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活在神话中 八一 青城

时间:2018-07-12作者:悬天月

    蜀州,一处群峰环绕,状若城廓的山岭之上,由阶梯拾级而上,林深树密,云雾缭绕,一条曲径向着云深不知处蜿蜒而去。

    一处临近悬崖的石台上,一个白色的人影坐于其上,一条腿伸出石台探入无尽的云雾之中,一条腿屈起。身子后仰,右手撑在地上,左手持着一柄剑,百无聊赖的上下抛动,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那人一头青丝仅仅被黑色丝绸缎带随意束起,在山风里飘扬。面如莹玉,眉目如画,眼眸黝黑深沉仿佛有无穷智慧隐于其间。

    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对斜飞入鬓的剑眉,将身为女子的柔弱尽数掩盖,满脸英气,再加上其一身简约的装束,更显洒脱不羁。

    腰间却是别着一个红底的紫金葫芦,一个白色的“酒”字写于其上。

    宝剑之上并无剑穗,剑长三尺六寸五分,剑身与剑鞘通体皂黑,有青色莲花覆绕其上。

    过了一阵,一道白虹从云雾间闪了出来,落到了人影身后,化作一个肤若凝脂,容貌倾国倾城的女子。

    那人影想来与后到的绝美女子也是相熟之人,也不回头,径直说道:

    “好你个小白,竟然让我等了这么久,自己说说一会儿我该怎么罚你。”

    虽是女声,却有一种寻常女子没有的豪爽,只是其中的不满之意甚浓,可见对身后绝美女子迟到的怨念。

    “今天修炼到了关键之时,所以比平日里略迟一些,不过,既然你李道子要罚我,奴家还能反抗不成?不说我打不过你,青城山可是你拥趸的聚集之地,只要你振臂一呼,奴家也是跑不掉的?”

    “小白”容貌清丽高雅,声音甚是柔美,虽是在玩笑间的故作柔弱,却有一股子大家闺秀之气,翦水秋瞳里柔波荡漾,与李道子玩笑之间笑意盈盈,更显娇媚可人。

    “哪里哪里,似你这般美人,连同为女子的我都不舍得伤害,前山那些牛鼻子又怎么舍得?还有,你我相识也不短了,叫我青莲便是。”

    不想此人就是杨婵口中的那个蜀州抱剑而生的道子——李青莲!

    “小白”上前几步,走到了李青莲身边屈膝跪坐下来,姿势自有一番优雅。收起了脸上的故作柔弱之后,却是带着几分少女的狡黠。

    “哼,还不是你先叫我小白的?说了多少次,按照年龄来算,你应该叫我姐姐的。”

    李青莲却是狡辩道:“若要按年龄来算,你都快八百岁了,我是不是还要叫你老奶奶?”

    “小白”自然不愿,右手无声伸出,按到李青莲腰间软肉之上,皓腕一拧,就要得手。

    哪知李青莲身形一晃,再次出现已经是在“小白”身后了。将“小白”右手擒拿反剪轻而易举地制住了她,整个人上半身靠到其背上,臻首前伸对着“小白”笑嘻嘻道:

    “叫你小白肯定是有道理的,修道之人,达者为先。你打不过我,自然得当小的,听我使唤。”

    “小白”自知打不过李青莲,就算是挣开了李青莲的钳制,后面还可能会更麻烦,也就没有反抗。

    只是,李青莲的温热鼻息喷到自己的耳后、颈间,身子本就敏感的“小白”立马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由轻轻挣扎,娇嗔道:

    “好你个李青莲,又拿这招来对付我,快离我远一些!”

    看到“小白”这反应,李青莲轻轻一笑,蛇类对温度本就敏感,自己这招可谓是百试不爽。

    “哈哈,那你还想不想当姐姐了?怎么,连妹妹的撒娇都受不了么?白素贞我告诉你,这辈子你也别想打过我了,小白这名字你自己就乖乖接着吧。”

    白素贞闻言脸色一苦,自己当时真是鬼迷了心窍,才会去招惹这个煞星,现在可是怎么也摆脱不了了。

    见白素贞服软,李青莲不由得意的笑了起来,伸手在白素贞光洁的脸蛋上摸了一把,感受着手指传来的顺滑,宽慰道:

    “你也别苦着脸了,当我妹妹还不好么?今后有我罩着,你就是跟那只猴子一样大闹天宫都没人敢说你的不是,谁敢说,我就砍了谁。”

    白素贞也就当笑话听听,虽不知这李青莲与灵宝天尊究竟是何关系,但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介晚辈,怎会容她这般放肆?

    “那你今天来找我作甚?一月之期可是还没到的。”

    听到这句话,李青莲的脸色也少有的正经起来,轻笑一声:

    “还不是一个地方待久了,想要出去转转嘛,再过个几日,我就要离开蜀州了。”

    “去作甚?”

    “自然是剑试天下啊!”

    ……

    太阴星的碎片果然不凡,宁晓只是用了一个晚上便胜过了平时十晚之功。本来宁晓对月溪下面的星辰沙还有些念想的,只是想到那里毕竟是自己与灵清留下了美好回忆的地方,也便作罢了。

    反正自己如今身怀碎片,自己静静修炼起来也是无妨,为了省那点时间而破坏了月溪也是不值当。

    拿到了太阴星碎片之后,宁晓求着师父以那碎片打造了两块玉佩,一块两面分别刻着“清”、“叶”,代表着灵清。另一块两面分别刻着“阴”、“宁”,代表宁晓。

    宁晓将刻着代表着自己的玉佩赠给了灵清,权当定情信物,把那个傻丫头感动的稀里哗啦的。玄偏知道了此事,对宁晓的识趣很是满意,榆木脑袋终于开窍了,不容易啊。

    值得一提的是筠簪的师叔明心早已在三年前离去,现如今坐镇竹海的是明心的师姐——明玉。

    明心仙人是主动提出离开的,一来想继续云游四方;二来碍于门规,自己就是留在竹海,也不能插手事物。平日里无事,只能像个吉祥物一样被供着,明心自然不安于此,忍了四年也就离去了。

    明玉仙人又是不同,她本就是那种一心求道之人,在哪里修道也是一样,因此对回竹海替换明心也无甚异议。

    而且在她回到竹海之后便开始了闭关,不问世事,如今已是第三个年头。当然,若是有人胆敢进犯竹海,必定会收到明玉仙人的满满怒火。

    三日后,竹海之外,筠簪带着筠竹、灵清正在送玄正一行人离去。道友临别,自然是一番嗟叹。

    灵清跟宁晓离长辈们远一些,说着离别之语,玄正他们自然不会打搅这一对小情侣。

    “师兄,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这个香囊是清儿亲手所做,还请师兄收下。就当它是清儿,陪伴在师兄身边。”

    灵清从袖子里取出一个白底青纹的香囊,视若珍宝的捧着它,将其交给了宁晓。宁晓接过,嗅了嗅其上的幽香,将其放到胸口,笑道:

    “清儿你放心,我一定随身携带,不辜负你一片苦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