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活在神话中 六五 启发

时间:2018-07-12作者:悬天月

    “那师叔,我怎么没看到你眉心有什么印记啊?这个还能随意收敛的么?”

    宁晓不解,自己这眉心银辉可比玄偏的显眼多了,同样的功法,咋就这么大的差别呢?

    “呃……这个问题,应该是你只学了凝星这一篇的原因吧。等我回头想个办法,帮你收敛起来就行了。”

    宁晓闻言也是心喜,能收敛起来是最好的,这银辉除了让自己看起来更神异之外,基本没什么作用了。更何况,保命之法,怎么能这么高调的显现出来?

    出其不意,才是最好的效果。

    “那就有劳师叔了。”

    “哼,我做这种事,还不是简简单单?行了,你小子赶紧修炼去吧。玄正今天可是要将《苍木正心诀》延伸出的一些妙用交给你的。”

    玄偏拍了拍宁晓的肩膀,回头对玄正说道:

    “玄正,我先去想办法,你就自己教徒弟吧。”

    玄正点头,在玄偏走之后,便开始讲解《苍木正心诀》的一些独门秘术。

    虽然《苍木正心诀》的真正特异之处要到了元神境才能显现出来,但在金丹境也可以将其中的秘术施展出两三分来。

    玄正以前也说过,《正心诀》的特点是增强元神,到施展幻术之时便可无往不利。虽然天生被那些心智坚定之人所克制,但还是很有用处的,比如说,上次玄偏施法毫不费力的将圆觉的话给审了出来。

    将大体的原理讲解了一遍,玄正对宁晓问道:

    “你可知以前我与你师叔凝叶为剑与你交手,之后再使叶片回归原位,而并无异样,所用何法?”

    “弟子不知,但想来也不离起死回生等术吧?嗯……莫非是依靠正心诀之秘法将其复原?”

    宁晓对凝叶为剑也很有兴趣,毕竟使出来也是一种很有格调的手法,玄正也传给了他。如今宁晓以法力控制树叶也能聚叶成剑,锋利程度与凡俗兵器也相当,只是终究还是无法让叶子回归枝头。

    每每问起师父,又总是一种‘你自己慢慢摸索’的模样,宁晓不得其门,也只好作罢。师父在现在这个情景之下讲出来,定然与正心诀有关。

    玄正颔首,道:

    “自然,这等小事,若还用起死回生之术,那便是大材小用了。那续接树叶,不过是些正心诀的小妙用罢了,你修道也不短了,对自身法力有何感受?”

    “轻快、灵动,在积于丹田之时,还有几分云谲波诡之意。”

    “善,其中奥妙尽在于此。”

    当下玄正便将正心诀的具体秘法传与了宁晓。

    这时,宁晓才知道,续接枝叶是有多简单。以法力施展幻术,“欺骗”树枝与树叶,便可使其恢复如初。心里对幻术之道也有了重新的认识。

    接下来,玄正又演示了几遍秘法之功用,比如惑心、瞒物、幻神等术。当然,幻神术只是说了一遍大致效果,毕竟不好拿别的元神当教材。

    “此术共分为惑心、瞒物、幻神、欺天四篇,各自皆有不同之功效。能欺死物、能瞒凡人,但对元神之辈,不过终究是一场虚妄而已。至于欺天篇,更只是苍木祖师之推演罢了,切不可沉迷其中。”

    玄正说到此处,脸上带着几分寥落,经过灭门时的惨状,心里对这门秘术十分矛盾。一直以来都觉得这秘术是自己门派的骄傲,但真正到了实战才发现原来是如此不堪一击。只能对那些佛门中人进行拖延,却不能有效地威慑敌人。

    因此,玄正在之后的游荡期间会改修剑道,还领悟了一道剑意。

    宁晓却有不同的看法,这幻术一道定是有自身的长处的,那就是心理方面的因素。欺天这篇或许真的是无稽之谈,但幻神篇应该还是很有用的,毕竟只要有思想,便会有相应的破绽。

    想到此处,宁晓问道:

    “师父,敢问幻神篇的功效到底如何?您又有没有尝试过更进一步的推衍秘术?”

    玄正语气有些缥缈,低声道:

    “功效如何,在二十五年前就已经有了定论。师父与师叔使出浑身解数施展,对那几个仇人却收效甚微。最初还能使其恍惚几息,但终究太过短暂,连攻击都还未曾到达便醒了过来。”

    “到了后面,连脚步都不能使其停顿一瞬。山门被围,师父他们却是连逃走都做不到,只能拼死将我送出来。就连师兄,都也折在了那里面。”

    “想来这秘术也是无甚大用的,今后定不要以之对敌。”

    见自家师父意志消沉,宁晓心里一痛。在宁晓心里,师父虽不是强到无敌的那种人,但一直都是他为自己遮风挡雨,为自己指点迷津。

    “师父,恐怕是你们想错了。弟子觉得这秘法不是没用,只是还未推演成功而已。”

    “弟子听过一则趣闻:将一囚犯捆缚于密室中,蒙上其双眼,用刀割其手腕但不见血。之后告知其‘你手腕已被割开,将死也’,随后置一水漏于室中,囚犯听水声,以为血正流淌,遂死。”

    “第二日,有人观其死状,似是血尽人亡。”

    “或许是师祖他们还未练至以假乱真的地步,以至于身死道殒。自己都认为只是幻术了,还怎么迷惑敌人?”

    玄正听着,眼睛愈发明亮,只觉得茅塞顿开。故事里的那囚犯所受到的待遇,不正是一种“幻术”么?更何况,自己法力在身,若是以此为凭,威能当更强才是,对元神这等人也未尝不能败之。

    玄正不由紧紧盯着宁晓,急声道:

    “当真有此事?正阴你切莫糊弄为师。如此……如此一来,也未尝不能使之更进一步啊!”

    “弟子自然没有欺骗师父,此事是否为真,用一死囚尝试一番便知。”

    那个故事是宁晓前世流传很广的一则实验,关于心理影响的,宁晓也是有所耳闻。这类事例实在很多,比如被误检出癌症的人,没过几天就死了,到死也以为自己是癌症致死。

    房里的玄偏也被玄正急切的声音所惊动,出门跟宁晓了解到了事情经过之后。也是若有所思道:

    “要是真的有如此效果,那正心诀的这门秘术还真是有些奇效了。那我是继续练《引星》,还是重拾正心诀呢?啧,真烦。”

    “正阴,今天便先到这里,为师且回房思索一番,看看能否有所收获。”

    得到了确定的玄正在兴奋了几息之后,便迫不及待的起身,跟宁晓说了一声,也不管一边的玄偏在想些什么,便急匆匆的回到房间去。

    见此,玄偏也回了房间,只留下宁晓一人坐在凉亭中。

    “呃……这就都走了?”

    之后宁晓也没练剑,而是将玄正所教的秘法练了几遍,果真有效,方便至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