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活在神话中 七五 启程

时间:2018-07-12作者:悬天月

    静幽感受着元神升华带来的欢愉,听着耳边传来的道贺声,心中豪气顿生,食、中二指并指为剑,指着面前的空地道:

    “羽化弟子何在?”

    身后羽化仙门精英弟子皆拱手道:

    “弟子在此!”

    “哈哈,此地当有我羽化仙门之道宫,尔等这几日便与田若师弟暂留此地,筹建道宫罢。”

    “谨遵掌门法旨!”

    ……

    宁晓走出大堂,在庙祝恭敬的目光之中离开了三圣娘娘庙。那庙祝刚才可是见大堂里面空无一人的,庙里也无甚躲藏空间,如今宁晓又从里面出来,自然是被娘娘邀请的客人。

    作为庙祝,自然不敢怠慢。

    宁晓走在街道上,想着赶快回到客栈修炼,今天可是耽搁了大半天了。

    刚才宁晓与杨婵也没有聊太久,道明了来意之后闲聊了几句,宁晓就提出了告辞。

    宁晓回到了客栈,受空间影响,也没地方给宁晓练习法术、剑法。宁晓只得出城寻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开始了自己的修炼。

    三日后,小城外,玄正与宁晓两人皆是负剑,沿着官道向着远方走去。

    昨日傍晚,两人就已经跟玄偏表明了想法,玄偏本来是要跟着一起的,却被玄正以玄偏是有家室之人为由给拒绝了。

    “师父,弟子想先回……”

    宁晓正要跟玄正说想回村子一趟,身后却冷不防的传来了玄偏内蕴怒意的声音:

    “玄正,你们可真够意思的啊!把我一个人扔下了就想走?告诉你们,门儿都没有!”

    宁晓转过身来,看见玄偏正大步往他们这个方向走来,面沉似水。

    “师叔,你不是要留下来陪着师婶她们么?还跟过来干什么?”

    玄偏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玄正师徒二人身边,伸手勾住宁晓的脖子按到胸前,没好气儿道:

    “哼,你还好意思说?我不是叫你们等着我一起么,你们怎么这么早就溜了?”

    宁晓被勾住了脖子,连忙向师父求助。玄正伸手将宁晓从玄偏的臂弯中“解救”了出来,对玄偏语重心长道:

    “师弟你若是跟我们一起,师弟妹们又当如何?不如就留在这边,好好照顾她们吧。”

    玄偏伸手一把揪住了玄正的衣襟,双目逼视着玄正,怒道:

    “玄正你有没有把我当兄弟,这么轻易的就把我扔在这边了?明知道我想跟你们一起走,却还要悄悄离开!我们不是说好的,一起当逍遥散修的么?”

    玄正见玄偏情绪有些失控,双手盖在玄偏手上并未拂去玄偏的手,诚声道:

    “师弟你终究不与我等一样的,道缘观中那么多人等着你,你又怎么狠心离她们而去?”

    玄偏被玄正弄得不自在,松开了手,心里的气也散去了一些,但还是闷声回道:

    “这大唐又不大,我跟你们一道游历,每隔一个月再回来照顾玄琴她们一段时间就是了,又不是非要老死不相往来。”

    “再说了,多一个人也多一个帮手嘛,要是打起架来,我们两兄弟还是游刃有余的。”

    换做之前的玄偏,估计早就说出‘那些女人就是麻烦,我把她们扔开就是’这种话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玄偏与她们虽还未到心心相印、至死不渝的地步,但终究还是放不下她们的。

    不过,在玄偏心里,玄正与宁晓终究是要更重要一些的。

    玄偏好不容易才哄好了玄琴她们,许下了不少承诺,正等着玄正他们来找他一起云游四方呢,结果他们不声不响的就走了。若不是玄偏到玄正他们住的客栈询问了一番,还会被蒙在鼓里。

    宁晓听了玄偏的话,也是帮腔道:

    “师父,既然师叔已经做好了打算,就让他跟我们一起吧。他隔一段时间便回来陪陪师婶们也没什么问题的,既然他要两头跑,也就由着他咯。”

    这几天在客栈里面,宁晓过得很不习惯,不仅仅是因为没有小苍山自在,更是因为每每想到长久见不到师叔,心里面总觉得少了些什么,空落落的。

    宁晓留下玄偏也是有些私心作祟,只是有些对不起那些待他较好的师婶们了。

    玄正也觉得玄偏说的不无道理,再加上玄偏愿意不时回来陪师弟妹她们,也就同意了下来。

    “师弟,你与我们一路同行也可以,但必须约法三章。每隔一月,你应当回来看望师弟妹她们,若是做不到,那便无需再言。”

    玄偏自然忙不迭地点头同意,玄正见此,竖起手掌,道:

    “口说无凭,击掌为誓。”

    “哼,击就击!”

    两人互击三掌,算是定下了规矩,这时,宁晓才继续说他一开始为说完的话。

    “师父,此去不知多久,弟子想先回一趟村子,祭过父母再远行。”

    玄正自然应允,点头道:

    “正阴你一片孝心,为师自然不会阻拦。左右无事,你便先随为师去一趟竹海,与筠簪道友道个别吧。对了,正阴你的彩云追月可是筠簪道友所赠,于情于理都该当面道谢的。”

    玄偏也急道:“对对对,是该去看看筠簪她们了,竹海特产的竹叶青可是一绝,断断不能错过。”

    玄正莞尔,师弟这性子还真是改不了了,也不见他主动去竹海拜访过,却还惦记着人家的美酒。

    宁晓则是眉头皱起,对于竹海,自己是能避就避的。不仅仅是因为难拒灵清的情意,更是害怕这七年的时间里,那个筠簪前辈把自己给妖魔化得厉害。

    自己怕是已经上了竹海的黑名单了吧?只是师父已经说出了安排,宁晓也不好拒绝,只得点头答应。

    玄正也看出了宁晓心中所想,安慰道:

    “你放心罢,筠簪道友也是磊落之人,虽拿你的行径警示了一番弟子,却没怎么损害你的名誉,竹海之人也不会针对你。至于你与灵清之事,为师就不插手了,一切随缘吧。”

    宁晓点点头,心底却浮现出灵清娇俏的模样,嗯……是个灵气十足的小仙女。

    “赶紧上来啊!还在磨蹭些什么呐?不行了,想到竹叶青我心里就痒痒,快快快!”

    前方,玄偏已经站在了云头,向着玄正师徒二人招手了。玄正见玄偏一脸激动的样子,笑道:

    “为兄马上就来。”

    说着就把还处于回忆中的宁晓往云朵上扔去,屈膝一跃,也上了云头。宁晓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处于云朵之上,惊愕的看着师父,这还是那个言谈举止谦和有理的师父么?

    还是说,师父现在很高兴?

    “哈哈,玄正你这一招我喜欢,有我玄偏三分潇洒的风度。”

    却是玄偏看到了玄正突如其来的狂放之资,拍手称赞。玄正笑着摇头道:

    “师弟此言差矣,我身为师兄,风采比之你当是更胜一筹才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