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活在神话中 三 拜师

时间:2018-07-12作者:悬天月

    宁晓一脸怒容,眉目狰狞,像是要将那和尚生吞活剥一样。

    玄正老道看宁晓这样子,也是摇头叹了口气,颇为同情。他刚才看这屋子家具齐全,显然曾经是一个美满之家,只因那和尚要传道,却落得个如此地步。

    “小友何必如此悲伤,令尊乃是我救命恩人,他的仇,我不可不报。况且我苟活十多年,早晚还是要跟那佛门对上的。不多杀几个秃驴,不能平我心头之恨!”

    说的斩钉截铁。

    宁晓听闻此言,心头微微一喜,玄正老道果然跟佛门有仇,怕是还不小,不然也不能说出这种话。宁晓心中盘算着怎么某得好处,不敢对上老道的目光,生怕被老道察觉。

    压下心中窃喜,宁晓一脸悲伤的对玄正老道说到:“道长有这般心意,我替我父亲谢过了,只是,身为人子,我想亲手手刃仇人。”

    宁晓顿了顿,又道:“只是那和尚神通广大,求道长传我仙法,让我为我父亲报仇雪恨。”

    “这……”

    玄正老道有些犹豫,他此次来不过是路过此地,故地重游,顺便见救命恩人一面。哪知道恩人早已被那秃驴设计害了性命。

    见见这孩子也只为当年的照顾之恩,若是这孩子想要富贵,留几锭银子给他,也就了结了当年的缘分。怎知道这孩子这么有志向,想得仙法。

    宁晓见玄正有些犹豫,心想还得加把力,当即起身,二话不说,纳头便拜。

    玄正见宁晓这架势,哪能让他拜下,一挥拂尘,便有一股无形之力阻碍着宁晓跪下。

    “小友莫冲动,贫道至今还未收徒,也没有收徒的念想,容我考虑考虑。”

    “这么说,道长您是答应了?”宁晓当然知道机不可失,先定下名分才是真的。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宁晓说着又是要拜下去。不过有玄正的法力在,自然未成。

    “不可不可,拜师哪有这么草率的,得拜过祖师爷才行。”玄正老道也没见过宁晓这样死乞白赖的人。心也有些慌了,再加上也有了收徒的心思,也就顺着宁晓的话说了下去。

    其实,在玄正老道见到宁晓的时候就看出了宁晓根骨清奇,是个修道的好苗子。这样的苗子在大派里面算是中人之资,但也比当年玄正老道高上三分。

    他这一脉传承至今,除了开派祖师福源深厚入了仙境,后辈弟子也只是在元神境界打转,逐渐式微,一代不如一代。

    甚至,甚至连自家福地都给佛门贼秃给占了,事隔十五年,玄正每思及此都不由悲怒交加。

    宁晓在一边看着兀自陷入回忆中的玄正老道,只见他脸上神态一会儿平和,一会儿满含怒意,一会儿又似是绝望……

    “!?这是余沧海?”变脸这么快,精神有问题?

    不过,哪怕这玄正是个疯子,宁晓也是要拜师的。十几年了,除了当年那个秃驴,这是他见到的第一个最有可能拜师成功的修士。

    其实,要是没遇到这道士,宁晓甚至想长大后寻访名山大川,追寻仙道的。等他修炼有成,再回来报仇雪恨。

    宁晓的腹诽之言还真是猜对了,玄正老道早已在这十五年的煎熬中失去了道心,十五年前初涉凡尘的玄正,一夕之间,师长陨落,师兄也被秃驴打杀,自家道观福地也被建成了寺庙……

    当年就是被佛门中人打成重伤,大难不死被宁老爹救起。

    玄正这十几年只能默默地忍着,他怕死,他还想报仇,于是青丝成白发,为修炼速成,甚至修炼了几门邪功,以至于此。

    玄正老道在修行界算起来并不老,仅仅一百二十岁,而元神真人只要有避劫之术,寿元千载不在话下。

    玄正前百年于山中修道,或与师门中人坐而论道,或云游天下。悠闲而自在。

    后二十年,尝尽人间颠沛流离,世态百味。

    终于,玄正从无尽的欲念中挣脱出来,望向宁晓,‘这孩子不仅根骨上佳,心性也不错,自己终归得找一个徒弟传承道统的……也罢,收下他,教一年便留下道经,再去寻仇也不迟。’

    “你欲拜我为师,可以。明日我再来此收你为徒,今日你好好打理家中之事,当了我徒弟之后就要随我修行了。”

    玄正老道语气略有急促,说完便起身离去,不顾宁晓挽留。

    屋中只剩下宁晓一人发愣,拜师这么容易的嘛?他都准备好迎接玄正老道的考验了,结果老人家比他还‘草率’,直接就收下了他。

    其实也是宁晓想差了,他这个修道种子在大派中培养起来都能成为门派中坚力量。更别说在玄正这个现在只能算散修的道人这里了,不说成就仙境,起码能修成元神,传承道统。

    另一点就是宁老爹留下的人情在帮忙了,有点关系总比没有的好,知根知底,教的放心。

    摸不着头脑的宁晓想起玄正老道临走前的话,考虑着自己的不动产怎么分,带肯定是带不走的,只能给邻居了。

    宁晓又有些心疼,这都是自己辛辛苦苦耕作过的土地啊,但也不能就这么荒废了。还有猪和母鸡,都是他视若珍宝的,然而,都得便宜别人了。

    ……

    天刚亮,宁晓已经起了床,没有像往常一样喂鸡喂猪,他只是静静的坐在床前,看着家中的每一件物件。

    心中倒是没什么不舍,前一世已经尝过离别味,况且能令他不舍的人都躺倒了那一座低矮的坟茔中了。

    家中的事物已经处理好了,粮食分给了邻居,猪和鸡也交给了村长,鸡是托村长送给先生,顺便告诉先生自己不会再去学堂了。

    宁老爹开垦的薄田也给了邻居,换了几十文铜钱,半卖半送。不是便宜了邻居,人家这几年也是多有照顾,权当报答了。

    只有家中的钥匙还在宁晓这里,毕竟有前一世经历的宁晓对于房子总是有一种执念,不能轻舍,虽然不知道他离开后会不会有人撬门进来。

    过了一会儿,玄正老道脚步轻踩而来,依旧是那身朴素的道袍,手持拂尘,一尘不染。

    “都准备好了么?”玄正老道先开口到,“可有祭拜过父母?”在这个世界,离乡总是要告诉过父母的,玄正老道估计也是这么过来的。

    “昨日傍晚已经祭拜过了,师傅,我们走吧。”

    宁晓一脸平静。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