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活在神话中 十三 快活

时间:2018-07-12作者:悬天月

    付了钱,别过了烧饼大叔,宁晓拿着烧饼边吃边欣赏着漂亮的花灯、美女。

    对于刚才烧饼大叔的小聪明,宁晓也没有点破,要不是别有用心,谁会无缘无故的怼你?

    生活不易,人艰不拆嘛,苦日子谁没过过啊。

    不过,宁晓这一看,发现这些美女还真是不赖诶。

    宁晓看着一个拿着小团扇,和一边侍女轻声细语的漂亮女子,一路走走停停,打量着路边的花灯,黛眉轻蹙,似是在猜上面的灯谜。

    宁晓修道至今也算是小有成就,目力也是非凡,看着那个美女眼睛明亮,倒映着灯会中的星点火光,就像是——画中人。

    宁晓觉得,这灯会自己是真的没白来,想想前世不知看过多少“完美无瑕”的女孩子,但是跟眼前这女子比起来可就差得太远了。

    宁晓被她吸引得舍不得挪开眼睛,反正无事,多看几眼也是好的。

    就这样,宁晓随着她们走走歇歇,跟了一路,估计那对主仆也是忍不住了,忽的转过身来,那侍女怒道:“喂!小道士,你烧饼都凉了!还不舍的吃么?”

    那漂亮的女子也面带薄怒的看着他,这一瞬间,宁晓觉得自己成为了周围众人的焦点。

    事实也是如此,对于这种大美女,出现在灯会上时,她自身就是那一盏最明亮的花灯,明里暗里不知聚集了多少的目光。

    只是像宁晓这么过分的却也没有,大家都是“婉约派”,她们这一转身向宁晓生气,宁晓自然成了焦点人物。不过这几十个人还吓不到宁晓,他好歹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

    “呃,是小道孟浪了。”宁晓拱手一礼,先向人家道歉才是真的:“刚才那个烧饼大叔说这饼凉的好吃,小道就信了,多谢姑娘提醒了。”

    闻言,四周爆发了一阵笑声,那漂亮女子也是莞尔一笑,然后用扇子掩着嘴,人群中有人问道:“你这小道长怎么这么笨呢?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了?”

    “可能是小道读书少,脑子还有些本吧。”宁晓一本正经,也在偷瞄那女子的如花笑靥。不过被这么多人盯着,宁晓总是不自在。

    “那什么,这饼凉了,小道还赶着吃饼呢,就不打扰了。”说罢,宁晓转身就跑了。

    只留下哄笑的人群和那两个笑着悄然离去的主仆。

    宁晓走在街上有些百无聊赖,离了那个女子,这灯会他也觉得失去了一大半颜色。倒不是对那美女有什么惦记,宁晓只是觉得那也是一道风景线,不过都是对方生命里的一个过客而已。

    宁晓忽然想到自己和玄偏师叔好像没有约定好碰面的地点,拍了下额头,自己还得去找师叔。

    ……

    在一间名叫香花楼的阁楼前,宁晓有些无奈。刚才他从最开始两人分开的地方找起,一路上询问摊主,最终指向了这间镇子的销金窟。

    这师叔是真的浪啊,自己一大把年纪了,还想着到这地方过夜,他老人家真受得了么。

    怪不得,一进城他就这么兴奋,还迫不及待的赶走了宁晓。

    宁晓开始还看玄偏对花灯着迷,以为玄偏是要逛灯会呢,哪知道这师叔现在不简单了,故弄玄虚都会用了。

    第二天,宁晓听到了门外的敲门声,起身开门,玄偏一脸春风的站在门口,眉宇间那股子满足怎么也掩饰不住。

    “师叔昨天可是休息好了?想不到啊,师叔可真是老当益壮。”宁晓讥讽着玄偏,这也是宁晓第一次对玄偏脸色看。

    “咳咳,不要声张嘛,师叔我难得出来一次,不体会人间百味怎么能算圆满呢?”玄偏自己做了亏心事儿,自然不会太过硬气,再说了,玄偏昨晚已经爽够了,不在乎宁晓的嘲讽。

    昨天宁晓知道了玄偏进了那香花楼,他自然不会进去打扰玄偏的好事,也没兴趣进那种地方去泄掉元阳。

    宁晓先是找了一间客栈,然后再托了小厮给玄偏带了口信,让他第二天来寻他。

    将玄偏迎进了房间,宁晓又问道:“师叔,你昨晚做那事时,师父他就没有一点反应?”

    宁晓可是知道师父的谨慎,虽藏于识海深处,但对于外界也时常关注着,绝不会容许玄偏乱搞的。他倒是有些期待师父突然占据身体时一脸懵比的场景。

    “嘿嘿,玄正那牛鼻子上次算计我,我怎么能不算计回来?放心,我昨天以秘法屏蔽了他的感知,他绝不会发现我在快活。”

    玄偏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刻,说起话来都比平时和蔼了许多:“师侄,这件事你不说,师叔我也不说,也就这么过去了,你觉得呢?”

    又是那标准的眯眯眼,宁晓哪还懂不起玄偏的意思?自然是点头答应了下来,师父师叔这两人的恩怨,宁晓才不会掺和进去。

    “哈哈,不愧是我玄偏的好师侄,”玄偏和满意宁晓的决定,拍了拍宁晓的肩膀:“等你修成金丹,不用这元阳之后,师叔带你也去体验这人间极乐。”

    宁晓吓得身子一抖,连忙求放过,要是玄偏一人去嫖娼,玄正就算发现了也没他什么事情,顶多是教训教训玄偏。

    要是这两师叔侄结伴同行,玄正可能真的会不顾一切的清理门户。

    “师叔,你还是放过师侄吧,师侄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听到宁晓这么说,玄偏眼一瞪:“你师叔我就是个随便的人?你小子不地道,师叔有啥好事不是想着你的?”

    宁晓见玄偏这么执着,猜测玄偏是想把他变成共犯,不管是瞒玄正,还是抗罪责都容易一些。

    “师叔,昨晚的事已经过去了,我们还是专注修道便好,莫恋红尘啊。再说,今日我们不是要去那什么宴会的么?”宁晓只能揭过这事,再劝玄偏不要再“作案”了。

    玄偏不置可否,看了宁晓一眼:“也罢,你小子不领情,师叔也就不勉强你了。走,随师叔赴宴,见见各位同道。”

    “是,师叔。”

    出了客栈,玄偏就带着宁晓向着镇子外面走去,宁晓有些疑惑,这宴会不在镇子里?

    玄偏是什么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显摆的机会,嗤笑道:“你小子不会认为那宴会是在那凡俗之地吧?”

    宁晓被玄偏一怼,脑子也转了过来,只是被昨天玄偏先带到镇子上给误导了,但自己也确实不知宴会地点。

    “师叔,那宴会是在华山上么?”

    “自然,华山虽险,你师叔我自有妙法带你登山。”

    “可是,不是说不能驾云进道场么?”

    “这种也得分情况啊,榆木脑袋,不可雕也。”

    “师叔,是朽木不可雕也,您……”

    “你小子今天略顽啊,皮痒了?”

    “师侄不敢,师侄错了。”

    一路闲聊,二人飞向山腰……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