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闪灵战尊 第560章 陷害陆承枫

时间:2018-07-12作者:神玄岳

    “老三,你承担的太多了!”陆承枫自以为胖子他们已经睡去,却没想到胖子一直都没睡着,一直盯着陆承枫的动静。

    “放心,以后有我们兄弟,可以替三哥承担一些。”又一道声音响起,却是看到关小祁走了过来。

    紧接着,疯狼,影封,雪玲珑,楚轻狂,楼傲天也站了起来,小冥立于影封的肩膀上,锋锐的眸子盯着远处。

    唯有北晨锋依旧躺在草地上,睡的十分深沉,那轻轻的呼噜声十分扰人雅致。

    这让胖子和关小祁他们,恨不得把北晨锋给狠狠的揍一顿。

    陆承枫离开了,他一路疾驰,目标直指迷幻林。

    两日之后,陆承枫终于抵达迷幻林,相比于两个月前,迷幻林表面上没有任何变化,冰封十几里,寒意慑人。

    不过,这寒意相比之前却是更加可怕,哪怕陆承枫是灵宗境中期,也有些承受不住一般。

    “小金,你到底怎么样呢?”陆承枫深吸口气,来到原来的那水潭所在,这里的寒意相比外边,更加可怕。

    “月神宫?这股寒意,可冰封千里,还真是傀儡兽的克星啊,千机门能够跟月神宫同归于尽,这千机门也不是一般的强大,想来如果小金无碍的话,那它或许得到了月神宫的传承,特属于魂兽的传承!”陆承枫心中暗自沉吟。

    这是他没想到的,如果把他自己所记下的那副魂纹图也算是传承的话,那这个地方,最大的两份传承,便是落在了他和小金身上。

    陆承枫坐在冰面上,静静的等待着,他的一半心神,也沉入灵海之中,继续融合红尘笑,红尘杀和天地萧杀三大武学。

    另一半心神,则是召唤出战神武灵,快速吞噬炼化这里的寒冰能量,不得不说,战神武灵也是阴暗属性的武灵,这种寒冰能量,极为契合它。

    时间幽幽而过,这一等就是四天,冰面上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唯有陆承枫坐在那,彷如成为了永恒。

    呲吟!

    突然间,一道道可怕的剑气从陆承枫身上爆发而出,犹如决定的洪水一般,席卷四面八方,冰面上碎冰横飞。

    在陆承枫的头顶,战神武灵也已经变幻成一柄三尺长的黑色长剑,散发着一股森冷,幽森,杀伐的气息,每一种气息都彷如达到了极致。

    豁然间,陆承枫突然睁开双眼,眸中迸射出两道可怕的剑芒,犹如两柄出鞘的绝世神剑般。

    呼哧!远处的一些冰雕树木,全部被斩断,切口极为平整,可想而知陆承枫眼神的凌厉。

    这眼神,除了杀伐,再无任何情感。

    如果有人见到,肯定会吓得毛骨悚然,陆承枫这眼神太可怕了,犹如死神之眼!

    他静静的坐在冰面上,周身可怕的剑气肆虐,慢慢掀起了一阵剑气风暴,风暴所过,一切都化成劫灰。

    “呲吟!”

    突然,陆承枫动了,他的眼中,迸射出现一道剑气,手中也不知何时多了一柄普通长剑,整个人依旧保持着一个出剑的动作。

    咔!突然,陆承枫脚下,传来一道微弱的声响,仔细一看,在陆承枫脚下,有一道细细的线条弥漫向前方。

    紧接着,整片冰面微微一颤,只见一道一指宽的裂缝从他脚下蔓延而开,长达数十丈。

    最诡异的是,那裂缝笔直无比,而且冰面的切口十分平整,显然是被陆承枫刚才那一剑所为。

    刚才并不是陆承枫没有出剑,而是他那一剑,快到极致,而且没有剑气,所以根本不是肉眼所能捕捉到的。

    “杀人,剑招太多没用,一招足以。”陆承枫看了看手中那柄普通的长剑,“有一种剑法,是没有人能够看得到的,因为曾经有幸目睹的人都已入土,曾经听到这句话无法细细体会,没想到重生北玄大陆,却能亲自体味一番。”

    “红尘笑,红尘杀,天地萧杀三大武学,太过拘泥于形式,不是真正的杀伐之剑,这一剑才是真正的杀人剑,而且能够随着我对杀意的理解,不断变强。”陆承枫心中自语着,随即深吸口气道:“既然如此,那此剑,就叫杀伐之剑!”

