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活在神话中 五四 迷梦

时间:2018-07-12作者:悬天月

    宁晓倒下,玄偏下意识的接住他,可宁晓的清光剑还插在玄偏的肩头,疼的他龇牙咧嘴。玄偏立马将清光剑给取了下来,又是飚出了片片飞红。

    玄偏一脸心疼的将空中的血液聚成一团,再按回肩头,心想这可是仙酒所化,可不能浪费了。

    玄偏看着怀中抱着的宁晓,一脸惊奇,喃喃道:

    “后生可畏,当真是后生可畏啊!”

    玄偏陷入了对自身极大的怀疑之中,第二次、这是第二次在教宁晓的时候翻车了!记得上次也是跟宁晓对练,结果被其斩断了鬓发,这一次更惨,直接被捅了一剑,失血量极大……

    ‘难道我,真的是个弱鸡元神?’

    这时,玄正也从惊愕中回过神来,起身过来探了下宁晓的脉搏,察觉其并无大碍之后也长舒一口气。然后对玄偏责怪道:

    “师弟,方才你可是用了惑心术?正阴那话杀意浓重,可不像是对你说的。这样算来,你这伤也是活该。”

    玄正虽是疑问,但神情却很笃定,这种法术他自己也会,玄偏动用自然瞒不过他。

    玄偏裂了咧嘴,苦笑道:

    “我只是想用惑心术引动他内心的渴求,哪知道他心里杀意这么重啊……唉,这次又被他给胜了一次,我这师叔在这小子心中怕是没有什么分量了。”

    宁晓那最后可是把他给吓着了,剑身上带着一层蒙蒙剑意,轻易的就刺穿了玄偏营造出来的幻境。

    自己那时候不知怎么的竟然顿了一下,要不是最后强行扭转身子,被剑穿过的就不是他的肩膀了。

    “玄正,说起来你领悟剑意的时候多少岁了?这小子被我误打误撞的悟了一道剑意,可是比你这当师父的强多了。”

    玄偏用肩膀顶了一下玄正,牵扯到了伤势,刚想笑却又被痛的龇牙咧嘴,样子很是怪异。

    玄正看玄偏的怪样子,难得看玄偏吃瘪,笑道:

    “正阴是我弟子,资质高绝我自然高兴。师弟就不用挤兑我了,你还是安心养伤,这道剑意可不是那么容易祛除的。”

    玄偏也感到了伤口处的一阵刺痛,仿佛附骨之疽一般萦绕不去,伤口也没有愈合的迹象。若只是平常的剑伤,以玄偏的道行早就恢复如初了。将宁晓递给玄正,玄偏就回自己房间去了,不想让玄正看到自己疗伤的模样。

    ……

    无垠星空之中,几个庞大的身影正在斗法,挥手之间道则飞舞,引得众多星辰随之一阵摇曳不定。道则碰撞之间,引起虚空粉碎,周遭的星辰连坠落的机会都没有,直接爆碎。

    只是场面太过绚烂,里面的面孔以及人物的特征,宁晓都看不清楚。

    偶有鲜血洒落在星辰之上,较大星辰上面变得坑坑洼洼,较小的星辰却承受不住,直直坠向大地。

    宁晓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充斥着震撼与向往,这才是真正的大神通者,捉星拿月,挥手生灭由心。

    只是,自己不是在与师叔练剑么?怎会来到这里?

    眼前的画面一直重复放映,而且没有声音。宁晓看了几遍之后也就厌烦了,但宁晓就算闭上了眼睛也没用,也知道是在识海,这画面直接出现在心神之间,却是抵抗不了的。

    宁晓心中也猜测到了,至今能进自己识海,还这么粗暴的人就只有那个神农。这画面估计就是神农送自己的“礼包”搞的鬼了。

    就只有这循环播放功能么?宁晓只感觉神农扔了一个垃圾给他。

    或许是感知到了宁晓心中的烦闷,那个金色“礼包”也停止了播放,宁晓眼前又是一黑……

    “我特么……”

    第二日,宁晓醒来觉得脑子都要炸掉了,头痛欲裂,不由的呻吟出声。揉了揉脑袋,强忍下头疼,宁晓感受着身体状况,体内法力静静流淌,金丹也无声旋转着,已经恢复充盈。除了手臂还有一些酸软之外,身上也无大碍。抬眼看了下窗外,已是天明。

    宁晓觉得,之前自己睡着之后都是有所进步且神清气爽的,比如那口仙酒、上次斩断师叔鬓发的那一剑。但这次,却痛入骨髓。

    宁晓回忆着自己与玄偏最后的对战,那时候的自己可真是疯魔了,完全失去了平常的心态,还出现了幻觉。

    ‘最后应该是自己胜了吧’

    想到了自己最后刺了玄偏一剑,宁晓立马起身,急急忙忙的向着玄偏的房间跑去,害怕自己把师叔伤透了。

    院子里,玄正看到宁晓扶着脑袋一脸匆忙的跑向玄偏的房间,提醒道:

    “正阴,你师叔早已出门,要是找他的话得等他回来。”

    宁晓不放心玄偏,问道:

    “师父,师叔的伤势没有大碍吧,弟子一时失手险些酿成大祸……”

    玄正笑道:

    “师弟的伤昨晚就痊愈了,不然怎会今天就跑出去?你这是关心则乱,他乃是元神,怎会被你重伤?”

    玄正说错了一点,玄偏是真的被“重伤”了,心灵受到了深刻的打击。

    宁晓只得作罢,捂着头走到了玄正面前,苦恼道:

    “师父,弟子脑袋疼的要命,能否为弟子缓一缓?”

    玄正面色一奇,疑惑道:

    “昨日我见你晕倒,特意探查了你之伤势,也只是身体过负,随手就治了一下,也没感知到灵魂有所损伤啊?”

    顿了顿,玄正若有所思道:

    “难道,是师弟引你强行悟出剑意带来的后遗症?你过来,为师帮你治疗一下。”

    听玄正的话,宁晓心里一喜,自己竟然领悟了剑意!那这头疼也算是值了呀!

    宁晓坐到了玄正身边,将头伸到玄正身前,又想起了自己的疑惑,询问道:

    “师父,弟子昨天与师叔斗剑之时,竟然看到了圆觉!之后弟子神智也不清了,怒意勃发之下只知道对其发起进攻,直到倒下。弟子……这是出现心魔了么?”

    宁晓一阵忐忑,若是出现了心魔,那自己这修炼进度又得先放下一段时间,先把那玩意儿除掉再说。

    玄正将手放到宁晓额头,摇头笑道:

    “你昨日虽状若疯魔,但也是事出有因的。师弟他见你只差一点便能剑道大进,便以惑心术勾动你之心神,连你佩戴的暖玉都瞒了过去。”

    暖玉便是静幽在华山时送的见面礼,宁晓自回来之后便一直戴在脖子上,以避开心魔。

    对静幽,宁晓还是分得清楚的,恩是恩仇是仇。上次算计他们之仇,宁晓会报的。

    静幽这般精于算计之人,让宁晓见识到了什么叫人心诡谲。从见到玄偏的第一面就开始算计,利用送宁晓礼物之事引起众修的不满,以至于后面杀机尽显时,基本没人帮玄偏说话。而他只是用一块暖玉,再动动嘴皮子就能轻易得到小苍山。

    知道了是玄偏施法,宁晓也放下了心,恍然道:

    “我就说嘛,心魔这等事物怎么会来得如此突然,原来是师叔……”

    “咦?!”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