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闪灵战尊 第四百四十四章 惩罚,面壁

时间:2018-07-12作者:神玄岳

    “老师,这酒葫芦的主人不是你的仇人?”陆承枫试探着问道。

    “不是。”北老摇摇头。

    “不是情敌?”陆承枫又问道。

    “你小子!”北老抄起混子便是一棍,“此人是我老友,这个酒葫芦,还是我送给他的。”

    “是吗?”陆承枫显然不信,如果那乞丐老头真是北老的老友,他也不会这么激动啊,至少也得是情敌才会有这样的反应才对。

    “你若不信,仔细看看这酒葫芦有什么不同的。”北老把酒葫芦扔给陆承枫道。

    陆承枫将信将疑,拿着酒葫芦左看右看,却是没有发现不同之处,倒是酒葫芦的材质,以陆承枫的眼力,竟然都看不出丝毫。

    “奥秘在里边。”北老说道。????里边?这葫芦也就这么大,里边还能有什么奥秘?

    陆承枫一脸不信,随即扒开瓶塞,朝着里边望去,一股浓浓的酒味扑面而来,下一刻,陆承枫的目光呆滞在那。

    “这?”陆承枫瞪大着双眼,好似见到鬼了一般。

    “陆承枫,怎么了?”火皇疑惑道,走到陆承枫拿起酒葫芦打量起来,只是当他看到酒葫芦里边的一切时,火皇也不淡定了,惊讶道:“这小小酒葫芦竟然是一件不凡的魂兵?”

    “魂兵吗?”陆承枫摇摇头,他却看到了更多,酒葫芦里边布满了神秘的纹路,这明显是魂纹啊。

    最主要的是,这酒葫芦一巴掌就握的过来,但是里边的空间确实浩瀚无比,足足有数十米方圆的空间。

    数十米方圆的空间,哪怕六品,甚至七品乾坤戒里边的空间也没有这么大。

    “这是魂雕师的杰作!”陆承枫心中肯定道。

    只是想起乞丐老头醉翁的话时,陆承枫嘴角一抽,那老家伙就让自己把酒装满这葫芦,这得装多少酒啊。

    而且,还要与冰火蛇鳞酒差不多,陆承枫一时半会怎么可能弄这么多酒。

    “现在知道为师没骗你了吧。”北老淡淡一笑道。

    “老师,这酒葫芦是你的杰作?”陆承枫眸光闪动,深吸口气道。

    “算是吧,闲假之余的一件小作品。”北老淡淡一笑,难掩他的得意之色,“现在你应该相信为师了吧。”

    “自然相信老师,只是,醉翁他老人家让我装满酒再去南门口找他,我现在去哪里弄这么多酒啊。”陆承枫苦涩一笑道。

    “醉翁?这老小子还真是喜欢卖弄,他既然要你装满酒,自然有他的意思,你尽管给他弄一壶好酒就是了。”北老淡淡一笑,突然诡异的消失在原地,好似从来没有出现一般。

    “弄一壶酒,这么大一壶,怎么弄啊。”陆承枫一脸苦笑,他心中也莫名的诧异,看来,那醉翁的身份怕也是不简单。

    连火皇都对北老恭敬有加,毫无疑问,醉翁也是一个老怪物。

    “陆承枫小子,只要你治好我的问题,这一壶酒,我替你搞定。”火皇突然咧嘴一笑。

    “真的?”陆承枫眸光一亮,对于他来说,弄满酒葫芦很难,但是对于火皇来说,却是不难。

    “真的!”火皇点点头,只要能够治好自己的问题,弄一些天材地宝还不容易?

