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1106章 什么叫做应该?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祁行之有三个手机号,其中两个的对外工作的号码,一个私人号码。

    三个号码,任佳期都有。

    而她打的是私人号码。

    律师事务所里也有女同事,去外面也不是不能跟别的女人接触,正常的社交关系还是要有的。

    只是,私人电话被接了,是几个意思。

    不是亲密的人,凭什么接祁行之的私人手机?

    除非是祁行之在洗手间里便秘,手机忘记带了。

    任佳期问:“祁行之呢?”

    “祁律师去洗澡了。”

    “干什么去了?”

    “祁律师去洗澡了。”

    任佳期:“……”

    她的恋爱经验很少,不代表她就不懂情侣之间会遭遇的那些事了。

    祁行之便秘没法接电话,她能理解。

    祁行之去洗澡没法接电话,她不能理解!

    干了什么事啊,是需要洗澡的?

    “小姐怎么称呼,你找祁律师有什么事,等他出来后,我转告给他。”

    “不用转告了,告诉我你们的地址,我当面问他!还有,问我是谁,是手机来电提示罢工了,还是你眼睛不行?”

    对方隔了几秒,很为难地说:“手机备注写着病号1……”

    病你妈!

    差点就骂出来了,但又要维持她的形象,忍了。

    懒得跟电话里的女人啰嗦,任佳期问了律师事务所的人,带她去!

    任佳期不是一有什么事情就对外去嚷嚷的那种人,即使她在心里把接电话的那个女人骂了一千遍,都没有问带她来找祁行之的律师那女人是谁。

    这些人都是跟祁行之是一个阵营的,是问不出来具体的,还不如她自己去看。

    到达的目的地是一家酒店,任佳期的内心里就开始咆哮了。

    律师做什么工作,要到酒店来?

    在没看到真相之前,任佳期没有把祁行之往坏处想。

    进了酒店,还没上去呢,任佳期被安排在了茶餐厅里。

    服务生来问她需要什么,有火气的任佳期说:“给我一桶冰水,加冰块的那种!”

    要冷静,喝什么都不起用,只有冰水可以冷静了。

    服务生再问:“小姐,确定要一桶冰水吗?要不,我先给小姐上一杯冰水,喝完了在续杯?”

    任佳期想说一桶冰水不止用来喝,还可以用来泼人。

    她一贯不爱为难服务人员,都悉心的要给她续杯冰水了,她就同意了。

    一杯加了冰块的冰水,端送了来。

    水先来,人还没到,任佳期就大大地喝了一口降火。

    卧槽卧槽卧槽!

    好冰!

    这水是从南极弄来的吗?

    牙根都冰疼了。

    剩下那些冰块,任佳期暂时是不想在吃了。

    祁行之就是在任佳期喝凉水喝到唇凉齿凉胃凉就快心凉时,赶来了。

    一个人来的,身边没跟什么莺莺燕燕。

    等祁行之坐下来后,任佳期换了一个坐姿,“我给你打电话,你知道的吧。”

    “嗯,同事接了后跟我说了。”

    不慌不忙,不愧是有

    名的律师。

    面对法官都能侃侃辩护,面对她,又怎么可能乱阵脚呢。

    “接电话那人是谁?”

    “一个同事。”任佳期又换了一个坐姿,这样坐着舒服多了,她皮笑肉不笑地说:“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她说你在洗澡。我就是不想要传话把话传变味了,就来见你,你却只说是同事。你们是在澡堂子或者是游泳池,身

    为同事才能帮你接电话吗?”

    祁行之说:“真是同事,我们手头上有个案子,当事人年纪不大,我们跟她的父母商量让她住在酒店里以防骚扰。我会去洗澡,是因为在问她细节的时候她情绪崩溃撒了我一身的果汁。”

    这么一解释,任佳期的气焰就减弱了一些,但不是一点疑心都没有了。

    问:“你手机上给我的备注是什么?”

    祁行之脸上的笑一闪而过,“就是你的名字。”

    “骗鬼啊,病号1是什么鬼?我在你眼中就是病号?既然都列出了数字,我是病号1,是不是还有病号2病号3?”

    “没有的事,哪有什么2、3,有你一个我就够呛的了。”

    任佳期又换了个坐姿,不像之前几个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坐法了。

    “帮你接电话的人是谁?我以前没听过那人的声音,她不知道你已经有未婚妻了吗?”

    “一个新同事,工作能力很出色。”

    出色?

    任佳期不这么认为。

    身为一名律师,还不知道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吗?

    说手机主人去洗澡了,这很容易就让人误会的。

    还有很多其他的说法啊,比如说祁律师在忙,留下姓名等祁律师忙完了会转告。

    上来就说祁行之在洗澡,她能不生气就怪了。

    祁行之很优秀,在被介绍认识之前,任佳期就听姑姑提过无数遍了的。

    他是精英,长得又不赖,肯定有很多女人喜欢他。

    那个女同事任佳期没见到,不过这是祁行之在忙工作,她就不要打扰了。

    “你忙吧,我没事了。”任佳期拿包准备撤了。

    祁行之按住她的手,“你还没吃饭吧?我一天没吃饭了,陪我吃点东西吧。”

    已经跟着吃了月子餐的任佳期没有拒绝,还是坐着,叫来了服务生点餐。

    一天没吃东西,她不陪着,难道还要别的女人来陪吗?

    反正也没什么别的事。

    食不言寝不语,是祁行之之前的生活习惯。

    只要任佳期在,就会说个不停。

    他也习惯了,并且有任佳期陪着,他还能多吃点。

    吃着吃着,任佳期的视线落在祁行之的手指上,空的。

    “你戒指呢?”

    那次烟花求婚,两人都有一枚戒指。

    任佳期的那一枚,在她手指上。

    祁行之也看向自己的手,想了一会儿,才说:“应该是放家里了。”

    什么叫做应该?

    戒指这种东西,虽然是金属小件,可意义很不同啊。

    而且,东西戴没戴,还需要花时间想吗?

    就在这时,一名服务生朝着他们这桌走来,放下了一枚戒指。

    赶巧了,任佳期才问,戒指就送来了。服务生是坐火箭从酒店到祁行之家一个来回,把戒指取来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