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闪灵战尊 第544章 若流裳的背叛

时间:2018-07-12作者:神玄岳

    伊飞陌一阵沉默,最终摇了摇头道:“罢了,我不如你!”

    “希望你说话算话,我这个人不喜欢墙头草,过下你若敢背后捅刀子,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哪怕伊三爷的面子都不管用!”陆承枫神色冰冷无比。

    伊飞陌自然知道伊三爷是谁,那就是伊云,虽然被陆承枫威胁,他心中很不爽,但是打心底里,他对陆承枫还是有些畏惧。

    “如果再进一步,或许能够与陆承枫一战,可惜。”伊飞陌心中暗想道,最终看向陆承枫点点头,道:“如果我会捅刀子,也一定会一击必中,杀了你!”

    “只要你有个这实力!”陆承枫倒是对伊飞陌有些刮目相看,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敢这样跟自己说话,倒是需要一些勇气,至少,远远不是宁川可比。

    陆承枫收敛心神,转头看向远处的若流裳道:“你呢?”

    对于若流裳,陆承枫心中多少有些反感,只是,若流裳没出手对付他,他也不好真的杀了她。

    毕竟,陆承枫还是能够看出,楚轻狂的心里,或许多多少少还有着若流裳,否则的话,以楚轻狂的性格,之前就已经足够灭了若流裳十次八次的了。

    若流裳冷哼一声,操控着几头魂雕兽朝着远处飞去。

    砰砰!

    突然,伊飞陌周身的几头魂雕兽一声炸响,无数剑气纵横,几头魂雕兽瞬间被斩杀殆尽,在伊飞陌手中,出现了几颗晶莹剔透的魂晶。

    陆承枫微微点头,伊飞陌此举,是为了消除与他之间的顾虑,因为斩杀魂雕兽,就意味着与南宫天逸为敌了。

    “伊飞陌,你会死的很惨,本帝子保证!”远处传来南宫天逸的愤怒声,敢背叛他的人,从来都只有死路一条。

    伊飞陌神情淡然,好似根本没听到南宫天逸的话语一般,静静的站在那,白衣无风自动。

    “轰!”

    一声炸响从远处传来,三道身影被一股大力掀飞,狠狠的砸在地面之上,溅起了无数尘埃。

    “好强,楚轻狂他们三人竟然被轰飞了!”人群惊呼出声,口中足以塞下一个鸭蛋,南宫天逸的实力太可怕了。

    “哈哈,楚轻狂,你也不过如此,即便你突破灵宗后期又如何!杀你,如同捏死一只蚂蚁!”南宫天逸张狂的声音响彻苍穹,久久不绝。

    “杀!”

    楚轻狂怒啸一声,浑身是血的身体从地面冲出,可怕的光芒从他身上绽放,那是凌厉的剑光!

    “剑光耀九天!”

    哪怕身体受创,他楚轻狂也无惧无畏,因为他领悟的本就是狂傲剑意,只能勇往直前,他本身就是一柄无比刚直的剑,不容弯折!

    即便相聚数百丈之远,人群也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锋锐之气。

    “来的正好,龙啸九州!”

    南宫天逸没有丝毫畏惧,龙帝剑轻轻一挥,一道龙形剑气迸射而出,随后一分为九,就九个方向杀向楚轻狂,诡异的是,九道剑气在飞行的过程中还在不断攀升,犹如潜龙出海之势,威势滔天。

    轰隆!

    两大剑招撕扯在一起,乍起了漫天剑光,四周狂风大作,一股巨大的风暴以两人为中心,朝着四周四卷而开,所过之处,一切都化成飞灰。

    砰!也就在这时,一道流光从那剑气风暴中激射而出,在地面上滑出数百米才停下来。

    “楚轻狂败了!”人群惊骇不已,那道身影,除了楚轻狂还能有谁?

    陆承枫神色凝重,眸子死死的盯着南宫天逸,心中也极为震撼南宫天逸的可怕实力。

    “死!”

