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活在神话中 六六 晨昏

时间:2018-07-12作者:悬天月

    清晨,阳光也透不过的云雾从四面八方弥漫过来,伴随着阵阵山风,使庭院犹如仙境一般。晶莹的露珠粘在庭院的花叶之间,山风拂过使其摇摇欲坠,迷蒙而清净。

    云雾缭绕之间似有人影接近,到了道观之前,“嘎吱”一声,打开了道观的大门。

    来人身材挺拔颀长,剑眉星目,面若冠玉神色淡然,最引人注目的是其盘于头顶的白发。身着白色云纹道袍,道袍很是宽大,山风吹过,衣袂飘然,让世间凡人见了,必定当做神仙中人。

    正是宁晓。

    至于他为何会从观外回来,却是因其天不亮便到了林中练剑去了。夜不寐、日不食,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

    进了道观,庭院里的凉亭内,身着与宁晓一般道袍的玄正已经泡好了两杯清茶,正襟危坐于石凳之上,似乎是在等待着宁晓归来。

    宁晓也习以为常,以前每日清晨师父便会泡茶等待宁晓晨练归来,偶尔师叔玄偏也会在此等待。

    宁晓奇道:“师父,您不是闭关了么?可是有所突破?”

    说起来,两师徒也有月余未见了。玄正自从在一个月以前受到宁晓启发之后,便一直在房间中闭关,钻研让幻神篇威力更强的方法。

    如今玄正既然出了关,自然是有所收获的。玄正淡然一笑:

    “为师得了长进,自然就出关了。这还得多谢正阴你的启发,不然为师今生怕是要裹足不前了。”

    宁晓面露喜色,不仅为师父高兴,更是高兴自己今后又将多一门强劲的法术。

    “弟子恭喜师父更进一步,那个,师父啊,您什么时候可以教教弟子那幻神篇呐?”

    玄正将茶杯推至宁晓身前,示意宁晓喝茶,笑骂道:

    “你随为师修道已经十年有余了,也已经长大成人,这滑头的性子却怎么也改不掉。为师的法诀自然是会统统传与你的,不然还能带到土里去?”

    宁晓陪笑道:

    “师父您说什么不吉利的话?以您如今这修为,今后成仙也不是什么难事,到时候我们师徒两人俱是仙人,这天地还不任我们遨游?”

    “为师强升元神,本就耗费了不少寿元与根基。虽然熔神果替为师补足了根基,道行大进,但寿元却是补不回来了。”

    “仙道太过浩渺,为师今生怕是无望踏足了。”

    对宁晓的话,玄正只是摇摇头,一脸平淡地说出了自身的真实情况。

    宁晓沉默,其实增加寿元的方法有很多,天材地宝、奇花异果都能为其增寿。但他们又不是什么大人物,谁会将珍贵的增寿之物给他们?

    忽的,宁晓想到了一个法术,脱口而出:

    “师父,门中不是有花开顷刻之术么?我们何不……”

    说到这里,宁晓也停下了,花开顷刻可对花木使用,助其生长。也可以对人使用,夺其寿元。

    使用时无数桃花瓣落下,落在人身上,便会开出七彩之花,顷刻间被落之人被吞噬所有生机,元神,元气,精气,最后七彩之花凋谢凝结成蕴含生机的仙桃,服用后可增寿元,人则消失。

    但此举太过狠毒,纵使宁晓两世为人,也不愿以他人之性命换得自己苟且偷生。

    玄正也自然知道此法,正声道:

    “正阴,为师知你一番好意,但罪孽还是少造一些为妙。活着过安生了,孽镜台前可不好过。为师早已铸成大错,若是继续作孽,今后转生的机会都没了。”

    “更何况,以他人性命换取自身寿元之增长,非吾道也。此事,今后也不要再提了。”

    或许是觉得自己太严肃,玄正也宽慰宁晓道:

    “也许你说的对,为师有生之年能踏足仙道也不一定。不急嘛,还有两三百年呢。”

    宁晓黯然,若不出意外,中途道殒,元神真人岁寿过千都是寻常之事,师父的寿元却连一半也达不到了。

    ……

    傍晚时分,苍木派三人在庭院进晚餐,美酒佳肴俱全。

    这顿饭是玄偏提议的,按照他的说法,是为了庆祝玄正将苍木派先辈都为之困扰的难题解决,为后辈造福之事。实际上则是因为,他想吃宁晓做的饭菜了。

    自从宁晓辟谷到现在,玄偏吃到宁晓饭菜的机会也是越来越少了。以前宁晓也会偶尔做一些饭菜来吃,玄偏也能蹭一些。但是随着宁晓逐渐沉迷于修炼,饭菜也就没了。

    他玄偏一个做长辈的,总不能对宁晓说“赶紧放下修炼,给师叔做饭去”吧?要是玄正知道了,又是少不了一顿唠叨。

    玄偏就是一异类,虽是修道之人,安心修炼可以,但也要等到享受吃喝玩乐够了之后。

    宁晓也没拒绝,毕竟玄偏也帮了不少忙,眉心银辉之事也是玄偏解决的。

    再加上三人上次这般聚餐也是半年多以前了,因此才有了这顿饭。

    宁晓回想起来,只觉得时间过的真快,一晃眼自己都快要满二十三岁了。白驹过隙,这个词是真的贴切。

    宁晓不禁抬头望向空中刚升起的明月,也不知道,自己前世的父母亲人过得怎么样了?可是到现在,宁晓回忆父母的面容,却怎么都是有些模糊了。或是一个侧脸,又或是一个背影。

    不经意之间,宁晓整个人都痴呆了。

    “怎么?宁小子可是思念亲人了?”

    玄偏间宁晓神情有异,又见宁晓抬眼望月,不禁笑道:

    “我等修道之人,自然是要耐得住寂寞的。日子还长着呢,要是整天都要想一遍爹娘,那我们还修不修道了?成不成仙了?”

    “所以说,你还是别瞎想了。要是今后修炼有成,去地府让人将你父母的魂魄调出来,让他们永生永世都跟你享福都行。”

    宁晓刚回过神,听到玄偏最后一句,不禁打了个寒噤,永生永世什么的,也太过渗人了。

    “呃……师叔,我知道了,您先别说了行不?”

    “说起来,师叔你算是我们三人中过得最快活的人了。山下妻妾嗯……道侣成群,山上还有师兄、师侄相伴。爱情有了,亲情也有了,甚至是长生也尽在眼前了。”

    “可谓是,苍木派的‘人生赢家’啊!”

    玄偏也觉得自己现在过得很不错,听到宁晓赞美,面带得色:

    “那是自然,你们两个修炼成了榆木脑袋,都不去找个道侣,活该羡慕。等几天有空了,带你见见你师婶们,看看她们能不能给你介绍个漂亮的小娘子。”

    一边的玄正也打趣道:

    “师弟,凡间女子哪能配得上正阴呐?以正阴的天资,今后与一个仙子结为道侣岂不妙哉?”

    听出师父意有所指,宁晓汗颜,他可是知道自己对杨婵有些小念头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