    “就凭你这句话,我奋尽全力,也让你突破灵尊境界。”陆承枫拍了拍火皇的肩膀道。

    “灵尊?”火皇瞳孔一缩,浑身剧烈颤抖起来。

    停留在这么多年,突破灵宗桎梏,迈入灵尊境界,火皇做梦都在想,如今陆承枫这么说,这让火皇如何不激动。

    “我只是给你一个契机,至于能不能领悟意志,就靠你自己了。”陆承枫笑着点点头道。

    当夜,陆承枫便待在北老的院落中给火皇治病,火皇的病早就解决的差不多了,只是陆承枫故意拖着而已。

    今日,火皇承诺愿意给他弄满一壶酒,陆承枫自然不再保留。

    仅仅三个时辰,火皇体内的火毒和寒毒全都被抽取一空,火皇感觉浑身舒爽,四周的天地灵气滚滚而入。

    院落中掀起了一阵飓风,大片竹子被吹倒,小院落也惊呼毁灭。

    “火皇师兄,你最好把这院落还原,要不然,呵呵。”陆承枫留下一句话便离开了院落。

    火皇看了眼狼藉的院落,心中怒骂道:“这小子,故意在陷害我!”

    “不过还真的感谢他,我早已触摸到了一丝意志,得立刻回去才行,这里过几日再来跟北老赔罪。”虽然被陆承枫陷害,但是火皇却生不起气来。

    他多年的桎梏有种要捅破的感觉,隐隐有种要突破灵尊境界的趋势。

    一旦成为灵尊,放眼大沥帝朝,也绝对是屈指可数的强者。

    陆承枫离开院落,径直赶往灵殿而去。

    一座宫殿之中,项荣来回踱步,脸上尽是焦急之色,之前他前往内院寻找火皇,然而根本没见到火皇的踪影。

    陆承枫被严长老带去那么久,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严长老可是出了名的严厉,他可不会顾及陆承枫的身份和天赋,只要陆承枫犯了错,免不了一顿重罚。

    而陆承枫可是杀了帝盟三十八个学员,这早已轰动武灵学院了,所有人都在等着陆承枫的死讯。

    “不行,我得想方设法去一趟刑殿,一定要替陆承枫求情,以他的天赋,不应该死在这里,哪怕是舍弃这大长老的身份,也要保陆承枫不死。”项荣深吸口气,好似做了一个决定。

    “项老,在想什么呢?”突然,门口传来一道声音。

    “谁?!”项荣正在怒头上,哪里有什么好语气,只是当他看到门口那道身影时,瞬间呆滞在那里,颤声道:“陆承枫?!”

    “不是我又是谁?”陆承枫古怪的看着项荣,心中却是微微感动,项荣之前自语的话,他都听到了。

    “你没事?”项荣一个箭步来到陆承枫面前,仔细打量着陆承枫,却是没有发现任何受伤的样子。

    他不是被严长老带走了吗,怎么可能毫发无损?

    “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陆承枫呵呵一笑。

    “不像。”项荣不假思索的道,“严长老这么好说话了?怎么没有难为你?”

    陆承枫可是杀了帝盟三十八人啊,怎么可能完好无损的回来?

    即便不死也要脱层皮吧,可陆承枫却是一阵风轻云淡的样子,哪里像是被严长老带走的样子。

    “严长老为人耿直,因为是帝盟的人出手杀我再先,他早已在暗中看到了这一切,所以我就无罪释放了。”陆承枫轻描淡写道。

    项荣嘴角一抽,虽然陆承枫说的轻巧,但他知道,这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

    就算帝盟出手再先,你直接杀了三十八人,这已经是死罪了。

    “就没有一丁点惩罚?”项荣问道,心中还是有些不安。

    “项老,你巴不得小子出点事情不成?”陆承枫打趣道。

    “你这混小子,说的什么混账话,你不知道,我这一整天都惴惴不安吗?”项荣温怒道,但是却没有任何发脾气的意思。

    见到陆承枫无恙,反而松了口气,又道:“难道刑殿没有对你有任何惩罚?快说出来,我替你想办法。”

    陆承枫感觉心中一暖,故作深沉道:“惩罚自然是有的。”

    “什么惩罚?”项荣连忙问道。

    “去无剑崖面壁半月,哎,以后半个月就不能离开无剑崖了,一点自由都没有。”陆承枫叹了一口气。

    面壁半月?仅仅只是面壁半个月?

    “你小子!”项荣恨不得把陆承枫抽一顿,这小子太欠揍了,害得我担心了这么久。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