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1097章 耍小心眼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任佳期!”

    钟折恺不顾形象地大喊一声。

    原本准备说要走了的徐磊,被钟折恺喊得回头。

    哪儿呢?

    那个背影没有被喊停,跟相携的男人亲密的还头碰了头。

    这个角度,那就是任佳期啊。

    几个小时还电话联系了,这么一会儿就不理人了,正常吗?

    钟折恺固执了,一边大声喊一边朝着那个背影走去。

    “任佳期!你站住!任佳期!任佳期!”

    进出的人,都看向钟折恺,再顺着他的目光去看那个被叫的人。

    徐磊也看了过来,从背影来看,的确是任佳期。

    喊不停,钟折恺小跑上去,很不礼貌地挡住了那对男女的路。

    “任佳期你几个意思,我叫你你怎么不答应!”

    “你谁啊?”问话的是跟任佳期相携一起的男人。

    背影都不像祁行之,脸不是不像,根本就不是!

    钟折恺小有点暴躁:“任佳期,你把墨镜取下来!”

    徐磊跑了过来,站了两个男人,对方就把女朋友护在了身后。

    这个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很像,当场捉奸。

    八卦催化的好奇心,还有人拿手机拍。

    “你们谁啊?我们不认识你们,让开!”男人的防备心很强。

    钟折恺就见不得任佳期这么高冷,伸手要去夺墨镜,这边被徐磊给拦住,那边也往后躲。

    对方取下了墨镜,很不耐烦地说:“什么假期,你认错人了!”

    卧槽!

    这说话声音,谁啊?

    可是脸,跟任佳期太像了!

    钟折恺看了足足两分钟,才确定这个女人不是他们的损友任佳期。

    喃喃地道歉:“认错人了,你跟我的一位朋友长得太像了,抱歉。”

    “神经病啊。”对方两人相携走了。

    连背影,钟折恺都没有放过,在继续看。

    直到看不到对方的身影,钟折恺才收回目光。

    徐磊问:“怎么回事?”

    “你问我我问谁去?”钟折恺想找到共鸣,“刚刚那个女人,像不像任佳期?”

    徐磊点头,很像了。“上次我带盛宝贝去看电影,在影厅里也遇到了一对情侣,那女人我以为是米安,当时我就跟雷劈一样,米安怎么可能出轨跟别的男人接吻呢?再一细看,不是本人,长得很像很像。相似的程度,跟我们刚

    刚看到的这个假任佳期,是差不多的。天底下长得很像的人是有,为什么就偏偏出现在我眼前呢?”

    钟折恺曾经被骗过。

    从国外回来,对林满月还不熟悉,一个整容女冒充林满月来跟他套近乎,他还误以为林满月行为不检点,出了好大一个丑。

    社会风气如此,为了追求美而整容,钟折恺不排斥女人整容,他排斥整容整成他相熟的人。

    不是说打击的话,林满月那张脸的确是漂亮,因为韩轩的关系,地位是水涨船高的,有些女人爱慕虚荣按照林满月的整。

    可是,米安跟任佳期两人的地位相对来说低了很多,那些人整成那样是为了什么?

    还是他想太多,只是自然地长得像,不是整容的?

    人都走了,钟折恺也跟徐磊迈步往外,开着玩笑说:“如果下一次我再遇到一个跟满月长得像的人,那我就猜测肯定有一个惊天大阴谋。”

    徐磊敷衍地点了点头,各自去取车了。

    钟折恺回家,听老钟说容医生出差一回来就去看望林满月了,他立刻就给容医生发视频要求。

    第一次的时候,容医生直接给挂了。

    第二次第三次,可能容医生被视频提示弄烦了,才接通。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钟折恺:“……”

    这是一个做妈妈的出差回来该跟儿子说得话吗?

    他真不是老钟从河里捡回来的吗?

    为了正事,钟折恺舔着笑问:“妈你人在哪里呢?我偶遇你的同事知道你回来了,怎么不在家呢?”

    “别跟我玩这些虚的,有事相求你就直说。是不是把某个女人的肚子弄大了,下不了台了?”

    钟折恺:“……”

    就在容医生背后的林满月:“……”

    容医生的开口脆,心理素质不强的,承受不住的。

    厚脸皮的钟折恺,肯定是在容医生枪林弹雨的打击下形成的。

    吸气呼气,让自己冷静的钟折恺回辩:“我什么时候有把某个女人的肚子弄大过?我才不是那种没有担当的人!”

