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闪灵战尊 第808章 云盼儿被掳

时间:2018-07-12作者:神玄岳

    这一点他完全没想到,如果不是云盼儿的修为暴增,陆承枫也不会想到云盼儿拥有血脉之力。

    因为只有血脉觉醒,才有可能让修为暴增,就好比胖子的战族血脉,一旦觉醒,修为也会突破到战皇境,不过当时胖子本来就是战皇境,所有修为并没有太大的增长。

    而云盼儿的血脉力量貌似更加霸道,竟然距离灵尊境也只有一步之遥。

    甚至,陆承枫能够感觉,云盼儿的修为,还没有停止的趋势,好似还能够迈过灵宗境和灵尊境之间的那道坎。

    如果她能突破灵尊境,岂不是说明,云盼儿的血脉力量比胖子的战族血脉还要恐怖?

    陆承枫心中十分好奇,云盼儿到底蕴含的是何种血脉,他在修罗传承中,都没找到与这种血脉之力有关的信息。

    “难道是一种新的血脉?”陆承枫皱了皱眉头。

    “你们看,她要突破灵尊境了!”人群有人惊呼而出,全场倒吸口凉气。

    一日之内从一个普通人,一举突破灵尊境,她是真的要一步登天吗?

    全场寂静无声,针落可闻,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云盼儿身上。

    他们在等待奇迹的发生,一日之内突破灵宗境的事情他们虽然也没见到过,但是灵宗境修为还不足以让他们震惊。

    如果一日之内能够突破灵尊境,云盼儿之名估计也会响彻圣城和南域,甚至北玄大陆。

    陆承枫几人也静静的等待着,准备见证奇迹的诞生。

    “嗯?”突然,陆承枫眉头一挑,脸色豁然一变,一剑朝着虚空刺去。

    人群见状,不少人露出不解之色,他们还以为陆承枫准备斩杀云盼儿,不过大部分人知道,陆承枫不可能这么做。

    倒是胖子,关小祁和云溪几人瞬间回过神来,同时准备出手,只是他们身形还没动,瞬间就感受到一股可怕的禁锢之力,让他们完全动弹不得。

    陆承枫的身影也停留在高空,好似被一只大手掐住一般,一动不动,他还保持着一个出剑的动作。

    四周的武者也同样如此,连眼珠子都不能转动丝毫,只能站在原地发呆。

    呼!

    仅仅一刹那,人群又发现自己能够动了,不少人不禁贪婪的深吸了好几口气,背脊汗水滚落,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小妹!”霎时间,虚空一道怒吼之声响起,却是云溪发狂般嘶吼着。

    人群这才回过神来,放眼望去,云盼儿所在的地方空荡荡的,扫视四周,却是再也没有云盼儿的踪影。

    云盼儿凭空消失了,但谁也没有见到她是如何消失的。

    陆承枫收回修罗剑,神色难堪到了极点,刚才他之所以出手,就是发现暗中有人靠近,只是没想到,对方竟然瞬间就禁锢了他。

    不,准确的说,不止禁锢了他,而是连在场的所有人都禁锢了,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掳走云盼儿,在场的修士没有一人看清楚那人的真实面目。

    这样的实力,太可怕了,如果那人想杀他,陆承枫也根本无力反抗,想到这,陆承枫心中就一阵后怕。

    “难道是灵仙?”陆承枫心中轻语,眉头紧锁。

    想在陆承枫面前掳走云盼儿,至少普通灵尊境是做不到的,就算灵尊巅峰中的绝世强者,也难以做到悄无声息。

    如此一来,那就只有灵仙了。

    一想到刚刚有灵仙出手,陆承枫心中就极为不平静,这等神鬼莫测之能,太可怕了。

    “云盼儿呢?”关小七后知后觉,他现在才发现,云盼儿不见了踪影。

    胖子沉默不语,与陆承枫的目光碰撞了一下,最终落在发狂的云溪身上,云溪冲上云霄,俯瞰四方,然而依旧没能发现云盼儿的身影。

    “云溪,下来!”陆承枫轻喝道,他能体会云溪的心情,但是无论他如何发狂,也无能为力。

    因为没谁知道,是谁掳走了云盼儿。

    “公子,我要去找小妹,等我回来再把命交给公子!”云溪闪身出现在陆承枫面前,脸色冷峻无比。

    “去找云盼儿?你知道如何找她吗?”陆承枫皱了皱眉头,又说道:“担心则乱,你现在平静一下,随我回去,好好分析一下。”