    陆承枫舍弃了三大武学,融合成一种单纯的杀伐之剑,他也没想到,这一剑对他的影响之大,而且这对于他说,绝不是结束,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咔咔咔~”

    也就在这时,前方的冰面突然传来之一阵破灭之声,密密麻麻的纹路布满四面八方。

    不多时,一股浑厚的气势从冰面下方传来,泛着金色火焰的光芒,陆承枫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容。

    古城之外,飞渡战船所在。

    火皇眺望着古城深处,眸光闪烁,眼底深处有火焰燃烧一般。

    在火皇背后,站着剑皇和花皇,两人神色也微微凝重,因为他们要等待的人也还没有出现。

    “火皇前辈,三月之期已到,我们还是先行离开吧。”突然,后方甲板上一道声音响起,开口说话的是一个断臂青年。

    火皇冷冷的扫了那断臂青年一眼,沉默不语。

    “史无法,你在古城中,可曾见过流裳?”花皇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那浑浊却又深邃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断臂青年。

    很显然,断臂青年就是史无法,史无法眸子微微一颤,好似不敢与花皇直视一般,沉吟少顷道:“见过。”

    “哦?”花皇皱眉,苍老如同枯树皮的皮肤拧到了一起。

    史无法故作深沉,脸上露出悲伤之色,道:“花皇前辈,若流裳,她,她死了!”

    “你说什么!”遽然间,花皇身上爆发出可怕的气势,那浑浊的眸子突然变得清明无比,带着一股凶光,好似要把史无法给抹杀一般。

    甲板上的武者吓得脸色发寒,感觉浑身如坠冰窖一般,甚至身上好似被无数利刃切割,全场一片死寂,针落可闻。

    许久,牙缝间才吐出一句话:“是谁?!”

    冰冷的话语回荡在空中,所有人的眸子全都盯着史无法,不少人更是露出诧异之色,他们可都知道若流裳是怎么死的。

    毕竟,当日有很多人在场,亲眼见到南宫天逸杀了若流裳,只是,史无法敢说出南宫天逸吗?

    “是,是陆承枫和楚轻狂!”史无法露出恐惧之色,吓得退后几步。

    陆承枫和楚轻狂?不少人露出惊讶之色,这史无法竟然敢陷害陆承枫和楚轻狂,而且还冒着欺骗花皇的危险,还真是好大的胆子!

    不过,他们敢怒不敢言,没有谁愿意去得罪史无法,史无法好歹也是灵宗中期,而且他背后的人可是楚家。

    “陆承枫,楚轻狂!你们还真是好狠啊,楚易峰之死与你们有关,老妪没跟你们计较,你,你们竟然敢杀我徒儿,老妪我跟你们不死不休!”花皇手中的拐杖狠狠的戳在甲板上,杀气席卷四方,一朵朵寒冰之花绽放而开,人群吓得跌坐一地。

    “史无法,若流裳真的是陆承枫杀的?”火皇眉头一拧,他不相信陆承枫会干出这事,若流裳好歹也是花皇的徒弟,至于楚轻狂,他却忽略不计了。

    “是!”史无法咬牙切齿道,他心中却是冷笑不已,“陆承枫,楚轻狂,你们是强,再强能强过花皇吗?你们死了也就罢了,如果还活着,也必然会死在花皇手上!”

    “史无法,你放屁!”

    突然,一声炸喝响起,只见一道身影艰难的走上前,人群放眼望去,却是看到,一个身穿白袍,同样只有一臂的青年走了上来。

    看到那白袍断臂青年,众人露出古怪之色,史无法断了一臂,这白袍青年怎么也断了一臂。

    (本章完)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