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活在神话中 七十 不存

时间:2018-07-12作者:悬天月

    玄正摇头示意自己没事,运转法力将两段牌匾搓成了粉末,这时,玄正才回头对着宁晓微笑道:

    “是为师错了,苍木派早在二十五年前就已经不复存在。就算是重新写下了牌匾,建成与以前一般无二的道观,但亡了就是亡了。”

    “只是为师一直放不下,舍不得罢了。现在为师也是看明白了,留不住的东西终究是留不住的。”

    玄正虽是微笑着,但宁晓与玄偏都能看出他的万分苦涩,辛苦守护的事物被人轻易夺走的无奈。玄正闭上双眼,深吸口气,再次睁眼,手掌一扬,牌匾的粉末随着夜风四下飘散。

    就好像早已逝去的那些人和事,坠向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从今以后,再无苍木派!”

    说出了这句话之后,玄正仿佛卸下了重担,只觉得身心是这二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轻松。那感觉就像以前和师长们一起生活一样。

    “哈哈,玄正你这觉悟不错,挂着个苍木派的名头过散修的日子,还不如不挂了。今后我们各处云游,四海为家岂不美哉?”

    玄偏见事已至此,再怎么惋惜不舍也没用了,还不如看开一些的好。满不在乎的说话宽慰着宁晓与玄正。

    “反正苍木那个老东西飞升天庭之后,也不管我们了,就是山门被夺连屁也不放一个。我们又何必为他传承门派呢?还不如当个逍遥散修来得痛快。”

    玄正少有的赞同道:

    “师弟说得不错,今后我们云游四海,定要过得痛痛快快的。”

    玄偏见玄正赞同,脸上一乐,揽着玄正肩膀对宁晓说道:

    “宁小子,等下我跟玄正收起道观的时候可要看好了别眨眼,好好见识见识我们的神通。”

    宁晓担心道:“师叔,你和师父不是法力用去了大半了么,这样下去不会有问题吧?”

    玄偏脸色一沉,不善道:

    “你小子是成心拆台的吧?我们就算只有三成法力也能把道观给收走。给我瞧仔细咯!”

    说完与玄正交换了眼神,一跃而起悬停在空中,和还在地面的玄正同时打出一连串法诀。

    一道道法诀进入了道观的墙体中,使得道观震颤不断,渐渐升至离地三丈高的空中。随着法诀的不断涌入,道观在空中逐渐缩小,变成了一个巴掌大的模型。

    宁晓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震撼莫名。一个道观连带着里面的花植拔地而起,从庞然大物到巴掌大小,仅仅只用了两人之力,而且看上去师父和师叔都还尚有余力。

    这……也是人力可到达的么?

    师父平日里的千般教导,万般说辞,都不及自己亲眼所见来得真实。宁晓不由想到那些移山填海的大能,以及那天夜里看见的星空中的身影,心驰神往。

    “哈哈,宁小子快醒醒,别发呆了。好歹也是我玄偏的师侄,怎么这么一个土包子的样子?一个小小的院子怎么难得了我们?”

    玄偏从空中下来,将手掌间的迷你道观至于宁晓眼前,得意的炫耀道。

    宁晓看着玄偏手中的道观,连一花一叶都能清晰的看见。不禁伸手摸了摸,感受着真实的触感,感叹道:

    “师叔法力高强,弟子佩服,今日才知道何为神通广大。”

    玄正却摇头道:

    “你师叔使的,不过是纳须弥于芥子之术罢了,也无甚稀奇的。虽能用于此间道观,但却不能移山填海,更不能捉星拿月,待到你晋入元神便能知其中奥妙。”

    “哼”

    玄偏不爽的哼了一声,每当自己该当享受宁晓崇拜的目光之时,玄正都会出来拆台,真的是无趣。

    “得了得了,就数你懂得多。此间事了,我们还是先离开吧。正好去山下道缘观住几天,给你们介绍介绍我的道侣们。”

    玄正摇头道:“道缘观内俱是女冠,夜里我与正阴都不便打扰,你要去就去吧。我与正阴先在城中客栈将就一宿,白天再去叨扰你们。”

    道缘观的一应事物玄偏都与玄正说过,本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就连宁晓都知道。

    ……

    城内,玄正与宁晓走在街道上,街上的店家都还开着的,只有寥寥可数的行人走过。与灯会时的热闹大相径庭。

    宁晓他们从吃饭到离开小苍山也没有多久,入夜也不过一个时辰,因此店家都还未关门。

    玄偏最开始对玄正的见外客气很不高兴,几次邀请无果之后也就算了,现在恐怕已经沉迷于温柔乡之中了。

    玄正带着宁晓随意找了一间客栈,订了两件客房之后也各自回了房间休息去了。

    宁晓在房间里,只觉得一切都恍然如梦,自己生活了十年的地方已经不在属于自己,但自己心底又依旧念着那个地方。宁晓出奇的没有修炼,静静地躺在床上出神,不知过了多久,才嘟哝了一句:

    “有人才有家,不就是一座灵山么?总会寻到的。”

    与此同时,隔壁房间里的玄正似乎也听到了宁晓的话,保证似的说到:

    “会寻到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一夜再无话……

    第二日,宁晓和师父一同离开了客栈,带着与往常一般无二的表情走过大街小巷,来到了一个名为“道缘观”的道观面前。至于师徒二人昨晚睡没睡着,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道缘观、岑道缘,稍微动点脑子就知道这是宁晓那还未见过面的师婶所起。用情如此之深,倒也有几分痴男怨女之像。

    宁晓上前敲了敲大门,里面一个好听的女声答道:

    “来了来了,这么早,想必应是师兄与小师侄吧!”

    接着,道观的大门就被打开,从中闪出了一个身着与玄正宁晓相同的白色道袍的窈窕身影。

    女冠在看清了玄正二人的相貌后,也是作揖道:

    “师妹玄琴,见、见过玄正师兄,还有正阴小师侄。”

    这自称玄琴的女冠自然就是香琴了,初次见“家长”估计还有些紧张,平时挺伶俐的嘴巴也出了错。在道观建成之后,她也是放弃了俗名,让玄偏给自己起一个道号。玄偏也是没禁得住枕头风,挨个给道侣们起了道号。

    从她们的“艺名”里取一字,再加上玄字开头,倒也难不住玄偏。

    至于玄琴为何会知道玄正与宁晓要来,想来也是昨晚玄偏叮嘱了她一番。好在玄正与玄偏相貌相似,玄琴也不会认错。

    玄正也回礼道:“玄正见过玄琴师妹,此番过来,也算是贫道叨扰了。”

    宁晓也跟着行礼:“正阴见过玄琴师婶。”

    玄琴听到玄正的话,连忙摆手道:

    “没、没有的事,是师兄你太客气了,这道缘观是因岑郎而建,你们师兄弟两人之间又何须见外?”

    说着,玄琴让开了大门,请玄正进去,道:

    “快快进去吧,岑郎已经在院子里面等你们了。”

    说完就在前面带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