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活在神话中 八二 离别

时间:2018-07-12作者:悬天月

    灵清伸手为宁晓抚平了胸前因放入香囊形成的褶皱,叮嘱道:

    “师兄在外游历,当要万事小心,切莫与人生死相斗,保全自身最为重要。师兄若是受伤了,清儿可是会心疼的……”

    看着一副送丈夫外出的小媳妇模样的灵清,宁晓心里感到十分温暖。记得前世之时,自己的父母也是这般在自己面前大秀恩爱,并且还乐此不疲。

    当时还不甚解,只道是父母为给他催婚使的伎俩。现在才知道,有一个人在关心你的感觉,挺好的。

    灵清细细碎碎地说了一大堆,见宁晓只是一脸笑意的点头,远处的师父她们也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不由赧然。伸出小拳头捶了一下宁晓胸口,声音比之前更低道:

    “人家说的话你都要记着,不许忘记,不然、不然人家不理你了。”

    宁晓抓住灵清的小手,放到心上,笑道:

    “清儿你说的话,都在我这里记下的,又怎么可能忘记呢?你在这边好好听筠竹师父的话,等着我,等着当我的道侣吧。”

    “嗯~”

    两人又要腻歪一阵,那边的玄偏却看不下去了,不耐烦道:

    “我说你们这两个小娃娃要说到什么时候?再腻歪下去,今天就不用走了,再在这边待几天让你们慢慢话别,如何?”

    玄偏的话,引得除了那对小情侣之外的人都莞尔一笑。知道玄偏是这个性子,但话粗理不粗,这两人也太爱腻歪了,弄得他们这几天可没少吃狗粮。

    被玄偏一说,宁晓和灵清也回到了各自长辈的身边,等待最后的分别。

    筠竹对宁晓冷声道:“你若敢不回来,我必斩了你。”

    宁晓汗颜,对于筠竹前辈的性子也颇为无奈,简直是人狠话不多的典范,现在看到她,宁晓都有些心虚。

    连忙一阵点头、拍胸保证自己一定会回来。有这么个好姑娘等着,傻子才不回来呢。

    筠簪笑道:“正阴,师伯知你是个实诚人,但也别像你师父一般死板,傻乎乎的不敢回来,让清儿平白多等几年。彩礼什么的不要也罢,只要你早些回来接走清儿就行。”

    宁晓点头道:“多谢师伯,晚辈知道了。”

    听到筠簪这般说自己,玄正轻咳一声:“筠簪道友误会了,我那只是恪守己道而已,可不是死板。”

    筠簪没管玄正的反驳,这么多年了,玄正是什么性格她还不知道么?

    ……

    蜀州,锦官城,一大帮子人在一对中年夫妻的带领下将李青莲送出了城。

    那中年妇女拉着李青莲的手,一脸的不舍,眼角还残留有几分湿意,嘴里说到:

    “莲儿啊,出门在外可比不得家里,万事都要自己小心一些,人心难测啊。那有些对你笑的人,指不定想着怎么给你捅刀子呢!”

    “遇到事情,让小鱼帮你做就是,还有盘缠一定要带好,要是弄丢了就赶紧去当地的官府,你爹的面子还是够用的。”

    “唉,你这丫头,怎么就不知道拒绝呢,非要去长安一趟。要知道在家千日好,出门……”

    “出门万事难,娘啊,女儿早就知道啦,您都说了一上午了。再说了,我那族侄可是皇帝诶!我又怎么能拒绝他的圣旨?”

    “出门在外,女儿的安全肯定是无碍的,想干坏事儿,哼,还得先问过我的剑才是。”

    李青莲此时的装束依旧是那般潇洒,只是头上带了一顶书生帽而已,腰挎长剑、美酒,风度翩翩,任谁见之不赞一声“好少侠”?

    只是她此时表情甚是无奈,全然没有在青城山上的不羁狂放。李母从她早上起床就一直念叨到现在,让李青莲心中对将要离开蜀州的喜悦荡然无存。

    李父年逾不惑,将至半百,发丝、容貌俱是保养得不错,颔下胡须在晨风中飘荡。他对李母的唠叨也是受不了,但又深爱妻子,伸手捋了捋胡须,宽慰道:

    “你也不用担心,莲儿终究是长大了,总有一天要离开我们的。她那一身不俗的剑术,在外也是无人可敌的。此次出蜀,未尝不能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好郎君,也算了却我们一桩心愿。”

    女儿剑术不凡,李父是知道的。

    自己女儿刚出生时可是抱剑而生的,当时自己请的高人看到了女儿抱的剑,直道:“当真是妙妙妙,令千金可谓是贵不可言,当为我玄门道子!”

    那高人正是青城山白云观的观主,蜀州公认的有道真修。

    最初知道女儿剑术不凡,是在接到报案之时,几个地痞无赖因强抢民女,被自己女儿一剑一个送去见了阎王。亏得自己是这蜀州之刺史,赔了些银钱事情也算结束了。

    他哪知道,那只是个开始,之后蜀州便是鸡飞狗跳、血流成河。某处的山贼被女儿行侠仗义,一锅给端了;其他的花和尚、假道士也被女儿斩了不少。

    李父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麻木再到如今的习以为常,心路历程可谓是极其坎坷。

    好在近几年,那些人也被杀怕了,不再敢来寻仇,李父耳根子也总算是清净了一些。

    结果不知怎么的,女儿的不凡之处渐渐被宣扬出去,也传到了皇上耳朵里面,大奇之下便将女儿宣到长安面圣。

    这才有了今日的送行一事。

    对于女儿前去长安面圣一事,李父本是反对的。自己女儿本就是天姿国色,再加上其不同于寻常女子的英武潇洒,难保那个自己孙子辈的陛下不会动心。

    同为男人,谁还不知道谁啊?

    至于辈分,对于帝王来说重要么?当今的皇后娘娘,可是先帝宠爱之人。

    只是女儿一心要去,自己也是拦不住的。更何况,蜀州刺史家的道子要去面圣一事,这锦官城内早已传的沸沸扬扬。

    若是不去,恐有大祸将至。

    想到这里,李父不由拉过李青莲,对其轻声道:

    “莲儿,此去长安,倘若圣上有收你入宫之意,你愿,便留下;不愿,那便逃吧。以你的本事,天下大可去得。至于为父与你母亲的安全,你便不用担心了。”

    李青莲一愣,自己只道那便宜侄儿想见一见自己这传说中的“道子”人物,还真没想到父亲说的那一点。

    李青莲念头一转,已是有了定计,自信道:

    “爹,您就放心吧,孩儿的本事你是知道的,我那便宜侄儿若是心怀不轨的话,是没好果子吃的。”

    见此,李父便不在多言,让下人将马车拉出,把李青莲送上了马车。

    李青莲上了马车,从车窗探出头来,扬手道:

    “爹,娘,你们保重身体,女儿到长安之后会给你们写信的。”

    “莲儿,你也要保重,记得早点回来。”

    李母说着说着,潸然泪下,扑到丈夫怀中哭泣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