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1104章 特别的礼物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不管喝没喝醉,自己的女朋友都认错,米安一时间是真不想看到章东来,让老陈送她回米家。

    章东来下车跟随,被米安关在了门外。

    不知道这个时候米邵乾在不在家,如果在家,他在拍门喊一阵,让米邵乾直接知道了。

    灰溜溜的,章东来走了。

    坐上车,章东来没跟老陈说那些废话了。

    原本米安只生他七分的气,老陈那么一分析,米安就生他十一分的气了。

    进屋的米安,心情不好摆在脸上。

    好不容易没加班在家待着的米邵乾,一眼就看出来了女儿不开心,问:“章东来又惹你生气了?”

    米安没承认也没否认,“我饿了。”

    “要吃什么,叫阿姨给你做。”

    “我不吃阿姨的,我要吃爸爸你做得,面条。”

    如此简单的心愿,米邵乾自然不会拒绝的。

    下碗面条而已,立刻奔去了厨房。

    失望的米安,倒躺在沙发上。

    章东来是在乎她的,两个人感情深不深,自己就能体会。

    可是章东来认错人,也是真的。

    连老陈都能分别出她和那个女人的区别,她的男朋友章东来却认错了!

    也不能因为一次的认错,就否定章东来对她的所有。

    反正,米安情绪低落。

    要是盛三少,一定不会认错。

    不管那个人跟满月长得有多像,盛三少都分辨得出来。

    曾经那谁谁按照满月的脸整容,后来是什么下场?亲爸爸把女儿丢进整容医院,往丑里整。

    这不是林满月和盛三少要求的,是那家人自己怕事。

    她的好朋友,从来不会主动去害别人,一般都是被动反击。

    人比人气死人,就算在内心里知道章东来跟盛三少没法比,还是会羡慕林满月呢。

    唉,米安叹气。

    她的男朋友,不要全部都能比上盛三少,能赶上盛三少的一半,她都谢天谢地了。

    吃面条的时候,米安在心里做了决定,章东来把别人认成她的这件事,她不打算跟林满月她们说了。

    太丢人。

    米邵乾陪着米安坐在餐厅的,见她吃得这么香,还去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爸爸,你除了跟我妈妈之外,有没有过其他的女人?”

    这一个问题,像是魔术水一样,把米邵乾脸上的笑容给变没了。

    米邵乾认真地看着女儿的脸,“为什么这么问?谁跟你说了什么是吗?章东来吗?”

    “不是谁,不是章东来,我就是随便问问你,你除了我妈妈之外有没有别的女人。我都这么大了,懂得需要陪伴的道理。”

    她的爸爸,工作忙的确,可另一半上,只要愿意多的是女人扑上来。

    这么多年,都是因为她,才没有找。

    如果,担心她反对,偷偷找了呢?

    因为她在怀疑,那个女人会不会是他爸爸的女儿。

    这个想法只在她心里,她不会说那么直接。

    不是的话,她就太糗了。米邵乾就不信不是外人跟女儿说了什么,暂时没发脾气,而是说:“你妈妈是我唯一的妻子,她走了那么多年,一直在我心里。曾经也动过要找一个女人给你一个完整的家的念头,带回家的都跟你不和。女

    儿更重要,所以就再没有带回来过了。”

    米安手上的筷子挑了一根面条,提了提没喂进嘴里。

    “章东来跟我说过,那方面你有洁癖……”没说完,她脸就红了。

    米邵乾也有点尴尬,章东来那个嘴上没把门的,怎么什么都跟安安说!

    既然都问了,不能只问到一半不问了。

    红着脸的米安,壮胆一样吃掉筷子上的面条,“爸爸你跟我说实话,我不是小孩子,承受得住的。”

    还承受什么!

    米邵乾起火了,不是对米安,而是对章东来!

    “是有过,但是那些女人都打发了,没有留。”

    “她们知道你是谁,不会想方设法地缠着你吗?”

    就差把用孩子绑住他这话说出来了,米安给吞回了肚子。

    “安安你都在乱想什么啊,我都没有想过要给身边留女人的。那次那个卢雨薇,安安你把她弄走了,我不是都随你了么?”

    米安咬着筷子没说出事实,卢雨薇不是她弄走的,她也不知道卢雨薇去了哪里。而且卢雨薇是整容后的叶虹茜啊,真缠上她爸爸,那样一个心机重的女人,米家会倒大霉的。

    “我不知道章东来那混账跟你说了什么,爸爸心里永远有你妈妈的位置!别的女人都不能跟你妈妈相提并论,更谈不上替代你妈妈。”

    听着

    米邵乾这样一遍遍保证,米安心里有点难受。

    她是不该怀疑的,爸爸对她这么好。

    乖顺地点头:“嗯,我知道了。”

    “那安安你跟爸爸说实话,是不是章东来那混账说什么了?”