    容医生冷笑:“哦,你的确是有担当,光棍界的担当。”

    “法律哪条规定不准人打光棍了?再说了,我只是暂时没找,等到了合适的时机就会找老婆了。”

    “合适的时机,生个孩子出来就是你的老来子。”

    林满月:“……”

    她很想笑啊,人家母子都快吵起来了,笑又显得不好,才忍住了。

    钟折恺快要爆炸了,跟他妈发视频之前,他应该生嚼一根苦瓜下火,不然这火升起来太快他自己是无法控制的。

    想要表演母子情深的戏码,从来做不到。

    “我看你背后的背景,是不是去看满月了?小公主在的吧,把镜头对着小公主,我想看看她。”

    “被医生抱去做检查了。就算在这里,你长这么丑,不要吓到小公主了。”

    “别人都说我跟你长得像,你也是在说你自己丑!”

    “我无所谓啊,又不是靠脸吃饭,靠的是才华。要不是我说过喜欢肃静,那些我诊治过的病人给送锦旗会把我的办公室给淹没了!”

    林满月:“……”

    真的很佩服容医生。

    同时很同情钟折恺。

    任佳期一般都不能说赢钟折恺的,容医生这样三言两语就把钟折恺给ko了,真牛掰。

    “哎哟你还靠才华,这么能耐,你怎么没原地转圈啊。”

    “有什么不可以。”容医生转了一圈,谢幕一样对着镜头里的钟折恺说:“谢谢欣赏,再了个见。”

    视频被挂断,钟折恺没再发过去。

    他要看的要知道的,已经间接知道了。

    连嘴皮子很溜的容医生都没有发现。

    转了一圈,病房里的情况看了个大概,钟折恺看到了林满月,但是没有看到盛韩轩。

    对外说是陪着林满月,人呢?

    也许韩轩是去忙别的事情了,凑巧了吧。

    世界上有很多凑巧的事情,钟折恺反正不相信韩轩凑巧不在林满月那边。

    有大事!重要的事情!

    要不是韩轩身体出现状况,需要外公从那么远赶来帮着在公司主持大局吗?

    林满月生孩子只是一个契机而已,一个找理由的借口。

    太不讲义气了!

    他可以说是盛韩轩国内的最好的朋友,怎么还什么事都骗他呢?

    脏活累活只要叫到他,他只要有时间就会伸手帮忙,竟然还欺骗他!

    钟折恺有点生气了,原本是准备洗洗睡了,开车去了盛韩轩的家。

    趁着其他人都不在,他要从宋姿的嘴里套话。

    大家心里防线那么多,只有宋姿,对谁都不设防。

    宋姿开门,把钟折恺迎了进去,问要茶还是水。

    钟折恺说:“有碳酸饮料吗?”

    “没有,冰箱里有牛奶。”

    “啤酒呢?也没有吗?满月生了小公主,韩轩最近没高兴在家里喝几罐庆祝?”

    “韩轩他……”宋姿她意识到不能说,立刻闭嘴。

    好的吧,钟折恺百分之百肯定,韩轩是出事了。

    不然家里添丁进口的事情,哪里需要这样三缄其口的,得是高高兴兴宣扬啊。

    他故意提到最近,宋姿也没有接下嘴,眼神中的悲伤都藏不住。

    “哦也是,韩轩他最近都在陪着满月,医院里不能有酒味的。还是等满月出院之后,我们几个朋友再约在一起喝酒庆祝。”

    “嗯。”宋姿敷衍地点头,担忧越来越浓。

    这样的敷衍,跟徐磊是如出一辙的。

    所有跟韩轩有关的人,都在不约而同地帮着韩轩隐瞒。

    低血糖,哪里需要这么多人说谎?

    钟折恺准备跟宋姿摊牌,“宋姨,我知道……”

    门铃响起,宋姿唉声叹气地去开门,回来的是外公外婆以及盛宝贝。

    卧槽!

    钟折恺遇见长官一样,坐得直直的,差点就套到话了。

    盛宝贝是有点累了,小声喊了一声“折恺”叔叔,被太姥姥牵去洗涑睡觉了。

    家人都回来了,钟折恺不敢多留,站起来告辞。

    外公不动声色地说:“我送你。”

    钟折恺:“……”

    宋姿:“??”

    这样来家里能够让宋世枭相送的客人,基本上没有。

    何况,钟折恺还是一个小辈。

    这几天宋姿都没被家人搭理,她也不敢不叫爸爸送,默默的用眼神看着他们出去。

    大门关上的那一刻,钟折恺在内心里组织语言,怎么认错好?

    跪下来求,会不会更有诚意一些?

    “你跟韩轩一起长大,你是他信任的人,你也应该相信他。”

    钟折恺停下来,强调自己:“我没有不相信韩轩。”

    “相信,就是趁着我们都不在,来找韩轩的妈妈套话吗?你跟韩轩他妈妈耍小心眼的时候,有想到她是你最好朋友的妈妈这个身份了吗?”宋世枭的话,像是一把匕首,在钟折恺的良心上插出了很多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