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闪灵战尊 第394章 炼药师比斗

时间:2018-07-12作者:神玄岳

    “小弟眼力有限啊,这里东西太多,眼都看花了,这令牌暂时放在老哥这,要是买下那青色石狮,到时记得替我领一下,回头我给你魂石。”陆承枫打了个哈哈,“三爷,向老,祝你们旗开得胜啊。”

    “陆兄,我能不能留下来?”关小祁看了一旁的伊芊灵一眼,眼中尽是恳求之色。

    “三爷这不是还能带一个随从吗,你应该求三爷才对。”陆承枫撇了撇嘴,这家伙有了老婆不要兄弟,真正的重色轻友啊。

    “三叔?”关小祁咧嘴一笑道,连称呼都变了。

    “随便你。”伊云被关小祁逗得哭笑不得,这小子果然是在打芊灵的注意啊,而且还如此明目张胆。

    伊芊灵脸色微微一红,低着脑袋不说话。

    “芊灵,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突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金袍青年走了过来。

    在金袍青年身后,还跟着一个灰袍老者,灰袍老者见到陆承枫的那一刹那,眸光一亮,连忙走了过来。

    “师尊。”伊芊灵听到这声音,突然抬头,不过他的目光却是落在灰袍老者身上,连忙叫道。

    见到灰袍老者快速走来,伊芊灵浑身微颤,好似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您可是陆大师?”灰袍老者直接忽略了伊芊灵,走到陆承枫面前,小心翼翼的问道。

    金袍青年皱了皱眉头,打量了陆承枫几眼,自己师尊可是七品炼药师啊,竟然对一个小辈如此客气?

    虽然成为六品炼药师,可以称为大师,但是以自己师尊的地位,根本没必要如此。

    “师尊,你认识陆大师?”倒是伊芊灵眸中闪过一丝异色。

    “我是认识陆大师,不过陆大师不认识我。”灰袍老者苦笑道,眸子却是看向陆承枫。

    “这位前辈认识在下?”陆承枫意外的看着灰袍老者,自己对这个老头可没有什么印象,而且,我什么时候成为大师了?

    “这声前辈,黎御可担当不起,陆大师可是连奚老都对您推崇备至啊。”灰袍老者笑道,语气中尽是佩服之色。

    “奚老?”陆承枫脑海中瞬间想起那鹤发童颜的老者,“前辈真是捧杀在下了。”

    “师尊,他这么年轻,奚老怎么可能对他推崇备至?”金袍青年诧异道。

    一旁的伊芊灵眼珠转动着,她也很不服气,奚老是谁,那可是炼药师中的泰斗,怎么可能如此看重一个小辈。

    虽然伊云说陆承枫是六品炼药师,但是伊芊灵心里是不信的,只是顾忌伊云的面子,也不好说什么。

    “住口,还懂不懂规矩!”黎御狠狠的瞪了金袍青年一眼,金袍青年顿时不敢说话了,黎御又道:“陆大师,小徒不懂规矩,还望莫怪。”

    “无碍。”陆承枫摆摆手,这点小事他自然没必要生气。

    “有些人,自以为有点投机取巧的本事,就敢自称大师,真是可笑。”就在这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目光纷纷落在一个青袍老者身上,陆承枫自然是一眼认出了老头,正是当初被他赶走的安药皇。

    “有些人连投机取巧的本事都没有,不也自称药皇吗?”陆承枫淡淡道。

    “小子,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还没等陆承枫开口,安药皇身后的两个男子便怒气冲冲的瞪着陆承枫。

    伊芊灵和金袍青年傻眼了,那可是安药皇啊,陆承枫竟然敢这么跟他说话,这不是找死吗?

