毫无生气,仅有静寂的死气,在这个儿童脖子上,有一道刀伤,讲述了为何这个幼童,曾经的经历,以及为何失去了生机。

    张罗仔细观察,发现这副身体的父母,到死亡原因,是遭受到了一种类似长枪的贯穿,死因皆为胸前的贯穿伤口,死亡时间应该在一天以上。

    而在张罗步出这小院时,就算炎热的夏天,也不能阻挡张罗发自内心的寒冷,那股寒冷名为恐惧,在院子外则是更多的尸体,在这堆尸体当中,还有一堆黑色如墨的乌鸦,在叫唤着,更显得恐怖和诡异。

    在张罗看来地狱就是来形容这场景,张罗只感觉腹中有东西在往上涌,在腹中上涌的东西终于从嘴呕吐出,发现只是一堆苦水。

    好不容易缓解了呕吐感觉后,张罗开始慢慢的在这小镇查找,盼望能找出这个小镇为什么会被屠杀的线索,小镇位于山脚下,规模不大,仅仅只有几百户人家,挨家挨户的搜寻,发现除却屠杀外,其中不少粮食也不见了。

    似乎是为了强取粮食,而屠杀这些小镇居民,然而直觉告诉张罗,似乎没这么简单,然而线索太少,却只能知道这些,就连自己前身是什么人,屠杀小镇居民的是什么人,张罗都不清楚,只知道绝不会是一般的盗贼。

    因为从这小镇上的痕迹可以看出,屠杀小镇百姓的是有着马的,而且还有不少,从数量上观看,可以知道起码在几十匹以上。

    虽然不清楚是在哪个异界的古代,还是原本大天朝的古代,但有一点可以清楚,那就是现在是在古代,从衣着,房屋都可以看出,自然是古代,马匹肯定是稀有资源。

    因为在冷兵器时代,马代表着骑兵,冷兵器什么军队最可怕,骑兵最可怕,那无敌的机动性和冲锋的力量,在前方的步军,如同靶子一般,就等着这利器,把这靶子冲成筛子。

    除此之外张罗找不到任何线索,或者说是因为自己能力不足,看不出所谓的线索,只能是无功而返,只能回到自己前身的家中,望着前身被屠杀的家人,张罗只觉得自己从未有过如此复杂的情绪,恐惧,感概,担忧不能述说。

    然而斯者已逝,无能为力,炎热的夏天,为了不让尸体腐烂,造成瘟疫,以及为了不让前身的家人的遗体,还要遭到食腐的乌鸦使用,张罗只能以这微弱的力量,将前身的家人搬到广阔的地方,火柴堆满,将前身的家人火花。

    在古人眼里火化,是极为不可取的,然而火化早在汉代就盛行,到宋元的时候,百姓自发选择火葬,导致官方不得不颁布法律,百姓不能自发火葬。

    而身为后世之人的张罗,对于火花并无恶感,所谓人死如灯灭,尘归尘,土归土,千百年后皆为一捧黄土而已,所以火葬还是土葬,结果都还是一样,并无区别。

    望着正在火化的前身家人,感概的念叨,宁为太平犬,莫作乱离人,古人诚不欺我,望着在这黄昏照耀之下,被屠杀的小镇居民,不用想就知道肯定不是太平盛世了。

    待三人的遗体被火化后,张罗在家中找到了可以装骨灰的器陶,将三人的骨灰装入器陶当中,埋在了小院子里,连墓碑也不必立了。

    做完一切后,张罗才发现天已经渐渐变暗了,张罗醒来时正好是早晨,然而现在已经天色发暗,已为黄昏,张罗望着西落的太阳,有些迷茫。

    虽然穿越了,但直接穿越到了人间地狱当中,传说中的死全家光环不说,还带着克死整个小镇,而且只怕这小镇,待是不能待了,这小镇靠山林,如此规模的杀戮,所引起的血腥味,张罗只感觉呼吸都带着血的铁锈气味,说不定会引起山林当中的猛兽下山。

    然而不待在这,又能去哪里呢?自己连这个世界都不清楚是什么世界,只知道是个古代世界而已,正在张罗迷茫思考时,只见腹中传来咕咕叫声,随后便往后倾倒。

    自前身死时已经一天,而张罗醒来也已经从早晨到傍晚,更何况张罗醒来时,愈合的伤口是由这副身体最后的能量,张罗就连站着都已经极为勉强,然而张罗却能外出观察小镇,以及挨家挨户的搜索。

    张罗自从苏醒后,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当中,如同紧绷的弓弦一样,在张罗迷茫未来时,不知不觉当中的就松了一口气,自然就力竭翻倒陷入昏迷当中。

    在张罗昏迷前,脑后最后思考的一句话,自己会不会因此而死,算不算史上最倒霉的穿越者,一日不到,便要身死,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在张罗昏迷后,却不知因为自己火化家人时,所引起的烟雾,吸引到了一支军队的主意。

    一个时辰过后,在小镇远方传来一阵踢踏、踢踏声、连绵不绝,这振声越来越靠近,其引起的震动,如猛兽出动一般,气势十足,就连山上被小镇的血腥味吸引而来的猛兽,在这股气势之下,不敢前来,闻风而逃。

    在十分钟后,造出这场气势的主人才到达此地,只见造出这股气势的,乃是一支百名军队,骑兵军队,而踢踏声乃是战马奔跑的声音,虽然仅有百名军队气势却如万人一般。

    这支骑兵到达小镇当中时,在骑兵中央当中,出现一壮汉,似乎是这支骑兵的首领,只见这首领率领全体骑兵从马上下来,对着满地的尸骸,说道:“我们来迟了”,这声音说不出的干涩,如同在沙漠当中,三天没喝过水的旅客,所说出的话。

    随后骑兵首领对者天怒吼道:“该死的文官,该死的辽国,这该死的世道”,在这骑兵首领怒吼时,身后走出一人,走的很慢,似乎在怕打扰到亡者的安息。

    那骑兵首领对那人问道:“王开有何发现”,只见那名长相颇为俊秀的男子,头也不回道:“宋都头这小镇当中,还有活人”!

    那名宋都头问道:“这小镇当中还有活人”?

    王开继续回答道:“是的,有活人,从地上的脚步的痕迹来看,是名少年”。

    宋都头听闻疑惑问道:“少年”?王开再次回答道:“少年,那名少年似乎在寻找这小镇的活口”。

    这小镇当中有着几条清晰的痕迹,清晰可见,一为小镇居民的痕迹,二则是辽国骑兵屠戮居民的痕迹,而这两种痕迹,都在十二个时辰之上。

    而第三种痕迹,则是在今天之内,只见张罗外出寻找前身父母,被屠杀线索时的脚步,被这名为王开的男子一一指出。

    随后王开带着骑兵们,来到张罗火化前身家人的地方,指着地上火烧的痕迹说到道:“这是那名少年所做的,那名少年在焚烧些什么,是尸体,还是些什么,为什么要焚烧,我们只要抓住问一番便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