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活在神话中 四九 秋梧

时间:2018-07-12作者:悬天月

    对于筠簪抛过来的法器,宁晓当然是利索的接了过来,这明显是个好东西,不要白不要。

    “这画舫只需注入法力便可运使,可渡江过海,亦可凌虚御空。速度不比我剑盾之法慢多少,正阴你可以用许久了。”

    筠簪见宁晓收起了法器,也解释这它的功效,还是很强大的。

    “以前我还想着乘它遨游天地,可惜现在做了掌门,也就用不上了。倒是便宜了你小子,当初为了做这画舫,我可是找师妹取了不少枝叶的。”

    “筠簪道友,这……”

    玄正想说,这礼有些贵重,当时正阴又没受伤,不值得。

    哪知筠簪却打断道:

    “玄正道友无需多言,我筠簪不喜欠人人情,东西已经送出,也无收回的道理。今日事了,他日有缘再聚!”

    说完,筠簪拱手一礼,化作一道剑光头也不回的离去了。那样子,像是生怕玄正追上去,把画舫还给她一般。

    “玄正,不就一件法器么?至于这么万般推辞嘛?你看看宁小子,全身上下就一件清光剑勉强入得了眼,我苍木派再穷也不能穷徒弟不是?”

    见玄正还真有追上去的想法,玄偏出言阻止道。

    刚才玄偏就想说话了,只是筠簪这外人在这里,终究不好说出口。更何况,明心仙人那待客之道让他也有些不待见竹海的人。

    玄偏表示不想跟她们说话。

    宁晓得了好处,自然不会轻易放手,连忙将手中的小船收起,一脸警惕的看着玄正。

    玄正无奈,只得作罢,继续御着云往小苍山飞去。

    ……

    小苍山,虽然玄正他们离开了好几日,但也没发生什么变故,依旧是那一副安宁静谧的样子。

    宁晓看着小苍山,只感到一阵亲切。竹海虽美,但也是别人家的,在那里总有种寄人篱下、仰人鼻息之感。而小苍山风景虽不如竹海经营日久,但终究是自己的地盘,在这里宁晓也更加自由。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说的就是这种心理。

    一落地,宁晓就取出了小船,向其中注入法力,掷到道观前的空地上。

    小船渐渐增大,慢慢变成一艘画舫的模样。在路上宁晓就一直在打量着画舫,只觉得做工精致,画舫里的陈设也雅致,怎么看都觉得舒服。若是叫宁晓或者玄正来摆设,定是摆不出来的。

    “嘿嘿,宁小子,这次你那一剑挨得值了,赚了个这么漂亮的画舫。以后你乘着这船到外面一转,说不定许多女修都会跟你……”

    玄偏注意顾及玄正在,也就没点破,只是对宁晓一阵挤眉弄眼,那意思“你懂的”。

    “师弟,慎言!”

    玄正对玄偏眼神警告。

    “正阴,你也进里面去熟悉一下,筠簪道友对你可是不差。”

    宁晓没管玄偏的调笑,点了点头,腿一屈便跳上了画舫,进画舫里面欣赏其中陈设。却见正中央的桌子上横放着一柄连鞘长剑,旁边还放着一封书信,上书“玄正道友启”。

    宁晓估计是筠簪前辈留下的,没有怠慢,连忙取了剑,带着信封就下了船。

    “师父,这是筠簪前辈留下的,因该是给您的。”

    宁晓将长剑以及信封都给了玄正,等着看戏。筠簪前辈有什么话,还不能明着说?非要给师父留书信?

    “赶紧拆开看看,哈哈,想不到筠簪还好这口,玄正你的英雄救美很成功嘛。”

    见玄偏也跟着起哄,玄正也不好一个人悄悄看,值得拆开信封,突的想起了什么,对宁晓、玄偏告诫道:

    “我与筠簪道友乃是君子之交,并无男女之情,但信中若有隐秘,你等不得外传。”

    说完便看起了信件。

    “玄正道友,此剑乃是筠簪早年所得,名曰秋梧,并非竹海之物,今日赠与道友,以报答道友救命之恩。几日论道下来,筠簪也知道友剑道高深,也有苍木剑这等法宝傍身,但法剑怎有金铁所铸之剑锋利?”

    “勿怪筠簪将其藏于画舫之中,筠簪知道,若是当面相赠,道友定会拒绝,只好出此下策了。也不要来竹海将宝剑还我,若是师叔知了此事定会对我有所责罚。”

    “也勿怪此礼太重,难不成我竹海一干人等的性命还抵不过去去一件死物么?”

    “道友今后若是来竹海做客,筠簪自当欢迎,若是来竹海还东西,休怪筠簪翻脸无情。此剑祭练法门是……”

    “此剑为证,我等情谊长存。”

    玄正看完,摇头苦笑道:

    “筠簪道友心细,连我诸多反应都给猜到了,看来这剑是还不回去了。”

    玄偏则有些失望,他还以为两人当真是擦出了火花,还要信笺传情呢。听到玄正的话,一把夺过秋梧剑,握着剑柄将剑拔了出来。

    剑出鞘,自有一股锋芒露出,却在转瞬之间内敛起来,剑身两指宽,是一柄细剑。剑光似一泓秋水,并不耀眼,反倒令人赏心悦目。

    玄偏轻轻挥舞了两下,也觉得手感、质量相当称手,笑道:

    “还?为什么要还?此等利器正好可以给你添加一大助力,苍木剑也正好可以交给我使用。再说了,筠簪道友偿还了恩情,你又得了一件称手兵器,我也可以使用苍木剑,三全其美嘛。何乐而不为呢?”

    玄正无言,算是默认了,毕竟自己跟师弟都缺少法宝。总不能一柄苍木剑,两兄弟轮着用吧?

    打架的时候,玄正先用苍木剑放个法术,再交给玄偏放法术?那样实在太心酸。

    宁晓在一边感慨,筠簪前辈可真是阔气,法宝、法器送出来都不带眨眼的,堪称富婆。当然,以前送仙酒送异果的三圣公主就更不用说了,那是神豪。

    难不成,修士的世界里,女修都这么阔的么?

    之后,宁晓也体验了一把仙船的滋味,真别说,这可比一个人御剑在天上傻乎乎的飞有档次多了。也从其中知道了画舫的名字——“彩云追月”,极有意境的名字。

    画舫虽好,但也没有修为道行重要,宁晓在玩耍了一番之后,收起彩云追月回到了观中。

    庭院里,玄正与玄偏又在日常吵嘴,宁晓一进门就听到了玄偏的声音。

    “玄正,我想把道号给改了,玄偏这个道号不能体现出我的半分风采,上次筠簪异样的眼光我受不了了。”

    玄正自然拒绝了,摇头道:

    “师弟,道号是你自己起的,为兄也早已刻到门派谱上,万万不可更改了。再说了,道号只是外物,道行方为根本,师弟又何必执着呢?”

    对于自己的道号,宁晓也表示很想改一下,正一听起来多有档次,正阴可就差多了。

    但宁晓知道,师父一定不会改的,他对于这方面有这非同一般的坚定。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