    “没有的,章东来就跟我说了爸爸你那方便有洁癖,其他的没说过。”

    米邵乾一张老脸都没地方放了。

    米安知道米邵乾事后会问章东来,她没有解释。

    本来章东来就错了啊,她就爸爸这么一个亲人了,爸爸维护她,她还不让吗?

    何况章东来那样的性格,要敲打才行的。

    米邵乾等米安回房间后,就回自己的房间,给章东来打了电话。

    “米叔,这次我知道我又错了,喝了二两马尿就眼睛瞎了认错人!恳请米叔叔转告安安,生气会气坏了她的身子,要发泄我做肉垫给她打。”

    一通主动认错,米邵乾懵了几秒,才问:“你认错谁了?”

    一问一答,米邵乾知道了安安生气的原因了。

    都忘记说那方面有洁癖的问题,米邵乾把章东来臭骂了一顿,哪有连女朋友都认错的?

    他的女儿,长得漂亮又可爱,哪有那么大众化?

    挨骂的章东来,一句都没有解释。

    骂够了,米邵乾挂了电话,还是担心女儿会睡不好,从衣柜里找出备用的布娃娃,送去了女儿的房间。

    米安还没有睡,开门外面就是一个可爱的布娃娃,再看下方是她爸爸的腿。

    米邵乾尖着嗓子说:“小米安,我是你的新朋友,我叫瑞贝卡。”

    小的时候,米邵乾加班几天之后,就会给她买一个布娃娃回来。

    以前是专门空出一间房间来放这些布娃娃,后来有一次无意间看新闻说福利院的孩子缺玩具,她把那些布娃娃消毒之后都捐去了。

    米邵乾还是在继续送,那间屋子里又堆了不少了。

    笑着接过,米安抱在怀中,亲了一下,“你好瑞贝卡,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

    “既然你们朋友相见,那我就走了。”

    “爸爸晚安。”

    从外面带上门的 米邵乾,笑着回:“小米安晚安。”

    也许是这个布娃娃真起到了作用,米安上床躺下抱着,没有失眠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是周末,米安约了任佳期,一起去医院看望林满月。

    不知道拿点什么去医院好,林满月是要在医院理住一个月的,肯定会无聊,米安灵机一动,出了一个主意。

    跟任佳期一商量,认为可行,两人就去办了。

    林满月在给女儿换纸尿裤呢,就听见外面一阵“慢点慢点慢点这边这边这边”不停重复在说。

    什么事啊这么着急?

    纸尿裤一个人就可以了,林满月就叫阿禾出去看看。

    阿禾走到门口,任佳期她们也到了门外。

    正好,被任佳期指挥:“阿禾,快把排插拿出来。”

    阿禾看着保镖一起推开的体积有点大的东西,默默倒回病房,真把那头已经插了电源的排插拿了出来。

    米安把插头插进去,这体积大的东西亮了起来,里面还有彩灯呢。

    给女儿换好了纸尿裤的林满月,听着她们在外说得有劲,抱着女儿出来。

    看到走廊里的东西,林满月:“……”

    任佳期和米安一左一右站着,像极了车站的模特,任佳期手指着说:“知道满月你在医院无聊,我跟米安专门给你送了一台来,专治不开心!”

    米安点头:“我们试过的,手感还不错。”

    手感……

    以为是什么啊?

    林满月看着闪着彩灯的娃娃机,她的这两位好朋友,是怎么想到的?

    小声问:“医院里能放娃娃机吗?”

    任佳期也小声:“这层楼都被盛三少包了下来,我在这里跳钢管舞,医生护士都不会说什么的,娃娃机算得了什么。”

    钢管舞什么的,还是要说的。

    娃娃机有那种音乐声,不大不小,走廊这一层都被喜气给包围了的既视感。

    林满月手再指着墙面上那个严肃的“静”字。

    任佳期回头看,很不在意地说:“这么点音乐声,就当做是给小公主做音乐启蒙了啊。”

    “可这样的东西挡在走廊上,会阻碍那些护士小姐的。”

    “走廊这么宽,护士小姐又不胖,她们并排走都能通过的好吧。哎哟,满月你别嫌弃这嫌弃那了,快来抓一个娃娃起来,有个好彩头!”

    连抓娃娃都有彩头一说的吗?

    林满月表示怀疑,任佳期直接把小公主从林满月手上抱走,顺手递给她一把硬币。豪爽地说:“随便玩,管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