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1099章 真像是相见恨晚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谁会有事没事的去思考前因后果自己妈妈会不会自杀呢?

    智商再高,主观意识是不会把自己的妈妈往死方面去想的。

    所以,宋姿是韩轩最不能掌握的,也是韩轩没有把那些心思花在宋姿身上,不然宋姿就会跟盛启泰那样走他给计划出来的路。

    正是因为如此,韩轩都没有使用那些肮脏的心计,当看到钟折恺夜里来拜会宋姿,宋世枭才会送钟折恺说了那么一段话。

    自家人没有在宋姿身上使用那些歪门邪道,外人更不可以!

    宋世枭相信钟折恺是个聪明的小年轻,听得出来他的意思。

    如所料,钟折恺在拜会宋姿的第二天,下班后跟一群平时很喜欢八卦的人聚会,话题就往夫妻恩爱方面带,经常被撒狗粮的钟折恺,最有发言权。

    “老婆怀孕老公凌晨两点出来买宵夜算什么?我那朋友,老婆生孩子,丢下那么大一个公司,去陪老婆坐月子!”

    没有提那朋友叫什么,大家都知道是说得盛三少。

    外界的那些内幕,就算是那几个造谣的人被公司开除了,事后还不团结麻袋套头殴打,都是传开了的。

    盛三少的眼睛到底是不是瞎了,信不信就看个人了。

    当钟折恺提到,有好奇的就继续问:“听说盛三少是把那层楼都包下了是吗?”

    “当时去医院,还在疑惑怎么这么安静,那里专门住孕妇产妇,得有很多小孩子哭声吧。没有婴儿的哭声,一整层楼只住着她一个,说话声音大了都有回声。”

    “我姐生孩子的时候也是住得那家医院,那里的医生和护士都特别屌,看我们的眼神就像是在说别以为你们有几个臭钱我就要对你们笑脸迎人了。盛三少是怎么包下那一层的?”

    钟折恺摊手,“我哪里知道?要我老婆生孩子,我反正是做不到包医院一层楼,更不可能丢下工作陪着老婆坐月子。”

    一众人纷纷点头。

    一般的工作都没法丢下工作陪老婆坐月子的,何况还是盛世集团那么大的公司。

    以前一直都在传,盛三少很宠他的老婆,这样的宠法,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不过盛三少也是幸运,能有宋世枭那样有能力有魄力的外公,就算是撂下公司的担子还有外公来帮着看着,盛世集团还积聚了各种人才!那几个放出内幕消息的只能算是老鼠屎而已,不可忽视的是盛世集

    团的人才,而且猎头公司都很难挖走的。

    盛三少不是眼睛瞎了,是比较任性陪着老婆坐月子去了。

    钟折恺来之前就是坐得出租车,知道要喝酒的。

    跟这群人分开,依然坐得出租车。

    虽然不是特别醉,喝多了就是不舒服,瘫坐在后排,很理解地跟司机说:“我身上的酒味大,是不会吐在上面的,哥们儿你要是嫌味道,开窗吧。”

    司机还真开窗了。

    冷风灌进来,钟折恺对着夜色无声笑了笑。

    回家,家里有谁等着他呢?

    老钟会等,可两个大男人,有什么好等的。

    容医生?

    还是算了吧。

    容医生等他,他会被怼到心率不齐。

    从钟折恺上车后就叫司机开窗,司机认为这人是个比较好沟通的,于是说起话来。

    “小兄弟是从事什么职业的呢?”

    无聊乱想中的钟折恺,自然是愿意用聊天来盖住内心的无聊。

    “小白领,不容易啊。”

    “我看你从那家会所里出来……”“哦,陪我们领导呢。领导是个妻管严,他老婆不知道从哪里买到的酒精测量仪,晚上回家要他吹一吹,检测出喝酒了就罚他睡客厅或者跪遥控器。有些应酬呢又不能不去,所以就把我这个小兵叫上,挡挡

    酒。”司机同情地从后视镜看了一眼钟折恺,“都不容易,我家那娘们儿也是我一喝酒就跟我闹。我也知道我一的哥,沾酒就等于把命交了一半出来。可我就是休息在家,她也不准我喝,好多年不喝酒的我,都不

    记得酒味是甜是苦了。”

    揉了揉鼻梁,钟折恺笑:“不甜不苦,酒味是涩的。”

    司机再次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乘客,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司机说:“有人说喝酒误事,我倒不这么认为。酒醉心明白,平时心里积压着事,考虑到各方面的原因,是不会发泄出来的。喝了酒后,就不会顾及到那么多了,发泄一下内心的积郁,心灵垃圾倾倒出来了

    ,人的心理才不会得病。”

    钟折恺笑了两声,没看出来这位的哥口才还这么好。

    他就是闲着无聊,才乱扯的什么领导上司什么妻管严。

    “小兄弟,看你还年轻,结婚了吗?”

    “单身狗一个。”“现在都是看脸的社会,老婆漂亮带出去特别有面子。我跟小兄弟你也是投缘,这找老婆呢,也不能只看外表,内心还是要看的。娶妻当娶贤,只是长得好看却是个败家娘们儿别说开的士,就是开飞机也养不起的。我家那娘们儿虽然不许我这不许我那的,但是我身上要是哪里有点痛,她比什么都要着急,收费再贵的医院都要带去做检查。我呢,这辈子做不到大富大贵,我家娘们儿也不是爱慕虚荣的女人,

    这样一辈子过下去,也觉得挺好的。哦,用酸溜溜的词是说这样的生活很幸福。”

    钟折恺:“……”

    司机大哥,你确定你不是跑出租而是来说相声的么?

    瘫坐姿势的钟折恺,坐正:“看得出来,老哥你很幸福。”

    一个喊小兄弟,一个叫老哥,真像是相见恨晚。

    司机听得舒坦,“小兄弟也是个明白人,不像那些愣头青,做一些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

    “老哥说哪的话,如今的明白也是曾经糊涂教训得出来的。”

    “小兄弟说得对!谁都不是天生的知道,有的人是被教出来的,有的人是自己走人生路学来的,有的人还……”

    “停车!”钟折恺重重地拍了一下前座椅背,目光如炬地望着车外路边行走的那个人。那,不是林满月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