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1096章 到底怎么回事啊?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盛世集团这家公司,除了福利好,自家公司的员工也是很人性化的。

    如果有谁因为什么事情住院,公司是会派人探望的。

    除开昨晚据说是遭遇麻袋套头狂揍,眼角都打出血了住院。

    不算公司的正式员工,是已经被开除了,自然不会得到公司领导的探望。

    一起被开除的五个人,还是有提着水果之类的去医院探望。

    说起被袭击,第六人就把责任推到公司头上,认为是宋世枭那个老贼叫人来揍得他。

    其他五人纷纷附和,招惹了宋世枭就会被打,把宋世枭说成了魔鬼,没事最好不要去作对。

    然而,被打的根本劝不了,又是开除又是挨打,他什么都没捞到,真以为无权无势的人是好欺负的?

    伙同家人,一起报案而且到公司门口闹,要公司给出一个说法。

    对待离职的员工就是派人殴打一顿,盛世集团的企业文化太糟糕了。

    想着要把公司搞臭,公司在赔钱给他,息事宁人。

    想法是很好的,但是遇到的不是别人,而是宋世枭。

    本不是一件大事,扩大起来影响不好,秘书就上报了。

    宋世枭是真忙到上个洗手间都跟赶考那样急,时间于他太宝贵了,送来的资料上这几个人的具体信息,实在是脏他的眼。

    形形色色的人见得多,到公司门口闹表面上是要说法,实际上不就是要钱么。

    宋盛两家都不缺钱,随便给点都可以。

    但是,宋世枭就是不喜欢被威胁。

    不打算搭理这些个人,钟折恺不请自来了。

    确切地说没被外公请,是被韩轩请来的。

    “那几个闹事的,韩轩让我转告您老人家不要管,都交给我。最近我自己手上没什么事,处理几个闹事的人,简单的很。”

    正好,宋世枭也真不想管,把手上的这些资料都递给了钟折恺。大致翻看了几眼,钟折恺知道是什么事儿了,才说起他的那些酸话:“韩轩真是过份,用人时朝前不用人时朝后。要我来帮忙处理人,就给我打电话了。我要看看出生的小公主,他都不让了。外公你该说说

    他。”

    宋世枭不置可否地挑了一下眉,小辈中,也只有钟折恺敢跟他说这些有的没的。

    近似套话的行为,宋世枭没有当回事。

    宋世枭说:“你们小辈之间的事情,我一个老人家管不了。”

    钟折恺干笑两声,溜了。

    四两拨千斤,把他问的问题都给推了,还提示了他耍小心眼没用。

    真是,姜还是老的辣,不敢再惹了。

    但是,答应韩轩的,钟折恺还是认真去办了。

    所谓的殴打,查到真相了,觉得好笑。

    几个小人物还妄想把天都捅破,却是捅到了自己的裤裆,蛋疼了吧。

    都不需要大肆宣扬,钟折恺让人把被打的真相告诉给被打的人,他们几个相互撕咬就够了。

    同情心是没有的,钟折恺巴不得他们打起来,谁叫他们先异想天开要闹盛世集团、再嫁祸呢。

    公司门外闹事的家属走了,公司的其他员工也知道了的相互殴打,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可,钟折恺的心里种下了疑问的种子,韩轩的眼睛有没有问题?还是低血糖严重了?

    见不到人,说是在医院陪着林满月,那一层楼都进不去,对韩轩的现状一无所知。

    怎么能连最好的朋友都瞒着呢?

    钟折恺到处打听,从任佳期和米安那里得知,她们也是几天都见到林满月了。连项以轮这个舅大人,也没有见到林满月。

    所以,盛韩轩跟林满月两个人,都没有见到。

    内部消息,只有阿禾跟徐磊。

    原本抱着会被徐磊搪塞的心态,打了电话约喝酒,没想到徐磊还答应了。

    卧槽!

    现在都怎么了!

    一个个的都这么反常!

    约都约了,还是要见的。

    徐磊是按时到的,倒是有怀疑心思的钟折恺,迟到了。

    钟折恺到的时候,徐磊那份牛排吃得只剩下一半了。

    “卧槽,都不等我来了再吃吗?”钟折恺翻看菜单,叫来服务生点餐。

    牛排被徐磊吃成了牛肉块的既视感,巴不得一口把它们给吞下。

    当钟折恺的食物送来后,徐磊吃完了。

    优雅地拿起刀叉,钟折恺笑:“你是饿了三天吗?要不要再点一份?”

    “我吃好了,酒就不喝了,我开车来的。”

    “找代驾啊,我在这里存了一瓶酒,包你喜欢。”

    “不了,下次吧,今天不想喝酒。”

    “下次是哪次,你最近很忙啊?韩轩人在医院陪着满月,我今天去你们公司也没有看到你啊,忙什么哟?”

    徐磊不慌不忙地说:“没忙什么,就是几头跑,总裁是陪着夫人的,有时候会有一些文件要送。”

    “你一个总裁特助,混成了送文件的跑腿,太大材小用了吧。”

    又在套话,徐磊面不改色地说:“有些文件,是不能过不信任的人之手的。”

    真特么累!

    一个二个的,全是高深莫测,他一句话都套不出来!

    钟折恺放弃套话,吃牛排割的时候都是那么咬牙切齿的。

    总感觉有事情瞒着他,越是查不到越是想知道,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思想呢?

    食不知味的吃完了,从酒店出来,在门口钟折恺又叫住了徐磊。

    “盛世集团的那些内幕新闻你听说了吧,韩轩要我去处理的那几个人就是传播内幕消息的。我就是想问你一下,韩轩他不露面,是真的在陪林满月,还是因为身体的原因?”

    徐磊依然滴水不漏:“总裁在陪夫人。”

    要抓狂了!

    钟折恺手抓了一把头发,原地转了一圈,“你是听从韩轩的命令不能说实话,我是能理解的。可你也别把我当做傻子啊,韩轩真的在陪林满月,为什么我说要看小公主的照片,韩轩不发给我呢?”

    徐磊坚持到底:“总裁没有拍照的习惯。”

    钟折恺就快骂人了,余光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出租车下来,走进酒店。

    那那那那那不是任佳期吗?

    跟任佳期搂着的男人,从背影看就不是祁行之!到底怎么回事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