    突然,一声炸喝从那剑气风暴中冲出,南宫天逸化成一道流光,倒提着龙帝剑,急速朝着楚轻狂杀去。

    “现在该我了!”一直在观战的北晨锋深吸口气,化成一道闪光朝着南宫天逸冲去。

    “我要杀的人,谁也救不了!”南宫天逸怒喝一声,意念一动,好几头魂雕兽突然动了,拦住了北晨锋的去路。

    南宫天逸嘴角露出一丝凶狠,楚轻狂,这个一直以来最接近他实力的人,如今能够杀了他,又怎么可能错过呢?

    “能够死在龙帝剑下,你也可以瞑目了!”南宫天逸彷如已经看到了楚轻狂身陨的一幕。

    楚轻狂神色冰冷的看着杀来的南宫天逸,也已经做好了绝杀一击,哪怕死,他也要南宫天逸半条命!

    噗!

    长剑入体,一道鲜血飞溅虚空,不知何时,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两人之间突然多出了一道倩影,那是一个十分瘦弱的女子。

    她用自己的后背,挡在了楚轻狂身前,口中鲜血狂喷,染红了楚轻狂的衣裳,溅了他一脸,滚烫的温度让他瞬间清醒了许多。

    “不”楚轻狂仰天怒吼,可怕的杀气从他身上绽放而出,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瞬间揽住那道倩影的腰部,同时,霸道的一剑刺向南宫天逸的手臂。

    楚轻狂愤怒的一剑,快到了极致,洞穿了南宫天逸的手臂,一道鲜血飞溅而出,南宫天逸急速朝着后方退去。

    楚轻狂没有追杀,抱着那道倩影在原地盘旋了一圈才站稳,那道倩影躺在他的怀中,满身是血。

    他带血的双手颤抖着抱着怀中之人的脸庞,两行血泪从眼中流出。

    能够让楚轻狂如此伤心痛绝的,除了若流裳还能有谁!

    虽然若流裳背叛了他,楚轻狂也对她恨之入骨,但楚轻狂心底里还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他对若流裳还有一丝情谊。

    否则的话,之前楚轻狂完全可以下杀手。

    “不要为我难过,这是我因得的报应!”若流裳口中的鲜血不断喷出,脸上露出凄然的笑容,“离开这里,南宫天逸很强,你们联合起来都不是对手,只要离开此地,他就奈何不了你们的。”

    “若流裳,你个贱人!”突然,远处传来南宫天逸的怒骂声,“如果不是本帝子,你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你竟然敢背叛本帝子!”

    此话一出,人群全都诧异的看着南宫天逸,若流裳是南宫天逸的棋子?

    “如果真是这样,那也说得通了,若流裳是南宫天逸故意安插在楚轻狂身边,陷害楚轻狂的。”

    “是啊,我就说楚轻狂中毒之后,若流裳就突然嫁给楚易峰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南宫天逸的主意,因为他想杀死楚轻狂,而且还能把若流裳安插在楚家。”

    “可惜,南宫天逸没想到楚轻狂没死,而且杀死了楚易峰,若流裳在楚家也就失去了地位,破坏了他的计划。”

    “一切的一切,或许只因为若流裳真的爱上了楚轻狂,只是她自己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而已。”

    人群有许多人很快就明白过来,心中大惊,瞬间理清楚了其中关系,对南宫天逸也更加恐惧起来。

    南宫天逸实力强大或许并不算什么,但是他的算计太可怕了。

    “既然你还想跟他一起,那就一起死吧!”南宫天逸勃然大怒,再次朝着楚轻狂冲去。

    “走,先离开这里!”陆承枫深吸口气,听到若流裳的话语,他也感觉有些不对劲。

    南宫天逸明明很强,但一开始并没有全力出手,只是让魂雕兽围攻他们,哪怕是之前与陆承枫战斗,也仅仅给人一种强出有限的感觉。

    “他是故意示敌以弱,想把我们全都留下来!”陆承枫瞬间明白过来,心中沉吟道:“一开始他以为凭借魂雕兽就能直接灭了我们,所以才没有出手,却没想到魂雕兽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强。

    而现在,魂雕兽奈何不了我们,所以他才故意给我们留个破绽,让我们怀着侥幸的心思留下来,其实,这并不是他的真正实力,到时候我们一个一个都要被磨死在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