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活在神话中 四八 灵清

时间:2018-07-12作者:悬天月

    第七日,筠簪所说的竹海前辈也回来了,一位早在百年前就已经得道的仙人。也是一个女冠,道号明心,是筠簪的师叔。

    也怪不得筠簪会如此有自信,有仙人在后面撑腰,那些元神境的和尚再怎么人多势众,也不是是组团送人头而已。

    明心仙人回归竹海,玄正等人自然是受到了接见。不过,明心仙人也只是礼节性的表达了感谢之意,却也没有像筠簪那样热情,也不乏自夸竹海底蕴深厚等话。

    玄正有自知之明,现在他们苍木派虽然还算一个门派,但上面没有长辈照拂,下面的弟子也只有宁晓一人,与那些散修也是无异。因此,还不足以让明心仙人正眼相看,但心中总有些不平。

    当然,明心仙人一回归,玄正他们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自然向筠簪她们辞行。

    ……

    竹海中的一条小溪旁边,宁晓和灵清相邻坐在岩石上,静静的看着溪水欢跃,俱是沉默不语。

    两人之间,离愁渐渐扬起。

    宁晓见灵清一直沉默着,知道她脸皮薄,只得先开口道:

    “灵清师妹,这条小溪很清澈啊,你看,这里面的游鱼都能看得清晰。我记得你跟我说过这小溪的名字,叫什么来着?”

    “师兄叫我师妹便是,何必那么生分?至于条小溪的名字,师妹不信你记不住。”

    灵清说着,也不面向宁晓,但那一股子幽怨是怎么也藏不住的。

    宁晓挠挠脸,区区一个地名,不说他如今已是金丹修士,就是个凡人也能记住。

    小溪名叫月溪,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每到月光洒落之时,小溪总会收敛月光,一眼看去就像一条散发着白月光的缎带一般。并且这异像到了无光之夜更是鲜明耀眼,只是这几天晚上都是月明星稀之夜,宁晓也无缘得见那更美之景。

    灵清在前几天的夜里,将宁晓从修炼中强拉出来,专程欣赏这月溪美景。

    宁晓笑着解释道:

    “哈哈,师妹说笑了。师兄也是头一次在白天来这里,一时之间记不起来而已,这月溪可是让我印象深刻的地方啊。”

    灵清又是沉默着,气氛一阵沉凝。

    见此,宁晓问道:

    “不知师妹叫我到这里,所为何事?”

    “没事就不能叫师兄出来了么?”

    灵清回了一句,接着闷闷的问道:

    “明心师祖回来了,想必,师兄也快要离开竹海了吧?”

    宁晓点点头,道: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竹海已不需我师父他们的帮助,我们自然要离开了。更何况,我们离开山门也有近十日了,也该回去了。”

    灵清知道宁晓要离开,也更知道自己留不住他,正是因此才有些闷闷不乐。

    “那……师兄可知师妹的心、心意?”灵清心中忐忑,颤声道。

    “师妹的心意,我自然是知道的。”

    灵清闻言,心中一喜,又觉得宁晓可恨,明知她的心意,却还一直端着架子,要让她这女孩子先开口。

    “但是,师兄觉得,我们是真不合适。我们才相识几日,彼此之间也不甚熟悉,有怎能轻许一生呢?更何况,筠竹前辈她们也是不会同意的。我苍木派已是名存实亡,她们又怎会让你跟我受苦?”

    灵清转头急道:“可是,只要我们两人相互有意就好啊,师父她们不同意,我们私奔就是!”

    宁晓摇头,说道:

    “师妹慎言,师长于我等恩重如山,又怎能说抛弃就抛弃?我辈修道之人只需一心向道便可,花时间在这情情爱爱之上,不值得。”

    灵清身子如遭雷击,全身仿佛失去了力量,双手抱着膝头,脑袋埋进了臂弯,无声的哭了起来。

    宁晓看灵清的样子,心里如释重负,哭出来了就好,也就不会做什么傻事了。

    虽然有前世观念的影响,但宁晓一直是个保守的人。对灵清,他是真的没有什么男女之间的心思,就像一个比较相熟的朋友一样,也不想只图一时之爽,误了人家的终身。要是想爽,早跟玄偏去青楼了。

    少女情怀总是诗,宁晓对灵清虽有怜惜,但感情不是说有就有的,强扭的瓜不甜。

    ……

    隔日,宁晓一行人告别了明心仙人等人之后,就离开了竹海。

    宁晓没有看到灵清,许是还在伤心之中。昨天灵清大哭了一场,宁晓没有安慰她,只是在一边等着灵清哭完,之后才将哭得眼睛都有些红肿的灵清送回了她的房间。当然,宁晓只是送到了门外,没进灵清的房间。

    即使是这样,宁晓也能察觉出筠竹前辈以及灵清师姐妹的眼光隐隐带着积分仇视,筠簪前辈反倒有些欣赏,放佛对宁晓的识趣欣赏。

    之前灵清和宁晓两人举止都未有丝毫逾越,灵清也没什么异常的情绪,其他人只当是两人友情深厚。

    但是昨天灵清哭肿了眼睛可是瞒不住的,估计早就被她师长姐妹给“审”出了真正的情况。

    ‘看来,这下估计得当一个负心薄幸的反面教材了。’

    宁晓心中自嘲,但也没什么别样的情绪,甚至觉得有自己这个反面教材也好,省的那些“傻”姑娘以后被人给骗了。

    不是宁晓对女孩子有偏见,只是觉得她们不该轻易的把心交给男人,那样不值得。

    在途中,却听见后边有人呼喊着玄正的名字,转身一看却是筠簪,连忙停下了云朵。

    宁晓他们也不是很赶时间,就没有使用遁术,只是御云赶路而已,速度也不是很快,因此筠簪赶上来也不稀奇。

    只是奇怪的是,为何筠簪会赶上来。

    见玄正他们停下,筠簪也赶了上来,笑道:

    “玄正道友,我师叔她性子较冷,还请不要见怪。”

    却是先为自家师叔致歉。

    玄正摆手道:

    “不敢不敢,明心仙人是我等前辈,有些气场还是好的,玄正还要多谢道友这几日的盛情招待呢。”

    玄正还是心有怨怼,自己好心相助,明心一回来装高冷不说,还有些瞧不起他们,玄正脾气再好也是有几分火气的。

    筠簪知道玄正不好受,但这也不是她能控制的,当时传讯,能最快赶回来的也只有明心师叔了。明心师叔什么都好,就是有些高傲,不善于交际,很容易引起误会。

    筠簪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深黄小船,通体由竹子打造,像是画舫,递到了玄正身前,歉声道:

    “玄正道友,此物是我闲事炼制的一个小玩意,还请你收下,当做你救我的报答。”

    玄正不收,拒绝道:“筠簪道友,你这几日盛情招待,还赠予许多竹果美酒,已是报答了恩情,我是不能再收下的。”

    筠簪将小船抛到了宁晓的怀里,说道:

    “这只是一件法器而已,道友无需在意,你若是不要,我就送给正阴了。就当那天我劈他一剑的歉礼。”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