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活在神话中 八三 夫子

时间:2018-07-12作者:悬天月

    车轮转动,马车带着一缕烟尘向着东方驶去,车内忽然伸出一只手臂,传出李青莲兴奋的声音:

    “爹,娘,孩儿去了长安之后便要去云游天下,短时间是回不来了,你们一定要保重身体啊!”

    李母从李父怀里扬起头来,伸手指着马车,急道:“快拦住她!莲儿,莲儿,不去了不去了,你赶紧回来!”

    兴致一起,李青莲高声吟道:

    “白水抱青山,长剑征万里。

    挥手自兹去,天下风云起。

    哈哈,告辞!”

    拉车的马忽的长嘶一声,马蹄急踏带动马车向前飞驰而去。只留下闭目长叹的李父,泪如雨下的李母,以及荡漾着李青莲笑声的满天灰尘。

    青城山,一处人迹罕至的山洞中,一个容貌绝美的玉人盘膝而坐,双目紧闭,手掐法诀,嘴唇翕动,像是在施展某种法术,正是前几日与李青莲相会的白素贞。

    过得一阵,她面带喜色的睁开了双眼,轻声道:“哼,叫你上次要抓我,这次我便夺了你的机缘,让你在这凡间多待个几百年。”

    忽的,白素贞心中若有所感,一双妙目看向了几百里之外的锦官城方向。此时的李青莲正在跟父母道别,也没有在意这探寻的目光。

    白素贞心中这才相信李青莲是真的要走,心中舒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泛起了一些不舍。虽然平日里两人打打闹闹,白素贞多半是被欺负,但李青莲这人还是挺好的。

    李青莲懂得很多,白素贞许多难题都是被她解答的,时不时说说话,还能解去修炼的乏闷。

    二人相识的经过,还得从五年以前说起。那时候恰逢李青莲来到青城山白云观做客,得了白云观主诸多丹药,品质效果皆是上乘。

    李青莲孤身一人在青城中游玩之时,一口一颗丹药,像吃着糖豆一般,这景象也恰好被刚刚结束了苦修的白素贞看到了。

    羡慕、嫉妒、渴望,种种心绪交织在白素贞心头,自己修炼这么久,可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豪气的吃丹药的人。

    ‘好像很好吃的样子,我悄悄拿一粒丹药,她应该不会在意吧?’

    一个让白素贞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的念头鬼使神差般的出现在脑海之中,然后她也这般做了……

    李青莲抛起一粒丹药,眼眸微闭,张嘴等着丹药落入口中,结果过了几息都没有落下来。疑惑的睁开眼,却看见一道白虹正向着远处划过,其中一双眸子正带着几分紧张回望着自己。

    嗯!?

    李青莲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再轻轻一笑:“好久没人敢抢我东西了,呵呵,就让我看看你有几斤几两吧。”

    也不见李青莲有什么动作,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化作一条白色的匹练追了上去。白素贞回头,发现其速度竟比她稍快几分,更是大惊。

    李青莲也不过二八少女模样,又不是妖怪,怎会有如此高深的道行?

    之后,白素贞不出意料的被李青莲擒住了,只得乖乖的交出了那粒丹药,还将其中缘由交代了出来。李青莲见其是一个天姿国色的女妖,也没痛下杀手,又见她混得如此之惨,还赠了几粒丹药给她。

    一来二去,两人也逐渐相熟,每一个月都会见一面。

    想着想着,白素贞嘴角不由扬起一抹微笑,还真是不打不相识呢。只是如今李青莲一走,今后怕是又要开始枯燥无聊起来了。

    ……

    宁晓一行人离开了竹海,就向着清河村飞去,一路上宁晓时不时的拿出灵清送的香囊看一眼,忽而面露不舍,忽而又露出傻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玄正二人对此熟视无睹,一开始还提点一番,后来也便不在浪费口舌了。

    到了清河村,宁晓也收起了那一副痴缠的模样,恢复往常的淡然。宁晓先是去了父母坟前吊唁了一番,见墓变并无甚杂草,想来是刘爷爷在帮忙打扫。

    村中众人听闻宁晓回了故乡,咸来问讯,宁晓如同前次一般一一接待,之后便让玄偏故技重施,将那座故居拔起,收入玉佩之中。

    众人见世上尽有如此力者,皆是震惊,也是纷纷向宁晓道贺。

    村长刘老头家中,宁晓也刘村长相对而坐,看着刘村长比七年以前更加苍老的面孔,宁晓也知道刘爷爷怕是没几年了。

    “小把戏,你这次回来了,往后应该也不会回来了吧?”

    宁晓点头,自己将房子都给带走了,今后自然不会再回来,终究是离开了十年,这里的一切都不再跟记忆里的相同了。

    “唉,我今年七十有八,也没几年活头了。这么说起来,我们这也是最后一次见面了,不过你放心,只要我还在一天,你爹娘的墓就不会荒着。”

    他的老伴儿在三年前已经去了,如今一人独居,好在后辈还算孝顺,时常帮衬着他,含饴弄孙,算是享受天伦之乐了。

    “这些年我爹娘的坟墓,也多亏了刘爷爷打理,才不至于杂草丛生。”

    刘村长笑着摆摆手:“那算不得什么大功劳,更何况你对我有大恩,无以为报,也只能做这些小事了。”

    刘村长像是想到了什么,对宁晓摇头叹道:“你那张夫子去年遭了牢狱之灾,如今整个人像是蔫了一般,过得很不好。”

    张夫子,名丘,字青山,便是宁晓的蒙学老师了。只是在宁晓印象之中,张夫子是一个谦谦君子,说话都是那种让人如沐春风之人,又怎会遭到牢狱之灾?

    “他前几年得了县令看中,录他当了幕僚,哪知那县令是看上张夫子的新娶的续弦。张夫子自然不从,便被县令栽赃,关进了监狱之中,过了两个月才被释放出来。”

    “若不是正逢县令调任,张夫子连命都要赔在里面。最初我们前去看望的时候,唉,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要不是他妻子好生照料,连上个冬天都熬不过去的。”

    先生竟然续弦了?

    宁晓诧异,要知道张先生的妻子在其二十五岁时就已经离世,之后也并未再娶。平日里乡亲们都劝他续弦,他也不听,只是微笑到“吾之所爱已去,无心再娶他人。”

    不过,想来那个女子必定是一个大美人,能让先生续娶,县令不惜手段都要得到。

    大唐建朝不过六十八年,官场正气盛行,如今的为官者,大多都是想要搏一个清名的。那时候张先生也时常说起某些官员在任时散财赈灾,等到离任之时家中一贫如洗的故事,称赞其乃是真正的读书人。

    “小把戏,你要是顺路的话,就去看看张夫子吧,帮他医治一下身体,他是个好人。”

    宁晓点头,以前读书时因宁晓天资聪慧,张先生对他也十分看好,平日里宁晓稍有问题都会悉心教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