    说到这,陆承枫看了四周一眼,他总感觉暗中有人俯视耽耽,周围的修士他倒不放在眼中,但是暗中有几股危险的气息锁定着他。

    如果不是战神武灵的警觉性很强,陆承枫也不一定发现。

    “云溪,听老三的没错!”见到云溪还准备反驳,胖子又补充了一句。

    “我们走。”陆承枫点点头,他倒不是担心云盼儿,毕竟,对方没有当场杀死她,而是掳走了她,想来短时间内不会出什么问题。

    但是,他杀死吴家家主吴圣知的事情很快就会传遍无双圣城,谁知道吴家会不会冒出几个老不死来找他报仇。

    吴家好歹也是无双圣城的豪门望族,族中有几个活化石级别的老怪物坐镇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想到这,陆承枫他们踏空而起,唯有龙舞却悄无声息的留了下来,望着陆承枫离去的背影,咬着薄薄的嘴唇道:“一我一定会让你刮目相看的!”

    陆承枫因为担心吴家报复,倒是没有注意龙舞的情况,直到飞行了三四百里,陆承枫才回过神来,看着周围众人,唯独缺了龙舞一人。

    陆承枫摇头一叹,只能祈祷龙舞无恙,虽然他没想与龙舞走到一起,但也希望龙舞平平安安。

    就当陆承枫他们往住处赶去之时,无双圣城吴家早已经混乱不堪,各大长老齐聚议事厅争论不休。

    “家主的命牌碎裂,家主十有**遇害,我吴家不可一日无主,不知各位长老有什么好主意?”其中一个黑袍老者开口道,语气有些阴阳怪气。

    “此刻应该安抚族人,而不是讨论什么家主,另外,我们应当替家主和少家主报仇。”另一个灰袍老者开口。

    “大长老说的不错,敢杀我吴家家主,就得用血来偿还,我吴家身为千年家族,怎能让人如此凌辱?现在不是讨论家主的时候。”又有一个中年男子附和灰袍老者大长老道。

    “话可不是这么说,家主和少家主的仇是得报,但家主之位才是重中之重,唯有家主才能真正的领导一个家族,我觉得二长老说的有道理。”另一个老妪支持黑袍老者二长老。

    吴家众人争论得面红耳赤,差点就要大打出手,家族大了,就不再万众同心了。

    就好比现在,吴圣知一方的人支持为他报仇,而与吴圣知生疏的吴家众人,却是觊觎吴家家主之位。

    众人一时间争论不下,吴家高层乱了,下面的人自然也就乱了。

    “大长老,想替家主报仇也没问题,你们谁想报仇,自己去就是,我们绝不阻扰。”许久,黑袍老者二长老故意提高了声音,脸上浮现着一抹笑容,好似阴谋得逞了一般。

    “你!”大长老灰袍老者气急,一时说不出话来。

    “危难之前还争论不休,成何体统!”

    就在这时,一声轻喝在大厅外响起,声音不大,却犹如一道炸雷一般,惊的所有人不敢作声。

    少顷,众人纷纷朝着大厅门口望去,不知何时,那里站着一个佝偻的老者,黝黑而又干瘪的皮肤,浑浊的眸子,只剩下皮包骨的双手负立身后,看上去十分阴森。

    “拜见老祖!”议事厅中的各大长老见状,豁然站起身来,恭敬的跪在地上,浑身战战兢兢。

    他们谁也没想到,此事竟然惊动了他们的老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