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活在神话中 六九 将离

时间:2018-07-12作者:悬天月

    清正一脸惊诧,静幽的道行可是比自己高许多的,竟然也这么轻易的就中招了?

    静幽此时仿佛处于另一方时空,对玄正等人皆是视而不见,笑道:

    “既然朝霞仙子肯道歉,本仙也不再追究上次之事了。待到本仙捣毁几座寺庙,再与仙子叙旧。”

    静幽竟是幻想到朝霞仙子给他道歉!至于静幽所说的上次之事,相比就是华山宴会之事了。

    过了几息,静幽脸色也逐渐变得凝重,似是察觉不对劲,双眼圆睁嘴角也留下一丝血液,双眼恢复了清明。扫了四周一眼,哪里还有什么朝霞仙子、佛门秃驴?也是明白自己着了玄正的道了。

    静幽一脸复杂的看着玄正,仿佛第一次认清玄正一般。

    拭去嘴角的血液,静幽沉声道:

    “不想贵派师兄弟两人俱是深藏不露之人,静幽今日才是见识了。好!好的很!今夜算是我输了一筹,不过明日再来的,可就不止我与清正师弟两人了。”

    “玄正道友还是早做打算吧,就算是你二人双拳能敌四手,也要考虑考虑自身弟子的安危吧?毕竟斗法之时收不住手,出了什么事,就不是我等能掌控的了。”

    静幽看了一眼宁晓,其意也不言而喻,这是要以宁晓的安全来要挟玄正、玄偏了。

    “言尽于此,告辞!”

    说罢,静幽带着清正头也不回的踏出了道观。在二人行至门口之时,玄正慢悠悠的回敬了一句,使得静幽二人身形一顿。

    “慢走,恕不远送。”

    静幽二人走后,玄正与玄偏俱是继续吃菜,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宁晓不明所以,也没有多问。

    过来一阵,玄偏低声问道:

    “走了?”

    玄正点点头,表示静幽二人已经离开。

    “师叔,那两人不是早就走了么?为何现在才发问?”

    宁晓刚发问,头就被玄偏拍了一下,就听见自家师叔恨铁不成钢的声音:

    “你小子怎么就这么蠢呢?我是担心那两个狗贼发现不对,留下来探听我们的虚实。”

    “虚实?弟子刚才看你们不是很能打的么?就算是他们再来,也讨不了好处吧?”

    宁晓不解,刚才玄偏可是压着静幽打的,清正根本就不是对手。而且玄正一招就把二人定住了,再加上玄偏,可以说二打二完全不虚的嘛。

    “正阴,此言差矣,为师虽不知你师叔还能否发挥出刚才的实力,但为师刚才那一招却也是极限了。”

    玄正摇头叹息道:

    “为师这一月虽有所得,但终究还是未竟全功,那一击之后法力也去了大半,再难出手了。”

    “若是再有几月时间完善,为师必能重伤清正。至于静幽,此人品行虽差了些,道行可是实打实的,重伤他太难。”

    玄偏闻言,也是一笑,指着玄正幸灾乐祸道:

    “亏我刚才还震惊于你法术的威力如此之强,原来跟我一样,也是个半吊子啊!那两个狗贼也是没卵的,这样就被吓得屁滚尿流了。”

    当下,也把自己的情况给宁晓与玄正解释了一番。

    原来,玄偏之所以用拳脚功夫与静幽贴身肉搏,是因为在这段时间里玄偏也是在元神里凝出了天枢、摇光、七杀三星。

    天枢星又名贪狼星,摇光星又称破军星,正好可以和七杀星组成杀破狼之力,配合上军道杀招别有奇效。星力萦绕之间不仅可以抵消掉静幽几成法术的威力,还能大大增强拳脚的威力。

    当时静幽觉得全身都快要散架的原因也在于此。

    至于玄偏为何不一鼓作气,将静幽打成重伤?玄偏表示宁晓想多了,不说两人差距有多大,光是那一阵的出手,玄偏几个月积攒下来的星路都用去了八成。

    如今玄偏元神之中的杀破狼三星已是黯淡无光,再用下去连形体估计都维持不下去了。继续交手,得不偿失。

    当时玄偏快要露出马脚的时候,就传音给玄正让他制止,玄偏也就“听话”的住手。

    “唉,这次亏大发了,好不容易才攒了那么些星力,一次就用光了。”

    玄偏摇头叹息,宁晓疑惑道:

    “师叔,你不是说要先将北斗九皇星给凝成形的么?怎么会凝出杀破狼?”

    “哼,我只是说了先凝出了天枢,又什么时候说过要先凝出北斗九皇了?你这脑子也开始僵化了?”

    玄正也适时的阻止了二人的斗嘴,道:

    “师弟,正阴你们先不要再吵嘴了,还是先收拾收拾行李,我们离开这里吧。”

    静幽的话,大家都听到了,他说明天会带一大帮子人来,想来明天来的人也不会少到哪里去。这样一来,苍木派三人也就不得不先行离开了。

    继续留在这里,只会被静幽他们一网打尽,玄正可不相信今夜之仇静幽会大度的忘记它。

    宁晓一征,终究还是要离开这里了么?时光荏苒,自己已经在这小苍山呆了十年了,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自己熟悉的模样。

    真是不想离开啊……

    玄偏见宁晓一脸失落不舍的样子,心里叹息,自己又何尝想要离开这里?山下的道侣,山上的亲人,一切都才刚刚起步,哪里想过那种漂泊流离的生活?没办法,形势比人强啊。

    “吃饭,先吃饭,吃过了再收拾东西,我们早点离开这里。”

    玄偏率先打破了沉默,也让玄正与宁晓回过神来。

    “也对,正阴,我们先把饭吃了也不迟。”

    ……

    吃过了饭,三人也是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一应事物。

    宁晓将柜子里的旧衣物,就玩物都收进了自己的玉佩中,原本还算宽阔的空间瞬间就变得拥挤起来。若是还能塞下其它东西的话,宁晓真想把自己的床也搬走,一件也不给羽化仙门留。

    “宁小子、宁小子,赶紧出来。”

    就在宁晓思考该不该将床铺拆下来放到玉佩中的时候,玄偏的呼喊从房外传来。宁晓出了门,玄偏就道:

    “把杂物什么的都收拾好,等下我跟玄正施法,将这座道观也带走。哈哈,毛都不给他们留一根,气死他们。”

    宁晓一喜,倒是忘了师父还有这种操作,将道观拔地而起,自然就不留一物了。这样的话,自己辛辛苦苦摆设的庭院就能带走了。

    宁晓高兴的回道:

    “好的师叔,我已经收拾好了。”

    不一会儿,苍木派三人已经都站在了道观门前,看着高大的观门,还有上书“苍木观”三字的牌匾,都是五味杂陈。

    玄正看着自己十五年前亲手挂上去的牌匾,忽的伸手取下牌匾,双手用力一掰,牌匾应声而断。

    宁晓大惊失色:

    “师父,为何做出这种傻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