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1082章 真真吓尿了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绳子从盛启泰的身上横过来很多圈,绑得还算吻的。

    盛启泰只剩下头跟鞋子里的脚趾能动了。

    这车要是开起来,还是在不限速的赛车场里,车顶上的他不是要丢掉半条命?

    要是绳子不稳,从车顶掉下来,他不止是半条命没了,是整个没命了。

    “韩轩,你究竟要干什么呀?这样很危险的知道吗?你对我有什么不满的,可以跟我说!”

    盛韩轩把玩着打火机反问:“你伤我妈和我儿子的时候,有想过跟我说吗?”

    紧急时刻,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哪里还有心思去跟韩轩商量?

    也是之后才想起来有盛择优在,对着小孩子做那些事,的确也不好。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时间倒不回去。

    如果不是宋姿跟男保镖幽会,之后的情况都不会发生,责任都在宋姿身上好不好!

    “我跟你说了,你妈她跟保镖在酒店里见面,不清不楚的我才去质问原因,动机是好的,在控制情绪这一点,我承认我做得不到位。”

    没有得到回复,反而是阿禾跟徐磊做了最后的固定,绑人任务完成。

    这样,绝不是只花时间把他绑车顶上晾一晾月亮的,猜测没错的话,得让他感受车顶的速度。

    盛启泰顾不了那么多,大叫大嚷地:“韩轩你不要任性,你的视力快不行了,是不能开车的!”

    盛韩轩一句话都没回,而是坐进他来时坐得那辆车。

    阿禾跟徐磊给了对方“ok”手势,徐磊退开阿禾坐上车。

    车门摔上的那一瞬间,盛启泰仿佛听到了死亡的钟声响起。

    好久没飙车的阿禾,车不是专业的塞车,在跑道上行驶时还比较保守的。

    跑了一圈,盛启泰的头发还没有吹起来,但他没有放松警惕。

    车里的阿禾,对这跑道在慢慢上手,速度就逐渐提了起来。

    第二圈时,车顶上的盛启泰就不怎么睁得开了。

    风刮进他的耳朵、鼻子里,当他张开嘴喘气时,还会钻进他的嘴里。

    耳鸣鼻子疼。

    更多的是对处在车顶上不安全的惊恐。

    绳子质量好不好,把他甩下去了怎么办?

    车速不低,滚落几圈,骨头必定散架。

    还在考虑这个问题,阿禾彻底把车速提了起来。

    踩着油门,弯道转弯的时候整个车子都横了过来,却又是顺利地跑过,又是直道的加速。

    车顶上的盛启泰,被折磨的大喊大叫,鼻子口水一啪啦,根本顾不了形象什么的,真的吓到哭的。

    越来越上手,车速就越来越快。

    下一个弯道,车顶上的盛启泰随着车都倾斜了,尖叫中他以为车要翻了会成为铁皮下的肉酱,千钧一发之际车有保持平衡飘起的车轮落了地。

    车速不减地继续往前,车顶上的盛启泰只觉得裤子里一股暖流淌下……

    转了多少圈了,阿禾没有数,反正踩刹车离合的双脚,有点麻了,才降下车速开了回去。

    徐磊等候在原地,等阿禾把车停下来后,用刀割开一排绳子,阿禾从那边扯,把束缚盛启泰在车顶的绳子全丢进了车后备厢。

    绳子从徐磊身边拿过的时候,他隐隐闻到一股味道,一阵风吹过他又没感觉到了。

    当他跟阿禾一起把盛启泰从车顶拉下来,味道就明显了。

    徐磊跟阿禾一起看向盛启泰的裆部,车灯照着,裤子湿到了膝盖、不对,快到脚踝处了。

    事先盛启泰到底是喝了多少水?

    一泡尿是达不到这种效果的,估计得两三泡尿。

    盛启泰本人还处于浑浑噩噩状态中,他们两人看到他的裆部,才后知后觉地低头。

    人成了霜打的茄子,在跑道上时喉咙就已经喊破了,此刻想骂人张嘴都没能发出声音。

    等盛启泰情绪恢复,再带他回去?

    又不是贵客,哪里需要慎重对待。

    阿禾胡乱地把盛启泰塞进后排,再跟随着徐磊那辆车驶出了赛车场。

    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更没有人知道盛启泰在车顶被吓尿了。

    跟盛启泰讲道理?

    有用的话,小少爷就不会被推进急救室了。

    对于盛启泰这种人,以暴制暴是唯一的手段。

    有了这次的教训,看他还敢不敢再耍花招。

    阿禾把盛启泰送回家,盛启泰腿软走不了路,她拎小鸡那样把盛启泰拎进家门,摔进去,转身走了。

    又摔个狗吃屎的盛启泰,好一会儿才能爬起来。

    此时,他一个人在家,那种味道更浓了。

    怒火攻心,盛启泰扶着墙站起来,颤颤巍巍地把有味道的裤子脱掉,扔进了垃圾桶。

    才走开一步,觉得扔进垃圾桶不好,要是他一时间忘记扔垃圾,戴娇娇来这里看到裤子以及味道,他都不好解释自己不是到老年了尿失禁。

    做男人的,不要面子的吗?

    提起垃圾桶里的袋子,盛启泰开门出去丢掉。

    跨出门后,感觉腿部以下有点冷,他人已经到了路边。

    附近的邻居要路过,几米之外突然停下来,大喊:“抓流氓!有变态!”

    盛启泰随着女人指的位置低头看,光溜溜的没有穿裤子。

    趁着还没有人来,盛启泰快速跑回去,连垃圾袋里尿湿的裤子都没有丢。

    愤恨把垃圾袋扔在地上,他想起了刚刚喊变态的那个女人的脸,貌似是附近最出名的长舌妇。

    什么样的事过了那人的嘴,都会被传播开来,被所有的邻居熟知。

    没穿裤子,是他恍惚之下忘记了。

    他不是变态,只是被一个变态的女保镖给逼得六神无主。

    周围的邻居,会相信他的说辞吗?

    不行!

    这一次的耻辱,盛启泰一定要报复!

    好心等着韩轩治疗眼睛,才把韩轩跟他签定的那些文件公布出来,再掌握公司。

    韩轩是怎么回报他的?

    让那个狗保镖把他的命都差点吓没了,生平第一次那么丢脸尿了裤子!

    还让一个长舌妇看到他没穿裤子的样子,来骂他变态!

    不立威不行了!

    是韩轩逼他的,没有顾父子之情,他就不顾了。

    盛启泰这一晚上都没有睡好,第二天准时去公司。从门口进入的时候,保安没有敬礼,盛启泰手一指:“你被解雇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