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活在神话中 七八 无月

时间:2018-07-12作者:悬天月

    房间里,一直留意着宁晓和灵清进展的玄偏不由轻哼一声,自己在这儿忙前忙后的帮宁晓,这小子还拿他的糗事跟灵清炫耀。

    ‘灵清说的没错,宁小子就是个没良心的。’

    在座的都是修为不俗之人,自然都听到了玄偏的哼哼声,心里也有了几分猜测。那隔绝她们感知的人,定是玄偏无疑。

    想到灵清与宁晓正是情动之时,筠簪担心弟子被宁晓占去过多的便宜,便出言道:

    “想来二位道友突逢变故,近日也是心情不佳,不若先去观赏我竹海之美景,也好消遣消遣。”

    客随主便,玄正二人虽然想宁晓和灵清多单独相处一会儿,但也不好拒绝筠簪美意。遂起身,跟随筠簪、筠竹一通出了房间。

    灵清跟宁晓虽然相互之间说着情话,但也一直留意着会客厅的情况,生怕长辈出来之后看见他们亲热的模样。

    听到房门打开,灵清一下子窜出了宁晓的怀抱,眼神由含情脉脉变为冷清幽雅。宁晓怀中一空,心里也有些怅然若失,但想到筠簪前辈就要出来了,也只能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

    筠簪一行人出了会客厅,便向着宁晓他们所在的竹亭走来。筠簪看着灵清故作冷清,却略带绯红的脸颊,不由莞尔:

    “傻丫头,你这模样又能骗得了谁,还不快快交代清楚?”

    灵清生怕说出来以后师伯要将她与师兄拆散,眼神飘忽不定,不敢说话。不料筠竹却在后面冷声道:

    “清儿,你们的事,我们在房间里都已知晓了,师父为你高兴。”

    “师父~”

    灵清被自己师父闹了个大红脸,不胜娇羞,哪有师父偷听徒弟这种事的?

    宁晓也上前一步诚恳道:“筠簪前辈、筠竹前辈,晚辈希望与师妹合籍双修共度此生,还请两位前辈成全。”

    筠竹手按长剑,作势欲拔,双眼直视宁晓,清声道:“清儿可以托付给你,但你若是敢负了她,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要将你斩于剑下。”

    宁晓仿佛看到了筠竹眼中的凛冽杀机,犹如严冬般森寒。知道她是爱徒心切,遂保证道:

    “筠竹前辈还请放心,师妹如此待我,宁晓定不负师妹一片情意。”

    筠簪见师妹的威慑够了,伸手拨开筠竹按剑之手,对宁晓宽慰道:

    “师妹性子直,你也不要心有怨言。我对你的品行还是信得过的,若非如此,也不会有意撮合你们二人。清儿这傻丫头太过倔强,这七年来受的相思之苦可不少,你今后应好好待她才对。”

    得到了灵清两位长辈的保证,宁晓大喜过望,忙不迭的点头。与灵清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见两人当众眉目传情,筠簪不由调笑道:

    “正阴你别高兴得太早了,以你如今的修为还不算有自保之力,我可不放心将清儿交给你。等你何时将修为臻至元神,再来竹海带走清儿吧。”

    “不要嫌我苛责,我们可是连彩礼都没跟你要的。”

    玄正知筠簪没有恶意,但也不能不帮徒弟撑场子,笑道:

    “筠簪道友此言差矣,我三人虽落魄了些,但对后辈也不能太过寒掺。你放心,该有的礼品自然不会少半分,绝不让灵清受委屈。”

    “玄正道友,筠簪绝无嫌弃之意。”

    筠簪自知失言,跟玄正解释,玄正回道:“筠簪道友,你我相识七年,相互也是有所了解,我知你是为了正阴着想。只是灵清与正阴结为道侣,自然不能让其受委屈。”

    “不久之后我们三人便要开始游历大唐,想来也能找到不少宝物,彩礼之事当也不难。”

    筠簪知道玄正在这方面的倔脾气,也就没有再劝,对付这种人最好的办法还是先斩后奏,就跟上次赠他秋梧剑一般。

    筠簪在知道灵清与宁晓两人发乎情止乎礼之后也放下了心,不愿再打扰二人的清净,在指明玄正三人住房所在之后,便带着玄正观赏竹海风景去了。

    玄偏念着竹叶青,也就没有跟去。

    ……

    夜里,宁晓与灵清在竹林间同行,今夜难得无月,灵清就将宁晓带了出来,准备去月溪那里看看七年前宁晓错过的月溪美景。

    宁晓一手握着灵清柔若无骨略带几分冰凉的小手,一手提着一个灯笼,灯火荧荧,给周围冷清的竹丛带来了几分暖意。

    宁晓与灵清皆是修道之人,自然能够视黑夜如无物,不过宁晓还是从储物玉佩里面取出了一个灯笼照亮林间小径。

    渐渐的,林间的流萤飞了出来,轻轻地在两人身边飞舞,如梦如幻。

    这种事情,宁晓早就幻想过,只是苦于没有女伴,自然也就实现不了了。还别说,这样的做法还真有几分美好的感觉,至少二人现在很享受这样的气氛。

    “师兄玉佩里面的玩意可真多,又是手巾又是灯笼的,不像我,玉佩里面只有一些修炼的丹药法宝等物件。”

    灵清感受着手心里心上人传来的温暖,左手掩嘴轻笑着。宁晓清咳一声,笑道:

    “我没有踏上道途之时,还只是一个小村子里面的放牛娃,日子虽然过得下去,但也不甚宽裕。兴许是穷怕了,如今看到一些物件都不舍得扔掉。”

    “前几日离开小苍山的时候,我可是将除了床以外的所有东西都装到了玉佩里面呢。不过现在看来,我的决定还是很明智的,喏,你看这景色还是挺漂亮的嘛。”

    宁晓晃了晃手中的灯笼,引得灯火一阵摇曳不定,两人的脸庞也随之时明时暗。灵清双手抱住宁晓的手臂,柔声赞到道:

    “嗯,师兄最聪明了。”

    “哈哈,师妹过奖了,我只不过是有一些小聪明罢了,只能骗到你这样的傻女孩。”

    ……

    两人渐行渐远,也靠近了那条月溪。走到溪边,宁晓耳边变已经传来了月溪轻快流动以及夜间虫鸣的声音。

    走到月溪旁,宁晓被眼前这一幕深深震撼,也终于知道灵清为何说这里是整个竹海最美的地方。

    在无边的黑暗之中,一条银白色的小溪蜿蜒曲折地流经竹林,好似一根散发着莹莹光华的缎带飘落在寂静的竹林间。光华似水,将溪流两岸映照得如梦似幻。

    月溪之上萦绕盘旋着数不尽的流萤,散发着淡黄的微光,与月溪交相辉映,这宁静的景象真让人舍不得打破。

    宁晓轻轻捏了捏灵清的小手,对灵清笑道:“如今才知师妹的一片苦心,上次没能见到如此美景,倒是我的遗憾了。”

    “师兄你喜欢便好,灵清就是苦了一些,也是心甘情愿的。”

    灵清依偎着宁晓,臻首靠在宁晓肩头,一脸幸福的说到。宁晓偏头看了一眼灵清,手臂收紧,深情道:

    “师妹,我会对你好的,一辈子。”

    “嗯,一辈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