    黎御倒是脸色平静,他从其他炼药师口中,也知道了安药皇和陆承枫之间有点小恩怨。

    “哦,不好意思,我没认出来,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安药皇来了。”陆承枫故作惊讶,目光落在安药皇身上。

    不过那眸子却是没有丝毫敬意,反而有着一丝不屑。

    不管安药皇的炼药造诣多么厉害,一个不懂得虚心求教的人,陆承枫是不会去尊敬他的。

    因为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他尊重。

    听到陆承枫的话,安药皇面红耳赤,他堂堂七品顶阶炼药师,连火皇的问题都看不出来,倒是萧凡,仅仅通过观察就看出来了,高下立判。

    只是,他一直不认为自己会不如一个年轻小辈,见到陆承枫,免不了打击一番。

    “小子,别以为被奚老夸奖了一下,就目中无人,老朽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饭还多。”安药皇面色冷然道。

    “那不也是白吃了?”陆承枫耸耸肩,一脸不以为意道。

    “你!”安药皇气急,“小子,今日我就让你明白,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好怕啊!”陆承枫故作害怕的退后两步,“安药皇不会是想欺负我这个晚辈吧,你吃的盐可比我吃的米饭还多呢。”

    安药皇愤怒无比,差点一口老血喷出,陆承枫竟然原封不动的把话还给了他。

    “三爷,这是怎么回事,陆老弟怎么跟安药皇扛上了?”文坊主诧异的看着陆承枫,聚音成线问道。

    伊云苦涩一笑,把当日的事情跟文坊主简单的说了一遍,文坊主傻眼了,他只知道火皇看重了陆承枫,哪里知道,中间还有这些事情。

    伊芊灵和金袍青年呆如木鸡,安药皇,可是离火帝都除了奚老之外,炼药术最厉害,名望最响亮的人了。

    你陆承枫又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跟安药皇这么说话。

    这里的动静,也吸引了四周许多武者的围观,实在是安药皇的名声太响亮了,那可是连帝族和三大家族都要小心对待的人物啊。

    “小辈,别说老朽欺负你,你敢不敢跟老朽的徒弟比一比?”安药皇冷冷的看着陆承枫道。

    “哦?比什么?”陆承枫也突然来了兴趣,这珍奇大会是在太枯燥无趣了,正好找点有趣的事情做。

    “辨药,炼药,治病!”安药皇不假思索的说道。

    这三项是炼药师最基本的能力,寻常炼药师比斗,也都是这三项。

    “可以。”陆承枫笑了笑,这三项也是他最擅长的。

    “小子,你敢在我师尊面前大放厥词,今日我要你输的再也抬不起头来。”安药皇背后的一个中年男子恶狠狠的道。

    “是吗?那怎样才叫输的抬不起头来呢?”陆承枫意味深长的一笑。

    “辨药,炼药,治病,三局两胜,谁若输了,从今往后,不得再踏入炼药师一途,在场所有人都可以作证。”中年男子冷笑道。

    安澜!”安药皇沉喝道,脸色微微一沉,虽然他对他的徒弟十分自信,但是陆承枫也是诡异都很,万一输了呢?

    “这样赌是不是赌得太大了?”陆承枫也被中年男子安澜的狠辣给震惊到了,这人还真是不留余地的断自己后路啊。

    “怎么,你怕了?”安澜哈哈一笑,“既然怕了,那就滚出离火帝都,别在这丢人现眼。”

    “怕?我是很怕,我怕你以后不能踏入炼药师一途了。”陆承枫刮了刮鼻子道。

    “这小子好嚣张,他不知道安澜是安药皇的大徒弟,听说早已是六品顶阶炼药师,随时都可以突破七品。”

    “谁叫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呢,敢跟安澜大师赌,他这是自取灭亡,过下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那也未必,这小子这么自信,估计有些手段。”

    人群被陆承枫的嚣张给震惊到了,露出幸灾乐祸的样子,虽然许多人认识陆承枫,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认识的。

    毕竟,离火帝都方圆三千多里,有名的人多了去了。

    “哈哈,好,小子,我倒是佩服你的胆量,我会让你输的心服口服。”安澜放声大笑,心中又补充了一句:“小子,我现在可不是六品顶阶炼药师,而是七品,即便我师尊都不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