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活在神话中 四七 竹居

时间:2018-07-12作者:悬天月

    玄正闻言,脸上感动的神情一僵,旋即化作面无表情,双手扶住玄偏的肩膀,将其按回原位。

    “师弟,你也变了,你以前说话不会如此拐弯抹角的。为兄坦白便是,此次出山,只因心中放不下你与正阴,才一路跟随。正阴还好,虽然修为略低,但不是那种爱惹事的人。”

    “为兄只怕你心高气傲,招惹了麻烦。”

    玄偏脸一板,正要生气,未等玄偏开口,玄正就起身一礼,诚声道:

    “确实为兄错怪了师弟,当时你带着正阴离开之时,为兄还是很庆幸的,毕竟师弟你已经有所成长了。”

    “为兄在这里向你真诚的致歉,请求师弟原谅。”

    玄偏道:“那仙酒你给不给我?不给我就不接受了。”

    “那东西最终还是要留给你的,今后我身殒便给你。”玄正一脸平静,对于身死人手也无太大波动。

    玄偏最见不得玄正来这套,挥手不耐烦道:

    “行了行了,我不要了行吧,别说这些难听的话了。”

    说完便起身离开了竹舍。

    见玄偏“落败”,玄正微微一笑,补刀道:

    “师弟慢走,为兄就不送了。”

    ……

    清晨,宁晓盘膝坐在房间里的床上,行功一夜,只觉得丹田法力充盈,连那还有些虚幻的虚丹都凝实了许多。其中竹海特有的竹果起到了极大作用。

    他们各自回到了竹舍后,离天明本就没有多久,因此宁晓也没请玄正教他另外的法术。

    耳边传来了一阵鸟鸣之声,宁晓起身打开窗户,眼前却出现了一幅他从未见过的美景。

    这片竹海比起昨晚又是不同,竹叶尖儿上,露珠摇摇欲坠,不见鸟儿的身影,却听到其悦耳之音。竹林间飘荡着清晨的雾气,氤氲缥缈,其中不时还有竹海女修的身影走过,若隐若现,恍若仙境。

    宁晓心中不由赞叹竹海女修的好福气,门中除了筠簪、筠竹前辈的照顾,还有更老辈的大能罩着,生活无忧。生活也是在如此仙境,怪不得各个都水灵得很。

    昨晚借着上竹果的机会,宁晓可是记住了那些女修的样貌的,各个都跟小仙女儿一样。再加上几分远离尘世的缥缈之意,凡间怕是少有男人不动心。

    欣赏了竹海美景,宁晓心中到没有羡慕,要说景色,他小苍山也不差。四时之景不同,平日里要是感觉疲累,宁晓就会御剑到山中转悠,虽有猛兽,但也无虞。

    “哒哒”

    门口传来轻柔的敲门声,这方式宁晓不甚熟悉,想来应该是竹海之人。

    宁晓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白色道袍的女冠,面容精致,明眸善睐,嘴角含笑。

    见宁晓开门,女冠迫不及待道:“正阴师兄,我刚才看你窗户打开了,就知道你醒了。”

    说着,女冠将手里端着的盘子抬高一点,道:

    “这是师伯嘱咐我给你送过来的竹果,师伯最是善解人意,师兄你是有口福了。”

    这女冠是昨晚扶着筠竹的竹海弟子,也是领着宁晓到竹舍的人,昨晚在闲聊之时,两人也是互通了名字。至于她口中的师伯,自然是筠簪了。

    如今也是快要凝成虚丹了,故称宁晓为师兄。

    女冠道号灵清,俗名叶矜儿。

    不过,灵清都以道号相称了,宁晓自然不会叫她的俗名。

    “灵清师妹,这怕是不好吧,无功不受禄。再说,我昨晚吃的竹果已经够了。”

    灵清有些生气,这竹果可是养颜的好东西,还能增益法力,这师兄就是榆木脑袋,嗔道:

    “我家师伯叫你收着就收着,难道还会害了你不成?”

    说着灵清将盘子往宁晓怀里一送,宁晓只好接下,慌忙中两人手指相触,灵清连忙收回,俏脸微红,低头道:

    “竹果已经送到了,师兄请自便吧,灵清先告退了。”

    也不等宁晓答话,转身就跑了出去,转眼就消失在了雾霭之中,引得雾气一阵动荡。

    宁晓也压下心中的一阵悸动,端着竹果就回了房间。

    宁晓心里也是感叹自己这体质还真是敏感,被人轻轻一撩就有些把持不住了,看来还得继续修炼,沉静心智,下次就不会这般连话都说不出了。

    若是被玄偏知道了宁晓的想法,一定会嗤之以鼻,又是一个修炼修傻了的木脑壳,活该当童男。

    ……

    灵清一直往自己房间里跑,她熟悉路途,因此也没有被氤氲之息拖慢脚步,却冷不丁的撞到了一个人。

    灵清抬眼一看是自家师父,连忙道:“师父,是徒儿莽撞了,对不起。”

    筠竹看灵清一脸绯红之色,还以为徒弟是受了委屈,怒道:“清儿可是受到了委屈?不慌,师父给你做主!”

    筠竹本就是个冰美人,带着薄怒的声音更是带着几分凛寒。

    灵清被筠簪叫去给宁晓送竹果的事,筠竹自然是知道的,现在看灵清的样子,莫不是被欺负了?

    “想来玄正、玄偏道友都是有道之士,不想他们弟子却是如此龌龊不堪。定要让那登徒子付出代价。”

    筠竹说完就拖着灵清向前走去,要向玄正他们讨个说法。

    灵清哪能眼看着师父误会?连忙挣脱了师父的手,急道:

    “师父,您误会了,正阴师兄没有做出不轨之事!弟子,弟子只是……”

    筠竹一心向道,对于灵清这种女孩子心思也不甚理解,疑惑道:

    “只是什么?既然没被欺负,那你怎么还生气?”

    灵清气苦,师父怎么就不懂人家呢?

    “哎呀,师父您就别管啦。反正正阴师兄人挺好的,是个……是个正人君子。”

    灵清眼睛一转,说道:“弟子还要修炼呢,先走啦。师父再见!”

    又是风风火火地跑向了氤氲深处。

    筠竹猜不透徒弟的心思,既然她自己都说没事了,那就是真没事了,也就放下了。

    之后六天,苍木派一行人也就安心的在竹海留了下来,玄正每日都与筠簪坐而论道,玄偏整日喝酒,宁晓在修炼之余也被灵清热情的拉去欣赏她们竹海的风光。

    时间一长,宁晓也是发现了灵清的情意,但宁晓却不能接受。

    宁晓觉得,几天的时间怎么可能有多深的感情?兴许只是青春的悸动而已,前世宁晓见的不要太多。

    更何况,看筠簪她们的样子,也不像是会将弟子交给他的。虽然玄正他们对竹海有恩,但也不会赔上弟子的幸福来报恩。

    更何况,与苍木派的光杆不同,竹海可是有长辈护持的,底蕴比之苍木派可是要深厚许多。

    因此,宁晓与灵清一直是发乎情止乎礼,未尝有丝毫逾越。筠簪她们见宁晓有分寸,也放心的让他们相处。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