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活在神话中 七二 作乐

时间:2018-07-12作者:悬天月

    过了一阵,玄正、宁晓也与玄偏分开了,师徒二人回了客栈,玄偏则是回了道观。

    道缘观中,身作女冠装扮的玄琴等人,都是面色略带紧张的来回踱步,等待着玄偏归来。她们以为玄正刚才不悦离去,是因为觉得她们太过浪荡、行止不端。

    ‘好在岑郎追了上去,应该可以解释清楚的。’玄琴心中默念。

    过了一阵,玄偏从外面进来了,也没敲门,直接穿门而过。按他的想法来就是,一来敲门等人来开门太麻烦,二来就是进自己家的门,还用的着讲什么礼数?

    玄琴她们也是习惯了玄偏的进出方式,要知道最开始的时候,她们突然在夜里看到男子的身影可是吓了个半死。

    玄偏进了院子,玄琴等人连忙迎了上去,七嘴八舌的问道:

    “岑郎,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师兄可是还在生我们的气么?”

    “岑郎,师兄可是嫌我们出身不好,不愿与我们相处?”

    “就是就是,岑郎你也应当多宽慰师兄几句,为我们姐妹多说好话呀。”

    “……”

    玄偏扶额,这些道侣哪里都好,不过一说话就有一种滔滔不绝之势,搞得自己一阵头大。玄琴说完,玄笙又接嘴,一边的玄素、玄凌、玄玉、玄紫也是焦急的等着一吐为快。

    值得一提的是,各个女子都知道玄偏是最喜玄琴的,再加上以前玄琴就是花魁,都默默的尊玄琴为“大妇”。基本有什么事都是玄琴先说,其他人等她说完再接口。

    能跟随玄琴一起当女冠的,基本也是心平气和、无心争斗的聪明女人,知道怎么过好日子才是最重要的。

    此举也是甚的玄偏欢心,大家本就是一家人了,要是还争来争去的,自己整天夹在她们中间,还不得烦死?

    不过,在自己女人面前,玄偏的臭脾气还是收敛了许多。耐着性子听完了玄琴她们的问话,一把将玄琴抱了起来,走向石凳,佯怒道:

    “哼哼,我怎么不知道你们话这么多?为夫辛辛苦苦跟玄正去解释了一番,到回来了,你们也不知道体谅一下为夫。该罚!”

    玄笙她们也连忙跟上来,围着玄偏,也听出了玄偏话里的意思,心里长舒一口气,知道玄正师兄的事情,十有已经解决了。至于现在,就要看玄琴的笑话了。

    玄偏坐到石凳上,将玄琴面朝下横放到大腿上,伸出右手在其翘臀上面比划比划,作势要打下去。

    玄琴被这么多姐妹看着,心里羞涩,哪里能让玄偏“得逞”?用出吃奶的劲儿翻转了过来,双手勾着玄偏的脖子,俏脸绯红,娇嗔道:

    “哎呀,岑郎你赶紧说说玄正师兄是怎么评价我们的啊?姐妹们都很是着急呢!”

    玄偏本就没怎么用力,怕上着玄琴,玄琴翻过身来也是正常。清咳了一声,知道道侣们心急的玄偏也没卖关子,不急不慢的说道:

    “玄正那个人呢?就是脾气大了一些,对你们也没什么偏见的。还说你们都是好女子,要我好好待你们呢,你们就不要再担心啦。”

    “至于他今天负气离开嘛?他是对我有意见,说我举止太过轻浮,一点也不为你们着想。要是被人看去了清白身子,我哭都没地方哭去。”

    “我觉得也对,这么娇滴滴的小娘子,给人看去了太吃亏了。”

    说着,玄偏也收起了随意的姿态,正色道:

    “玄正这个人挺好的,你们今后也要对他保持恭敬,如待兄长一般,知道了么?”

    众女闻言面容羞愧,自己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还以为师兄是因为看不起他们才离去的。不想,师兄竟如此为她们着想,还让岑郎好好待她们。

    “嗯嗯,师兄如此待我们,我们自然要恭敬待他,视他为兄长。”

    玄偏看势头不对,要让她们说下去,又得头大,连忙道:

    “好好好,我知道了,你们就不用一一表决心了。”

    接着,玄偏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右手将还坐在大腿上的玄琴翘臀一拍,发出清脆的声响,引得玄琴大羞将臻首埋进了玄偏胸膛。玄偏佯怒道:

    “刚才的账可是还没算完呢!看我不挨个的重罚你们,嘿嘿,就从……玄玉开始吧。”

    说罢,玄偏放下了玄琴,起身就抱起了玄笙往房间里跑去,引起一阵娇呼之声。

    一边的玄笙见状,脸色微红,娇嗔道:“相公也真是的,白日宣……”

    引起一阵共鸣,其他姐妹也是红着脸点头,岑郎之前可是没这般狂放的。不想,玄琴却摆出了大妇的姿态道:

    “岑郎昨夜归来便一夜未睡,许是有些心事。妹妹们等下跟岑郎亲热时,不妨安慰安慰。”

    几女见玄琴说得如此露骨,俏脸却是更红了,但也是轻轻点头。

    ……

    玄正跟宁晓一路上闷声赶路,都没有什么言语,知道回了客栈,宁晓还是忍不住敲响了玄正的房门。

    进了房间,宁晓也是说出了心中疑惑:

    “师父,师婶们也见过了,接下来我们又要到哪里去呢?而且……师婶们那么好,师叔可能也不会与我们一起了吧?”

    玄正端坐在凳子上,看着桌上的茶具,眼神有些空洞。去哪?宁晓这个问题可是问到了点子上。之前再怎么安慰自己,再怎么装作无所谓,都要面对这个问题的。

    玄正也没了点子,天下之大,仿佛没了他们的容身之地一般。

    沉默了一段时间,玄正也回过神来,轻声道:

    “为师认为……当要先去竹海一趟,与筠簪道友道别。顺便将近来的变化讲清楚,免得她到了小苍山才发现已经换了主人。”

    “至于以后……正阴你有想去的地方么?我们师徒俩同游山水,再寻一座灵山可好?”

    玄正言语之间也已经是把玄偏剔除在外了,玄偏如今已是有家有室之人,再跟着玄正他们一起游荡也不像个样子。

    更不能让今天刚认的师弟妹们独守空房,因此,让玄偏留下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宁晓前世就是一宅男,也无甚兴趣游山玩水,到了今生,沉迷于修炼之后更是少有出行。但是在见识了许多美景之后,宁晓也是有向往之心的。

    竹海之氤氲,华山之奇险,都令宁晓难忘。

    君不见那小苍山的每一寸土地早已都印上宁晓的足迹,虽然平日宁晓修炼刻苦,但也不是那种苦行僧。不时的会抽出一两个时辰在山里转转,颇有几分巡视领地的成就感。

    如今有了机会,宁晓怎会放弃,也是高兴道:

    “师父说得对,我们将这大唐给游一遍也不无不可。运气好的话,兴许还能寻到一座比小苍山还好的灵山。到时候……”

    宁晓说着,突的一顿,才想起苍木派已经没了,寻到了灵山也没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