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闪灵战尊 第六百一十六章 悬丝诊脉

时间:2018-07-12作者:神玄岳

    “怎么,怕了?”华天明脸色徒然一沉,一丝丝杀气在弥漫。

    陆承枫根本没看华天明一眼,反而看着旁边的一个护卫,颐指气使道:“替我搬一条凳子过来,我就坐在这里。”

    那护卫脸色阴晴不定,华天明皱了皱眉头道:“去搬条凳子过来。”

    “是,二爷。”护卫恭敬的退去,很快就搬了一张凳子过来。

    陆承枫毫不客气的坐下,翘着二郎腿,探手间,陆承枫手中突然多出了一股丝线,一头系在自己的手指尖,另一头扔给华天明道:“把这一头系在病者的手腕上,中间悬空。”

    华天明脸色阴沉无比,不过还是没有拒绝,他很想早知道陆承枫想玩什么把戏。

    旁边的护卫冷笑不已,要是你小子过下没弄出一个名堂来,肯定会死的很惨。

    陆承枫此刻心绪十分宁静,一个个念头闪过。

    竟然连华天明这个可以追踪真气气息的人都认不出我,那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想要狠狠的敲诈你华家,自然要好好的露一手,漂亮的装一次逼,让你华家对小爷我坚信不疑才对。

    现在你们恨透了我,过下等老子悬丝诊脉看出华少飞的问题,看你们还不老老实实的跪伏在小爷脚下?

    “好了。”华天明从房间中走了出来。

    “好,我这就给他悬丝诊脉,看看什么情况,都给我安静点,不要打扰我。”陆承枫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缓缓的闭上眼睛,系在手中的丝线微微颤动着,让人看上去好像很牛逼的样子。

    华天明看着陆承枫的眸子泛着一丝冷光,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陆承枫眯着双眼,时而皱眉,时而舒展,给人一种迷茫的感觉。

    “这小白脸还真能装,年纪轻轻做什么不好,竟然来干行骗的勾当,可惜他来错地方了。”

    “是啊,今天被我废了的也有六个,他若算在我手中的话算第七个。”

    “我才废了五个,这个让给我如何?敢来我华家行骗,不杀他已经是对他最大的仁慈了。”

    不远处的几个护卫窃窃私语,看向陆承枫的眸光充满了幸灾乐祸之色,这家伙敢来这行骗,纯粹就是找死。

    “妈了个巴子,这华天明看上去还算老实,没想到这么阴险,如果老子真的没有几把刷子,还真的被你耍了。”陆承枫心中怒骂不已,把华天明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百遍。

    也就在这时,陆承枫突然睁开了双眼。

    “怎么样,阁下可看出来了?”华天明开口道,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冷光。

    “华少爷,不,华小姐血气空亏,天葵将至,可能会行动不便,我这给他开一副药方,这几天好生调理一番便可。”陆承枫淡淡道。

    “华小姐?阁下这是什么意思?”华天明脸色一沉,一股强大的气势直扑陆承枫而去。

    “这小子还真是找死,这里边哪有什么华小姐,明明只有小侯爷!”

    “这家伙不会连男女都没看清楚,就揭了告示吧。”

    一众护卫也被陆承枫的话语给震惊到了,他们看向陆承枫的目光,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我说的是与不是,阁下心里有数,告辞。”陆承枫神情冷漠,站起身来就走,心中不屑道:“以为把丝线系在一个丫鬟的手腕上,就能耍老子!”

    “哈哈!小兄弟,果然厉害。”华天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连忙拦住陆承枫的去路道:“小兄弟别生气,刚才只是在下一时兴起,想考验一下你的医术水平而已。”

    此刻华天明心中也平静,刚才听到陆承枫颐指气使的话语,他心中也极为不爽,当陆承枫把丝线给他时,他也大概猜到了什么。

    为了难为一下陆承枫,华天明并未把丝线系在华少飞手腕上,而是系在了一个丫鬟的手腕上。

    没想到还真的被陆承枫看出来了,要知道,这房间中可是阻隔了真气探查的,陆承枫不可能知道里边的一切。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证明了陆承枫的不同,悬丝诊脉竟然连男女都分辩出来了,这小子还真不是一般的了得。

    房间中,一个丫鬟脸色通红,连忙解下手中的丝线。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就是这脾气,每天只看一个人,今天是你自己浪费了机会。”陆承枫不为所动,既然要装逼,那自然要尽情的装,让自己高人一等,这样华家才可能入套。

    潜入华家可是极为危险的,陆承枫不想时时刻刻都被动,必须抓住主动权,而现在,正是一个机会。

    “呃”华天明一时语塞,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凝聚在那,在这龙皇帝都,谁不给我华天明的面子,你小子竟然敢无视我?

    自以为有点能力,就能耀武扬威了吗?

    正当华天明准备生气的时候,房间之内,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小兄弟是高人,请在华家休息一晚,明日再给小儿看病如何?”

    话音刚落,一身华服锦衣的华天宝从房间中走了出来,之前试探陆承枫也是出于他的想法。

    “抱歉,看病可以,不过在下自由惯了,待在华府实在不方便,想来华少爷的病,也不是两三天能够治好的。”陆承枫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开什么玩笑,让我留在这里,再过一天,魂变敛息术的功效一旦失去作用了,岂不是原形毕露?

    一旦住在华府,陆承枫想要离开,那可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你怎么知道少飞的病两三天治不好,你现在不是还没看吗?”华天明眸子冰冷的看着陆承枫,他还以为陆承枫早就打听到了什么呢。

    “很难吗?”陆承枫嗤之以鼻,“以华家的实力,不说八品炼药师,请几个七品炼药师应该不难吧?连七品炼药师都治不好的问题,能是两三天解决的吗?”

    陆承枫的话,让华天明哑口无言,一时间不知所措。

    “敢问小兄弟如何称呼?”华天宝突然说道。

    “玄黄。”陆承枫拱拱手道。

    “原来是玄黄药师,久仰大名。”华天宝淡淡一笑,“玄药师,要不这样,你就留在华府休息,可以随意出入,如何?”

    华天明闻言,脸上露出诧异之色,这么多年,除了华府之人外,谁能随意出入华府?他不知道华天宝为何会给陆承枫开出这样的条件。

    陆承枫皱了皱眉头,心中冷笑不已:“还久仰大名,你丫的难道还听说过玄黄这个名字吗?把我留在华府,是想监视我吧?如果不是魂变敛息术有时间限制,留下来倒也没问题。”

    “实在抱歉。”陆承枫依旧摇摇头,这让华天宝和华天明兄弟神色一凝,然而陆承枫的声音继续响起:“其实,玄某倒也不是不能看第二个人。”

    “哦?”华天宝眸光一亮,刚才陆承枫悬丝诊脉的手法也让他十分惊奇,或许这小子有手段也说不定。

    “只是我这切脉之法对我的心神损害极大,要休息一天才能完全复原。”陆承枫十分难看到。

    “天明,去取那宁神花,还有那千年紫参来,给玄药师调养心神。”华天宝毫不犹豫的开口道。

    “宁神花?”华天明瞳孔一缩,那可是八品灵药啊,价值连城不说,平常很难买到,竟然要送给这个小子?

    最主要的是,这小子明显是在故意敲诈,他这样子,哪里有心神受损的样子。

    不过看到华天宝那坚定的眸子时,华天明深吸口气道:“是,大哥。”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