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初夏若雨等花开 第180章 温厉琛来了

时间:2018-07-12作者:唐思雨苏希

    温厉琛庆幸的发现自已离这个女人的家并不算远的距离,车程在十几分钟左右,他脚下的油门立即猛踩到底,黑色的轿车在车群里霸气凛然。 苏希疼得跪在地上,一时之间,竟晕得不知道要干什么,但她看灰色的地毯上,滴了一滴一滴的血,她立即慌神了,伸手抚住了伤口,疼得嘶嘶直叫。 出血了,怎么办?药箱在哪里?好像在…在电视左边的柜子里, 苏希说完,这下,她是真不敢站起身了,因为她站起来就会感觉天眩地转,所以,她就这么像个受伤的人一样,跪爬了过去。 醉酒的人,干什么,都显得笨绌了起来,苏希而且好一会儿,她忘了自已要干什么,直到低下头看见地板上一滴一滴的血,她才猛地想起要拿药箱。 该死的,在哪呢?明明就在这里…左边…说完,她又感觉不对劲,立即像个孩子似的伸出两只手。 这边是左,这边是右…原来弄错了。她翻了一个白眼,立即又爬到了真正的左边的柜子旁边,她伸手用力的拉开,明明她用了很大的劲了,为什么这柜子这么难打开? 天哪!她会不会流血过度死亡啊! 她一边急着打开柜子,一边又拉不开,最后,她只好爬到旁边,拿起纸巾快速的叠了叠遮住了出血的伤口,而她,也累死了。 甚至有些想睡觉。 笃…笃…突然门外传来了用力的敲门声,苏希迷离的眸眨了眨,错觉吗?这个时候竟然有人敲她的门。 一定是小米,一定是她吧! 小米,救命… 苏希说完,就真得晃晃荡荡的站起身,跑去开门了,她在门口的时候,又撞在了门上,她一边捂着撞到的额头,一边伸手去拉门栅。 门栅被她打开了,而她以为的小米…竟不是小米… 而是一个男人,苏希迷离的大眼睛睁大, 顺着男人那修长的没边的长腿往上看,终于…她看清楚站在门口的男人是谁了。 错觉吗?一定是错觉, 怎么会是温厉琛… 她朝门外的男人醉呼呼的说了一句,先生…你敲错门了…我不认识你。 说完,她转身就准备关门,而这时,一只大掌将门拦住,而门外的男人出迈步进来,温厉琛看着额角沾着纸巾,冒着血色,而浑身酒气的女人,他直接震惊了几秒。 这个女人刚才是率倒的声音? 喂…你不许进我家…苏希立即伸手推他,像只没有什么力量的小猫咪一样推着他出去。 温厉琛立即阴着脸扣住她的手腕,冷声道,看清楚我是谁。 疼…你是温厉琛。苏希疼得说实话,理智也回来了几分。 温厉琛看着有些混乱的大厅,又看见地毯上的血,还有那桌上乱糟糟的罐装酒瓶,这个女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温厉琛不想和一个醉酒的女人计较什么,他伸手揽着她的肩膀,把她带到沙发面前,你受伤了,坐下我看看。 苏希被他按坐在沙发上,她抬起一双迷离的水眸看着他,你…你怎么找到我家的!你跟踪我…你为什么跟踪我…你对我有意思?你喜欢我吗? 温厉琛伸手揭下她额头上随时粘着的纸巾,看着伤口虽小,但是比较深,所以,还有血珠往外冒着。 你家药箱放在哪!温厉琛拧着眉寻问她。 电视柜左边的抽屉…苏希说完,又继续追着他问,温厉琛,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来我家呢!我记得我好像没告诉你我住在哪里吧! 温厉琛没有搭理她,他走到电视柜左边的柜子拉开,从里面提了药箱出来,他放在桌上,也顺便扫过那空的酒瓶,这个女人到底受什么刺激了? 温厉琛走到她的浴室里,拿着一条毛巾,浸了温水拧干过来替她擦试伤口四周的血迹,然而,却发现苏希头仰着沙发上,竟然睡着了。 温厉琛的俊颜闪过一抹深深的气恼,却还是一手按住她的后脑勺,拿着毛巾细细的擦完她的伤口四周,用药绵止了血之后,给她拿着绑带包扎起来。 嗯…苏希舒服的低吟一声。 温厉琛见她睡着了,他伸手将她打横抱起走向她的主卧室里,把她放在床上,苏希侧过身,就睡着了。 温厉琛出来大厅,看着满室混乱,他就感觉头脑里有根神经在紧绷着,因为他的洁癖感很强,他呼了一口气,他今晚是不能离开了。 为了让他自已舒服一点,他只能自已动手收拾她乱七八糟的家了,温厉琛将深色衬衫的袖子挽起,开始收拾。 而在里面的床上,苏希早已经舒服的和周公下棋去了,却不知道天幕集团最大的老板,正在给她收拾家。 温厉琛动手能力强,半个小时之后,苏希的大厅就变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除了毛毯上的血迹他一时半会弄不掉,沙发,桌面,地板,还有她旁边东倒西歪的一些小家饰,都已经被他收拾得整齐了。 温厉琛收拾完之后,拿起桌上一个杯子在饮水机里倒了一杯冷水喝下,他呼了一口气,这才回到房间里看那个醉呼呼的女人。 苏希这会儿正睡姿不雅,原本就穿着一条优雅的裙装,这会儿,裙子不知何时推到了她的腰部,而露出了粉色的小内内… 嗯…热…好热…苏希感觉有团火在身上烧,加上她的裙子又是十分保守的领口,这是她今天回家特地选择得一款保守款裙子,在近七月的天气,她真热死了。 苏希本能的伸着手,去背后拉拉链,只是她的手一直勾不着拉链的口子,而这时,一双手十分主动的帮她拉到了她能拉到的地方。 苏希迷迷糊糊的也没有怀疑什么,她直接就拉了,虽然醉了,可是,脱衣这样本能的动作,她还是十分熟练的。 温厉琛后退两步,坐到了她房间里的一座小沙发上,他眯着眸,欣赏着床上自动脱衣的女人,当完美的身子如预期一般的出现在他的眼帘时,他深邃的眸,直接浓稠如窗外的夜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