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活在神话中 五五 浮沉

时间:2018-07-12作者:悬天月

    宁晓还未说完,便被玄正的惊咦声打断,宁晓抬眼看到玄正脸色铁青,面带惊怒。宁晓疑惑,师父可是从未露出如此神色,试探道:

    “师父脸色为何如此?难道弟子这头疼另有蹊跷?”

    玄正一脸自责的将宁晓头顶的发簪取下,宁晓头发没了束缚,忽的散开,落在宁晓眼前。宁晓一瞥,顿时愣住了。

    宁晓修道有所成就,身体也一直是处于自身的巅峰,头发也称得上乌黑亮丽。但眼前的这几缕发丝,竟带着却带着几分枯黄!

    “师父,这……”

    玄正叹息,后悔道:

    “早知如此,昨日为师就该阻止你们,不然也不会落得如此模样。为师方才观你魂力,竟是带着几分衰竭之像,仿佛被何物抽取了大半。”

    “想来是昨日强行悟出剑意,又全力刺出一剑,导致你魂力也被强行抽去的缘故。如今你这发丝枯黄便是魂力骤减的体现,之后还会逐渐变白。”

    玄正想到徒弟在不久之后便会华发丛生,心中不由酸楚,悔恨自己当时没有及时出手制止。

    宁晓闻言也有些失落,自己如今修道刚刚小有成就,魂力便去了大半,以后的路,怕是不好走了。顿了顿,宁晓问出了最大的担忧:

    “师父,魂力骤减可会断了弟子道途?”

    玄正叹道:

    “此事自然会有一些影响的,你刚晋入实丹,理当蕴养魂魄,为凝成元神奠基。魂力充盈之时,蕴养魂魄的过程也不会太久。”

    “只是你魂力骤减,当先把魂力补全,再蕴养魂魄,不然便会影响元神底蕴。这样下来,你怕是要多蹉跎几年了。”

    宁晓听到还有机会补全魂力,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不过是再多等几年而已。安慰道:

    “师父,既然弟子这伤势有复原的机会,您也不要再自责。不过是多蹉跎几年,弟子还是等得起的。更何况弟子修道至今,靠着那口仙酒走了捷径,已是快了几年,只不过是走回原处罢了。”

    宁晓有自己的思考,自己不过是悟得了一道剑意,定然不会让自己有这么大的后遗症。因此,定是有其它事物的影响——神农送的金色“礼包”。

    但这事儿牵扯实在太大,宁晓也不敢告知玄正。

    玄正也知道事已发生,怎么补救才是最重要的。法力夹杂着一丝元神之力透入宁晓脑海,先帮宁晓止住了疼痛。

    宁晓感到脑中一阵清凉,之后头也不再疼痛,不由欣喜道:

    “多谢师父为弟子止疼!”

    “无需多礼,正阴你暂且不要太过耗费心神,等待为师与你师叔商量出补全魂力之法,你便需更加用功了。”

    玄正一脸严肃的提醒着宁晓,心中也是有些不愤于造化弄人。正阴的每一分努力他都看在眼里,七年的光阴,正阴都是实实在在的修炼过来的。

    白日里有师父教导法术,师叔进行剑术喂招;到了夜里便打坐修炼,有时还到山林之中练习法术,天不亮便已经将所有剑法都练了一遍。

    以正阴这努力的势头,再加上其高绝的资质,百年登仙也不是不可能的。

    奈何、奈何啊!

    “唉,造化弄人啊……”

    玄正叹了一句,便回房去思考对策了,虽然玄偏还未归来,但先开个头也是好的。

    对于要蹉跎几年岁月这件事,宁晓肯定是心有怨怼的,就像是辛辛苦苦写完的文档由于电脑死机而消失一般。但又无可奈何,这能继续埋头苦干。

    ‘这滋味儿,当真不好受啊’

    宁晓心情郁结,坐在凉亭中,为自己泡了一杯茶,无所事事的盯着杯中茶叶的翻滚。

    茶水渐凉,茶叶浮的浮,沉的沉。

    宁晓突的笑道:

    “呵,不过是多了一件琐事而已,人生起起伏伏的才有些乐趣,这一路走来,我都快忘记摔跤的滋味了。我宁晓今后是身登九天、是石沉大海,可还说不定呢?”

    “再说了,这波也不亏,剑意可是个好东西啊。”

    宁晓两指并拢成剑,心神凝聚,剑指之上逐渐出现一抹晶莹剔透的红芒,似有血光流转。宁晓略带痴迷的看着红芒,只觉得心中杀意突的升腾起来,心道不妙,赶忙散去了剑指。

    感觉自己的脑袋又有些隐隐作痛。

    宁晓心道自己可不是一个嗜杀之人,这剑意怎么就这么邪乎呢?看来还是自己道心不够坚定,之后补全魂力的时间正好可以好好磨砺一下。

    规划好了今后的努力方向,宁晓拿起发簪,将道髻重新盘好。清光剑出窍,继续演练剑法。

    这么久以来,宁晓也发现了一个小诀窍,那就是在心烦意乱,心绪不宁之时练剑。练剑之时,所有的念头都会渐渐消去,逐渐变得一片空灵。

    ……

    小城里的香花楼中,穿着与平日不相符合的白色书生装的玄偏一脸正色的看着面前花枝招展的姑娘们,沉声道:

    “我们还是好聚好散吧。实不相瞒,这次来这里,只因在下家中长辈催促得紧,今后我们怕是再难相见了。”

    此时的玄偏身着白色书生服,手持一柄空白扇面的折扇,一脸深情,还不时的唉声叹气,仿佛愧对姑娘们一样。

    那些姑娘们自然是玄偏这几年来的相好们,各个都是姿色不差之人。见玄偏要离开了,自然不舍,这可是大金主啊。姑娘们俱是娇声道:

    “岑郎~”

    “人家舍不得你嘛~”

    岑道缘,是玄偏自己起的名字,玄正俗名也姓岑,叫岑海楼。

    玄偏捂着耳朵,以前还没发现这女人杀伤力这么大,自己差点就把持不住留下来了。

    玄偏心一狠断了那念想,法力运转,换回了在小苍山的装束,严肃道:

    “看到了?我可是修道之人,求你们别再让我动凡心了。昨天我可是被师侄打了一顿,再这么醉生梦死下去,我连我师侄都打不过了。”

    说完便从身后的包袱中取出了一些珠宝首饰以及金锭银锭,放到桌上,道:

    “这些俗物对我也无用,你们就拿去分了吧,有了这些,是走是留你们就自己决定吧。”

    姑娘们有些正惊叹于玄偏的“美貌”,有些则震惊于玄偏会法术,都是愣愣的看着玄偏。不得不说,一身黑色道袍,青丝随意披散再加上面容完美的玄偏可是很有杀伤力的。

    姑娘们见到这么多金银财宝,更是心花怒放。毕竟如果不是被迫,谁又愿活得如此低贱,有了这些钱财,就能赎回自由身,从此不做风尘之人。

    姑娘们心中感动,个个都哭花了妆容,对着玄偏一阵道谢。

    人群中,不只是谁先说了一句:

    “奴家愿随岑郎修道,只求岑郎不要抛弃奴家~”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