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活在神话中 三四 手到

时间:2018-07-12作者:悬天月

    玄偏冷哼一声:“宁小子,以后你再不信我,师叔我可就真不管你了。”

    宁晓笑道:“只怪刚才师叔来得突然,师侄被吓到了从而错怪了师叔,还请师叔原谅。”

    玄偏无言,若是玄正知道了自己差点让宁晓练岔气,定是要被训上一顿,只能敷衍过去:“赶紧的,回忆起那和尚的样貌,我也记下来。”

    宁晓放开了心神,努力回想着那个和尚的样貌。

    玄偏也把右掌贴到宁晓的额头上,元神之力沿着手掌,进入宁晓的回忆中。不一会儿,玄偏就收功了,脸上露出不屑,道:“看着就一副肠肥脑满的样子,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还装什么高僧,我呸。”

    看样子,玄偏是成功了。

    宁晓闻言也深有同感,当时宁晓怀疑和尚的原因之一就在于这一点,印象太差。那和尚到村里吃了不少的粮食,虽然只是素食,但量太大,还好是分摊的,不然一家人承担也有些吃力。

    最让宁晓觉得无耻的是,那和尚竟然收下了村里人送的银钱,跟前世某些“高僧”相似度太高。因此,宁晓不得不疑。

    见玄偏记下了样貌,宁晓躬身一礼,诚恳道:“师叔,此事就拜托您了。此仇若报,师侄定当全力报答师叔大恩。”

    玄偏笑道:“好说好说,你若要要报恩的话,就多做几道菜,给师叔我接风洗尘就是。”

    “有何不可?”宁晓自然是一口答应。

    玄偏见宁晓答应,也不再耽搁,对玄正、宁晓道:“玄正,宁小子,我先去了,你们就安心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说罢,玄偏也不升起云头,只是一转身,便消失在两人面前。

    宁晓向玄正疑惑道:“师父,不知师叔用的是何种法术,他平时不是御云便是直接凌空飞渡么?”

    宁晓也知道门中法术众多,要是都学完的话,自己怕是要皓首穷经,只能跟着师父的教程走。况且自己接触法术也不过几天,还耽搁了一年的学习时间,自然不知道玄偏用的什么法术。

    玄正笑道:“师弟他该是用的小五行遁术,速度极快,为师也不知他是何时练成。不过看他如此着急,你的仇事当是无虞的。”

    就跟玄偏不知道玄正剑道高绝一样,对于玄偏的许多事情,玄正已经很久都没探知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相互留下余地,是一种尊重。

    小五行遁术,宁晓也是知道的,苍木派收藏的天罡三十六法虽有不全,但也是有个三分之一的。

    玄正很早就将各个法术都给介绍了一遍,大、小五行遁术属于五行大遁这一妙法,练成之后可在五行中自由穿行。前者需要先天五行之体方可成就,后者只需根据自身所占五行便可。

    入门了这么久,宁晓也是知道了,这所谓的天罡三十六法以及地煞七十二术,跟他一开始想象的天罡三十六变、地煞七十二变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前者是道门许多门派都有收集的法术,只是大多是简化版,或者直接就不全了。而后者则是变化之术,用来躲避灾劫的神术,不可轻传。两者自然不可混为一谈。

    宁晓恍然道:“师叔以仙酒凝体,应该是水遁?”

    玄正微笑,摇头道:“五行之妙可不止于此,师弟或许是水遁,但也可能不是。正阴,你待学的还多,切不可松懈。”

    “弟子谨记。”

    玄偏已走,玄正再留下来也无用,便道:“夜已深,正阴你便歇息吧,安心等你师叔的好消息,为师先回房了。”

    说罢,玄正便迈着步子离开了。

    “师父慢走。”

    送走了师父,宁晓也是回床上继续打坐了。只是,一想到杀父仇人的头颅即将被师叔带回来,宁晓心中便有些激荡,如此一来宁晓也是长久不能入定。

    宁晓起身,在房间里踱步,心中期待着玄偏的归来。

    只是这事情总得有个过程,宁晓再怎么着急也是无用,反正有玄偏出手,定是成功的,没见玄正都一脸自信么?

    宁晓踱步许久,心都不能静下来,反而愈加急切,无意间瞥到桌上的清光剑,念头一起,取剑步于庭院,准备练剑。

    宁晓有一年接触清光剑了,也有一年没练过剑法了,因此他先是静立沉吟,回忆剑法种种要诀。其后,忽的拔剑、起手、出剑,长剑舞动,月光照耀之下,仿佛平地卷起一条银龙,不时之间还有剑气翻涌。

    『还好,没有退步。』宁晓心想。

    剑气斩出,将要触碰到庭院草木之时,便会被无形之力抹去,仿佛从未出现。宁晓自然也注意到了这点,知道是师父在帮忙,剑势持续上扬,愈加放开,剑光与剑影交互闪烁,庭院也明暗交替。

    初时练剑,宁晓还有些心烦意乱,不是想着玄偏回来,就是想到大仇得报后自己要做的,各种念头纷至沓来。

    在渐入佳境之后,宁晓满脑子只剩下各种剑招,再之后,连剑招都不再剩下,只剩下对那和尚的杀意。身随剑转,剑随意动,剑气的锋芒,更甚了。

    房中,玄正感知到了宁晓愈加勃发的杀意,心中一叹,正阴平日里一副平淡开朗的模样,心中却深埋仇恨,以致杀意如此浓厚。

    玄正心念一动,剑意泄出一丝,院中宁晓身子一顿,眼中酸涩,心里一阵悲凄,心中本是杀意萦绕,却不知悲从何起。

    宁晓正疑惑建,师父的声音传来:“正阴,为师知你心中之苦,然剑之一道,被仇恨蒙蔽双眼,若导致邪魔入体,不可取也。”

    宁晓一惊,知道自己刚才出了一些问题,若不是师父打断,继续连下去怕是要疯。向着玄正的屋子行礼道:

    “多谢师父阻止,不然弟子危矣。”

    “无妨,保持本心即可,有为师看顾,你可放手而为。”玄正声音平淡,却有着不移的坚定与自信。

    有了教训的宁晓从新开始,只是不再像上次那么冲动,心静如水,一招一式皆与平常速度无异。

    ……

    不说宁晓练剑如何,玄偏以小五行遁术离开小苍山之后,便径直向着宁晓的老家去了。

    玄偏对于那什么县城一无所知,也不好意思回去问宁晓,但对于宁晓老家,玄偏还是有印象的。

    不一会儿,玄偏就到了那个小村子,此时已过夜半,村子已经静了下来,只剩下夏夜虫鸣与家畜不时的哼唧。

    玄偏径直到了村长的家里,此时刘老爷子跟老伴儿睡得正香。玄偏也就没横生枝节地叫醒两人,故技重施,像对宁晓那般套出了那小禅寺的方位,再潜入其记忆,将那和尚的形象进行对比,确认无误之后便走了。

    只是手段就没对宁晓那般温柔,刘村长之后不免会头疼个好几天。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