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1105章 电话是一个女人接的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多么大方!

    都不需要去兑换硬币,随便玩!

    还别说,林满月手摸到娃娃机时,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彩灯和欢快的音乐,是能带动心情的。

    即使一把硬币一个娃娃都没有抓到,也没有那种失落感。

    管够,不止一把硬币,林满月听到硬币晃动的声音,再一看是米安手上提着一个布袋子,硬币的声音就是从里面发出来的。

    任佳期不甘寂寞,饶有兴致地说:“嘿嘿,我们专门叫人去银行换的。还有啊,满月你想换个新鲜点的,可以把娃娃换成烟啊之类的,那样的话盛三少无聊的时候可以来抓了。”

    米安说:“貌似盛三少在戒烟吧,烟没有吸引力。”

    林满月没有作声,含笑听着她们说话。

    “其实我还有个大胆的想法,抓周这种事很多家都还在进行。满月的小公主抓周的时候,就用娃娃机啊,把准备的东西放进去,抓到什么就是什么。”

    “一岁的小公主,有力气按抓键吗?”

    “小公主没有力气,还有满月跟三少啊,他们两可以带着小公主的手去按。”

    “也对,很有新意,满月你说呢?”

    问到自己的头上,林满月笑:“那都是一年之后的事情了,到时候再说吧。”

    已经试玩了,林满月暂时不想再玩,就倒回病房里洗手。

    进到洗手间之后,镜子里的她,笑容飞逝而过。

    提到盛大佬的时候,她没有主动说盛大佬人去哪里了,她们两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追问。彼此都了解彼此,林满月感觉,她们两可能已经知道盛大佬出事了,只是没有问而已。

    这事儿,她不是故意隐瞒她们,实在是不能说。

    对外全面封锁消息,连所有参与盛大佬眼部手术的医生和护士都签了保密协议,做到这种严密程度了,她不能当做只是一件小事来跟好友分享。

    她们能够理解,是她庆幸的。

    洗完手出来,小公主是被米安抱着的,任佳期在兴致勃勃地抓娃娃。

    嗯,手气比她要好,看阿禾手上都帮忙拿着两个了。

    不聊自己,聊她们呀。

    林满月问:“你们看,我这女儿也生了,你们就没有什么想法?”

    任佳期从娃娃机前回头:“偷孩子是犯法的!”

    林满月:“……”

    米安笑出了声:“小公主好可爱哟,我也想偷。”

    “你们明明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我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你们两还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平时虽然豪放了一点,说话开会儿车什么的,但我不会去跟祁行之说你快娶我吧,不然再过两年我就到了不孕不育的年纪了。”

    林满月:“……”

    也是祁行之耐心好,有任佳期这样的未婚妻,都没有被逼疯。

    “章东来倒是提过,我爸爸说要等两年。”

    米安说这话,林满月不怎么同意,因为米安就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如果真决定嫁了,米叔叔说什么等两年等两个月都没有用。

    估计是米安的心境,还没到吧。

    别看米安外表软萌软萌的,实际上内心里想要什么,很清楚。

    “对了,小公主的名字起了没有?”米安抓着小公主的手,软软的好舒服。

    &nbs

    p;  “还没,小名有了。”

    “是什么?”

    “盛可爱。”

    “哎哟,安安阿姨的盛可爱哟。”米安亲昵地去碰小公主的脸。

    任佳期眼珠一转,林满月在她说话之前就知道可能没有什么好话了,来不及阻止,总不能捂住任佳期的嘴巴。

    “盛宝贝,盛可爱。要是满月再生一个孩子,小名只能叫盛心肝了。”

    米安:“……”

    林满月:“……”

    就说没有好话吧……

    娃娃机的出现,最喜欢的莫过于盛宝贝了。

    跟着太姥姥一起来看望妈妈和妹妹,走过拐角就被娃娃机给吸引了,迫不及待地小跑过来。

    小家伙还没那么高呢,任佳期去给他搬了一把椅子,站在椅子上玩,高度正好合适。

    几把硬币都用完了,一个娃娃都没有抓起来……

    为了鼓励盛宝贝不要气馁,任佳期和米安在身旁一直陪着,没了硬币再给。

    病房里,林满月在给盛可爱喂奶,外婆在给林满月盛汤,浓香的味道从碗口白烟散开。

    喝太多的林满月,已经闻不出那种馋人的香味了,要不是为了母乳充足,她都想把这些东西倒进马桶里去。

    外婆小声问:“她们,知道了吗?”

    林满月摇头,不知道,但跟知道是差不多的了。

    那两个又不是傻的,盛大佬不在这里,也不在公司,人去了哪里?

    有些事情看破不说破,才是聪明的。

    到了合适的时机,她什么都会说的。

    “外公去看了韩轩,医生说两天后就可以拆纱布了。”

    “嗯!”

    拆纱布,意思就是康复阶段啦!

    盛大佬的眼睛能看见了,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外婆的脸上带着这么多天不见的喜色,“拆了纱布也不能大意,需要足够的休息,也不能看强光。”

    “我知道,我会替他注意的。”

    “盛可爱的满月酒,可能就办不了了,委屈你们了。”

    外婆看着林满月,叹了一口气。

    林满月一点都不介意:“不委屈,满月酒什么的那都只是一个形式。盛可爱这么小,说是给她庆祝的,她又能高兴多少呢?现阶段韩轩的眼睛最重要,其他的任何事都可以忽略不计。”

    绝对不是虚情假意的话,林满月又不是那种看重形式的人。

    她连婚礼都可以不要,都说女人不办婚礼会遗憾一辈子,她可没有遗憾。

    累到了盛大佬,她才会遗憾愧疚。

    盛宝贝出生后,同样没有大面积的宴请宾客。

    平时生日都是一家人在一起过的,这样就很好了啊。

    任佳期她们进来病房,林满月跟外婆就止住了话题。

    在医院陪了林满月一天,还有幸一起吃了月子餐才离开医院。

    米安回家,任佳期去了祁行之的律师事务所。

    周末都在加班,是她的话说“想把这座城市的钱给赚完吗?”

    人去事务所,被告知祁行之已经走了。

    任佳期给祁行之打电话,是一个女人接的。“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