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1109章 没有对不起我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有多伤心?

    林满月说不出来,蹲在盛大佬身前,她只觉得体内的血都没有流了。

    冷了,全身冷了。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要让他看不见!

    林满月内心里无法平静,也没有记起他说得坐沙发还是坐他的大腿。

    她没有行动,他会行动的。

    拉着她的手往上,她倾上来时他的另一只手就准确无误地搂住了她的腰,然后抱着她让她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叫你还叫不动了,因为我的眼睛,你以后都不听我的话了?”

    不是!

    没有!

    林满月摇头,摇完才想起他看不见,她才哽咽地说:“我重,压着你你会不舒服,我坐沙发吧。”

    “能有多重,我还嫌弃你身上的肉太少了。盛择优呢?没听见他的声音。”

    注意,不是没看到儿子,是没有听见儿子的声音。

    林满月忍住悲伤,“外婆带他出门办事了。你是刚从医院出来吗?医生怎么说的?”

    “都回家了,还提什么医生,我们过我们的日子,没有必须的前提,我是再不会去医院的。”

    林满月吞了一口口水,再吸了吸鼻子。

    讳疾忌医,这可不好。

    治一遍没有治好,也不是说没有希望了。

    关键是,林满月都还不知道医生是怎么下的结论,也许还有希望呢。

    “不去医院怎么行呢,有病还是要治。如果国内不行,我们就去国外。”

    “你是不是嫌弃,我眼睛看不见?”

    这种良心的拷问,林满月妙答:“不是!”

    “不是就好,我就这样,跟你和孩子过下去。”

    “医生怎么说得呢?总得有个回复的。”

    “医生说是特殊情况,他们也没有办法。”

    林满月:“!!!”

    怎么会有那么不负责任的医生!

    做了手术了还看不见,竟然用特殊情况来解释,庸医!

    在心里谴责的医生,嘴上,林满月还在鼓励他:“你不要放弃,医生当时都说了复明的机会很大。我们还可以再看有没有转机。”

    盛韩轩紧紧握着她的手,“你就这么在意我看不见?”“我在意,我不想你处于黑暗之中,我想你能看到这个世界的色彩。花是红的草是绿的,鲜艳的颜色都能被你看到!跟着你一起,我不怕变老,长了皱纹想你看到,长了白发想你看到,长了老年斑想让你看

    到。”

    “看不到,我可以摸的。”

    “不一样!”林满月按住他放在她脸上的手。

    怎么能一样呢!

    他的眼睛能看见,又不只是为了他。

    他原本就该生活在色彩的世界当中,陪着她变老,看着孩子们长大,看着周围亲朋好友的变化,时间就在他的眼睛下流走转变。

    那是他的眼睛,他自己的眼睛,不是为了她而长的眼睛。

    盛韩轩说:“所以,你还是嫌弃我眼睛看不见。”

    “不是的!我不嫌弃,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嫌弃,我爱的是你,什么样的你我都喜欢!”

    “你既然喜欢,那我眼睛看不见了,你为什么这么失落?”

    林满月:“……”

    她不失落,难道她还要哈哈大笑吗?

    视力正常和看不见相比起来,她当然希望他能视力正常,能够看见这个世界上的万事万物。

    她也不是不接受盛大佬眼睛失明了。

    只是,具体结果都还没有出来,就这么放弃了吗?

    “我有点累了,你扶我去洗澡睡觉吧。”

    林满月从他怀中抬头,墨镜挡着眼睛,看不出他的眼神,但是语气他有点生气了。

    她真的没有嫌弃他的。

    健康也好,疾病也好,他都是她的男人!

    “起来吧。”

    盛韩轩的手轻轻推了一下林满月的腰,林满月就从他的大腿上下来,再牵着他的手往楼上走去。

    走楼梯的时候,她特别小心,扶着他手腕的手都特别用力。

    走这么一段楼梯,差点把林满月的汗水都给走出来了。

    回到卧室,林满月先把他牵在床边坐着,她进洗手间放水。

    出来的时候,他把墨镜摘了下来,双目无神地看着地面。

    林满月心脏刺痛,过去蹲在他面前,给他解衣服。

    盛韩轩阴测测的脸立刻笑了出来,双臂张开好方便她宽衣。

    什么别的都没有想,林满月内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他的眼睛还能不能治好?

    所以直到把他牵进洗手间看着他坐进浴缸里,她都没有脸红什么。

    把沐浴露这些都摆在了他的手边,她蹲在浴缸旁边问:“你是自己洗,还是我帮忙?”

    盛韩轩双臂张开,双眼无神地看着浴缸内,“当然要你帮忙,我这样怎么自己洗?”

    什么别样的情况都没有发生,洗完澡后,林满月再牵着他出来,给他吹头发。

    一切都处理好了,他说要睡觉,林满月又牵着他扶着他躺下,给他盖被子。

    “你还没有跟我说晚安。”盛韩轩拉着她的手。

    林满月无奈:“现在不是晚上……”

    盛韩轩又说:“那你亲亲我,亲亲我就可以可以睡了。”

    俯身,在他额头上落上一吻,他就乖乖闭上了双眼。

    林满月先没有动,等他的呼吸平稳,应该是睡着了,林满月才趴在他身边,无声流泪。

    “不要……”

    轻声的疑惑,林满月急忙把眼泪擦在被子上,抬头看向他。

    他没有醒,怎么知道她在哭呢?

    林满月把眼泪给逼了回去,再把被子给他盖好,出去的时候轻轻带上门。

    路过婴儿房,林满月敲了两下,等她走到客厅的时候,徐磊跟阿禾一起下来了。

    眼睛还有点红,一看就是哭过的。

    徐磊跟林满月对视了一眼,就把头给低了下去。

    “你在电话里跟我说情况良好,现在这又是什么?我眼巴巴地等眼巴巴地盼,等到了什么?”

    徐磊回:“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我!没有谁对不起我,我是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实情!”

    徐磊沉默不语。

    林满月没有发怒,转而问:“医院那边是怎么解释的?情况特殊就完了吗?”徐磊还没开口,门锁声音响,有人开门进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