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活在神话中 十一 夜话

时间:2018-07-12作者:悬天月

    这天晚上,宁晓脚踏清光剑,正歪歪斜斜的飞在道观之外的大片空地的上空,那速度,不比正常的走路快多少。

    三个月,宁晓练了三个月的剑,勉强将玄正所收藏的剑法记全,又花了将近三天的时间练成了这御剑之法。这三天里宁晓夜以继日的练习,也算拿得出手了。

    说到这御剑之法,也是从遁法中衍化而来,此时剑修一脉虽未大兴,但这御剑之法也是早有流传。

    玄正还有不解,宁晓平常学剑虽然勤奋,却也没有太过拼命,而一到了这御剑飞行之术,宁晓就像疯了似的,练习都不带怎么歇息的,每每法力耗尽便打坐恢复。吃饭睡觉时间都不像以前那样有条不紊,仿佛像是有人在追赶,令他不得不加快速度。

    玄正作为一个本世界土生土长的修士,自然不会领略到宁晓的心意,在宁晓看来,御剑飞行才是修道之人的浪漫。

    虽然这几天修行有些疲惫,但是,宁晓心中的喜悦却是巨大的,御剑凌空,他已经做到了,仗剑诛妖邪的日子也不会太远了,『日后必要拿你这妖僧的头颅祭奠我父母』。

    清光在宁晓的御使下渐渐飞高,看着山下较远之处的辉煌灯火,宁晓豪气顿生:“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有酒乐……”

    “哈哈,好诗好诗。”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宁晓正念着诗,也被他打断。声音宁晓很是熟悉,这三个月来,每次练剑的时候,都会有这个声音在一旁挑毛病,甚至可以说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不就是自己的玄偏师叔么。

    可以说,玄偏是一个记仇的人,那次被玄正禁锢了声音之后,他是狠狠的“报复”了玄正一遍。时不时强行争夺身体的掌控权,而且还是在玄正教宁晓剑法的时候。

    有时,玄正正演练这剑法,突的身子一歪,摔在了地上。又或是手一抖,叶剑也散落一地,反正怎么让玄正出丑怎么来,极大的影响了玄正的教学质量。

    宁晓正找着玄偏的身影,冷不丁的被人拍了肩膀,身形不稳,险些摔下清光剑。连忙抓住那只手,转身定睛一看,不正是玄偏么?

    “师侄,你作的诗首诗可真是妙啊!”玄偏笑眯眯的说着,宁晓却感到有些不妙,平时玄偏都是叫宁小子的,每每叫他师侄,都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玄偏师叔过奖了,这只是师侄在学堂之时听先生吟诵过,因为写得好,师侄就记了下来。”宁晓可不敢说是自己作的,万一玄偏要宁晓再给他写出一首诗来,宁晓可没那个水平啊。

    闻言,玄偏脸上有些失望:“师叔我还准备让你再写一首孝敬师叔呢,也是,你一个乡下的放牛娃,哪懂得作诗啊。”

    宁晓也没有生气,谁知道这是不是玄偏的激将法?这玄偏师叔现在可不像刚出来时那么好糊弄了。

    “对对对,师侄就一泥腿子,就上了几年蒙学,哪能做出如此好诗。”宁晓一脸应承,玄偏也只瞥了宁晓一眼,不置可否。

    宁晓凛然,这师叔越来越厉害了呀,果然,元神真人不是凡人可以揣度的。

    “师侄可知那边这么热闹,是在作甚?”没理会宁晓的糊弄,玄偏指着那远处灯火辉煌的地界。宁晓顺着玄偏的手指看过去,虽然宁晓已经筑基,目力大增,隔得太远,却也看不清。

    搅动着脑子里的知识,宁晓也有些疑惑:“离过年还久啊,怎么会这么热闹?”

    好歹在这个世界待了近十五年了,宁晓小时候也随着父母进过县城看那元宵灯会的,虽然父母大字不识几个,但也期望宁晓在灯会能沾染一些文气,读好书当个官儿,想来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玄偏拍了下宁晓的脑子:“你是修道修傻了?虽然吾等修道之人不太注重时节,但是三圣公主娘娘诞辰可是不能忘的。”

    宁晓一脸惊讶:“三圣公主娘娘?她不是神仙么?诞辰还这么大的场面?”

    “那是凡人给她办的庙会,她也算是默认了,华山地界周边,在修的散修、门派都在明天为三圣公主娘娘开宴庆生,我苍木派自然不能缺席。听闻,三圣娘娘有时可是会出现的。”玄偏说着,一脸得色,与有荣焉。

    毕竟是见到真仙的机会啊,谁不去,谁就是傻子。

    “只是,我师父为何不去?”『他就不怕你搞事情么?』后一句宁晓只在心底默念。

    “嘿嘿,本来玄正是要去的,不过你师叔我据理力争,他自然就败退了,再说了,他又不是没去过。”宁晓可以想象玄偏指的据理力争是什么情况,要是让玄偏在身体里搞事情,那才是真的要出事了。

    想到玄偏对自己说了这些的宁晓恍然大悟,『师叔难道要带上我赴仙宴?』“哈哈,你小子不蠢嘛,师叔我明天就是带你去见见世面的。”看到了宁晓反应,玄偏笑道。

    “嘿嘿,师叔英明。”宁晓心中也有些激动,三圣娘娘啊,前世今生,听到她的故事不要太多。若是能见上一面,看看她是何等的貌美,嘿!也是不枉到这世界走一遭了。

    两人交谈渐久,宁晓也感觉自身法力快要耗尽了,便出言道:“师叔,师侄的法力不多了,要不下去说话?或者您驾个云也好啊。”

    “哼,”玄偏大袖一挥,两人脚下也出现了一片云彩,宁晓连忙将脚下的清光剑收回剑鞘,取下抱在怀里,然后随意的坐下,看着远方:“小子,你今后的道路还长着呢,你会发现,筑基、金丹、甚至是元神,都不过是仙道之始。”

    “唉,要是我成了仙,就帮你和玄正报仇,到时候,我当玄正的师兄也不是不可能的。”宁晓暗道果然,师叔的风格怎么可能说变就变,还是对于师兄的位置恋恋不忘。

    不敢接下这个话题,宁晓吱声:“师叔,师父都活了这么久了,难道都没有一个道友的么?”

    “哼,”玄偏一脸不屑,嘴角一撇:“就他那个性子,哪里还会有什么道友?以前就是在门中修炼修傻了,只知道跟师长论道论道。”

    “要是他广交好友,还不至于过得这么落魄。你那一柄清光剑,就是他这一身最好的法器了。”

    “本来还有一柄法宝级的宝剑,结果给他搞炸了,个败家玩意儿。”玄偏说起这些也是恨铁不成钢。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