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活在神话中 四六 暂住

时间:2018-07-12作者:悬天月

    筠簪说着便是起身一礼,表达对玄正、玄偏的谢意,筠竹也是紧随其后,向二人行礼。

    玄正双手虚托,将筠簪扶了起来,玄偏也有样学样,扶起了筠竹。

    玄正一脸正色,道:

    “二位道友,不必行如此大礼,大家同是道门中人,你等有难,我自然不能视而不见。更何况我苍木派与佛门更是有深仇大恨,能杀秃驴,对我们也是一件快意之事。”

    还有一件事,玄正没提起,就是这件事估计就是因他们而起的,竹海也是受了无妄之灾。

    若不是玄偏劫走圆觉并留下静幽这个名字,那了静和尚也不会想着联络群僧,攻打千寒山。也就不会有好色僧带人进犯竹海了。

    事情已经发生,就算是说出来也没有了意义,只会破坏几人友情。

    筠簪闻言,惊讶道:“苍木派!?可是十八年前一夜之间消失不见的苍木派?”

    苍木派旧址离竹海也不是很远,一两天的行程就能到达,当年苍木派被灭也是轰动一时的大事件,引得各派掌门都纷纷唤回了正在云游四方师门前辈。

    从那之后,佛门一些寺庙被攻打了许多次,气焰也收敛了许多。

    见打服了佛门,一些前辈也继续了云游生活,一些仍然留在门派,护卫其中。

    显然,竹海这边的师门前辈都走了个精光,只剩下筠簪、筠竹两个元神驻守山门。

    玄正见筠簪提起此事,心头也隐隐一痛,尽管过去十八年了,如今也看开了许多。但玄正终究还是不能正视它,不愿回想那个血色的夜。

    见玄正脸色异常,筠簪自知失言,连忙道歉:

    “抱歉,玄正道友,筠簪失言了。当年竹海与贵派还是有些交情的,但毕竟贵派事发突然,再去支援已是来不及了,当年家师还愧疚许久。”

    “只是不想苍木派还有弟子存留,还是两个元神,若是道友师长知道,必定会很欣慰。”

    筠竹也出言道:“当年木通前辈来竹海做客时,我还见过的。”

    “世事难料啊……”

    玄正苦涩一笑,摇头不语。

    玄偏脸色也不好看,自己跟玄正的记忆是相同的,当年的事情也让他心中深埋恨意——他本就是以那股恨意为根基化出来的。

    玄偏不由怒声道:

    “哼,等我修炼成仙,那些狗屁秃驴一个也跑不了,都得死!这个仇,我玄偏一定会讨回来的!”

    “师弟,你说的对,这笔债我们师兄弟定要讨回来。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而已。”

    玄正说着,瞥了一眼身后正啃着竹果,一脸沉醉之色的宁晓,心里默默加了一句‘至少等正阴成长起来’。

    场面一下沉默了下来,连啃着竹果的宁晓都发觉不对,停了下来。苍木的师兄弟两人沉浸回忆,竹海的师姐妹也没有打扰。

    不知过了多久,玄正出言道:

    “此番那些秃驴空手而归,定不会死心。更何况了静也是身死,那好色僧必会聚集更多秃驴,不知接下来道友又该如何?”

    筠簪笑道:“若是只有我与师妹两人能战,我们可能会撤离这里。不过刚才我已经向师门前辈发出讯息,想来她们过不了几日就能回来。”

    筠簪也看得透彻,注定打不过的战斗,再怎么坚持也是毫无意义的。实在不行,放弃这块竹海,撤退保全传承是必须的。

    说到这儿,筠簪有些不好意思道:“所以这几日时间,还请道友暂住竹海,以防那贼子再来进犯。这也是筠簪请道友来竹海的原因之一。”

    “筠簪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不过还请道友放心,此事之后筠簪必有厚礼酬谢,必不叫道友浪费时间。”

    一边的筠竹也是出声道:“筠竹也恳请两位道友暂住几日,在我师长归来之前,助我们师姐妹一臂之力。”

    玄正也知道此时筠簪、筠竹二人都有不小的伤势,若是现在自己一走了之,难保不会被那些秃驴趁机偷袭。而且这事还是因他而起,他自然不能放手不管。

    “贫道这几日也无事,帮二位道友护法一番也无事。竹海既与我苍木有旧,报酬就无需再提了,省的落了下乘。”

    “你说是么?师弟?”

    玄正看着玄偏一改之前豪气畅饮,小口抿着竹叶青的玄偏,见其沉迷其中,不由提醒道。

    “是是是,就该这么来。只要筠簪道友你们备上好酒,我玄偏绝无异议。”

    玄偏其实并不在乎这几天是不是帮人打白工,在哪儿不是过啊,更何况竹海美酒、美人都不缺,在这里过得舒坦啊。

    “既然如此,筠簪就先谢过二位道友了。”

    筠簪见大事敲定,也放下了心,又是向苍木派三人介绍着竹海特色,也算是宾主尽欢。

    ……

    竹海,一间竹舍内,玄正、玄偏相对而坐,中间只隔了一方矮桌。

    这竹舍就是竹海的客房了,其中布置简约,正中摆放有一方矮桌,矮桌上还放置有一副杯盏。几个蒲团在矮桌之下,用时自可取出,床铺等事物在内屋,用具也是齐全。

    从窗户向外望去,只见一片翠绿竹林与飘来的阵阵竹香。

    此时,玄偏问道:

    “玄正,你还没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你不是不喜到处走动么?我可不信你是出来随意散步,就遇到了我们的。呵呵,那可真是太巧了!”

    玄偏一早就想问出来,只是碍于筠簪她们这些外人都在,也不好直接问出来。现在两人独处,自然要一吐为快了。

    玄正笑容一僵,他还以为玄偏要跟他讨论竹海之事,结果是这一出。

    玄正眼神左右游移不定,迟疑道:“师弟,为兄只是……放心不下你们,出来寻你们之时,恰好遇到筠簪道友的事,之后你就知道了,兄还真没跟踪你们啊。”

    “呵呵,玄正你变化大的嘛,以前都不怎么说谎的哈。不过你哪来的自信以为能骗过我的?”

    说着,玄偏上身往前探出,一手撑住矮桌,一手却一把抓住了玄正的胡子,微微用力,玄正便自然的也往前探出了身子。

    两人脸庞挨近,鼻息都能互相感知。玄偏看着面色依旧平静,眼睛却一直胡乱转动的玄正,知道他心里慌得一比,心中高兴,脸上却不懂声色。

    玄偏沉声道:

    “玄正,我玄偏一直敬佩你,把你当我师兄,我一直以为你是信任我的。但是,你却抛弃了我对你的信任,怀疑我的能力!”

    两人挨得近,玄正能看到玄偏眼中闪烁的水光,听到这里,感动道:

    “师弟,是为兄的错,不该怀疑……”

    玄正的话还没讲完,便被玄偏打断道:

    “是,你有错!你的怀疑让师弟我的心受到了很大的痛苦!”

    玄偏顿了顿,仿佛正在压抑内心痛苦:

    “这痛苦,非仙酒不能止!玄正,你,懂了么?”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