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1076章 挣扎和反抗,制服和镇压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拿出钥匙,盛韩轩递给徐磊,往旁边挪了一步。

    医生交代,不要过度用眼,特别是细小的东西,不要过多地去看。

    门锁芯那么小,盛韩轩还是防着的。

    徐磊把钥匙插进孔里,还没扭动,就先打了个喷嚏。

    “啊欠~”声音还有点大,楼道里还有了回声。

    思考中的盛韩轩,思绪由徐磊的这个一下给提了起来,确切地说是因为徐磊喷嚏声引起的轻轻撞门声。徐磊的手只是拿着钥匙,根本就没有挨到门。

    上帝不可能做到绝对的公平,但拿走一个人东西时,会给他另外一件东西。

    盛韩轩视力下降了,但是他的听力很好,听到了里面有东西撞了门。

    家里是没有人的。

    徐磊揉了揉鼻子,才扭动门锁打开了门。

    先倾身去按门口处的开关,灯没有亮。

    没有多想,徐磊回头说:“总裁稍等,我去看看是不是保险丝烧了。”

    “不用了。”盛韩轩揉了揉眼睛,开始解衣服扣子。

    徐磊不解,虽然是视力下降,也不需要家里全黑啊,怎么给夫人找东西呢?

    西装很不在意地扔在了地上,盛韩轩又开始解领带。

    活动手腕脚腕,盛韩轩冷冷地对着门内漆黑一片说:“里面的人,滚出来!”

    有人?

    徐磊下意识地伸头去看,求生欲立刻让他退回来,真有人!

    黑黑的,还是能看到里面站了人。

    也在徐磊退后之时,从屋里走出来两个戴着黑色头套的魁梧男人。

    一身的黑色,这样的装扮,还能是什么好事吗?

    如果真是上门拜访,需要把脸都拦着吗?

    其中一个人说:“盛总,你配合一点就不会伤到你,我们只是求财而已。”

    徐磊要掏口袋,被另外一个及时制止,手机都给抢了过去。

    还是说话的那个人,“盛总,我们既然敢来找你,就计划好了退路。你给我们钱,不要耍花招,我们不会动你分毫。”

    盛韩轩把领带卷在了拳头上,像是拳击手运动之前的自我保护,盛韩轩冷笑一声:“哦,退路是从窗户跳下去吗?”

    黑色头套罩着,看不见这两个人的表情,那个按着徐磊的,粗鲁地把徐磊给推进屋里。

    听着声音,屋里还有其他同伙,把徐磊给制服了。

    这两个人没再说废话,一起朝着盛韩轩发起攻击。

    盛韩轩一脚就把他扔在地上的衣服踹了起来,衣服盖在了其中一个人的头上,头套本来就阻挡了一部分的光线在,这下是彻底看不见了。趁着对方在拉扯衣服的时候,盛韩轩上前抓住了两只衣袖,围着那人的脖子转了一圈,两边用力拉扯的同时,从另一个人挥拳而来的胳膊下躲过,卷在手上的领带一个活结套在了这人的脚踝,再两只手一

    起用力往下拽,这两个人就“痛快”地摔倒在地上。

    衣服脱了好动手,善用就会是一种武器。

    这两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盛韩轩提着一个人趴压在另一个人身上,叠罗汉状态,盛韩轩再一脚踩在了叠在上方人的后背上。

    “你们有多少人?”

    回答盛韩轩的是,门内的一把强弩,箭头锋利的白色光,即使不开灯也能看见。

    里面拿武器的人说:“盛总,放弃抵抗乖乖给钱,盗亦有道,我们不会伤害你。”

    所谓的上门劫匪,会一遍遍提示不伤害人质吗?

    这到底是抢劫,还是谈判?

    还是劫匪的素质高的可怕?

    真要是高素质的人,会选择走入室抢劫这条路吗?

    盛韩轩也不踩地上这两个人了,解开了衬衫上面两颗扣子,“阿禾,给我滚出来!”

    举着强弩的人手一顿,“盛先生不要再做抵抗,束手就擒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盛韩轩置若罔闻,转身就走。

    那两个趴在地上的人还没能恢复体力,是从屋里走出来五个人,追上来。

    盛韩轩站定转身,这些头上戴着头套的人,也停了下来。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滚出来!”

    没有指名道姓,也很清楚地指出了是对谁说得话。

    安静的过道,安静的门口,走出来一个身影。

    也是穿了一身黑,也是戴了头套,身形却是跟这些个彪形大汉有差别。

    人都出来了,也不用再戴着头套了。

    取下来,的确是阿禾本人。

    阿禾看了看地上的两人,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真没用,太菜了。

    阿禾对那五个彪形大汉说:“你们可以走了。”

    头套都没敢取,这群人把地上的两位同伴扶起来,还帮着把盛韩轩的西装外套和领带解下来,递还给阿禾,才快速离开。

    &n

    bsp;就像是稍微迟了那么一点,就要葬身这里了。

    阿禾把西装规规矩矩地放在手腕处,腰弯了下去。

    没有解释,就算给她一万个胆子,都不敢纠集人来对总裁大人进行打劫的。总裁大人能够看破,应该也知道前因后果。

    盛韩轩没有急着走了,“那物品她到底需不需要?”

    依然是弯腰的阿禾回答:“夫人她需要。”

    盛韩轩再往屋门口走来。

    阿禾先进,手去按开关,灯亮了,恭敬地守在门侧。

    盛韩轩进来的时候,都不带看阿禾一眼的。

    人进屋,阿禾把门给关上,手上的西装和领带都放在了鞋柜上。

    从口袋里拿出一条叠得很整齐的手帕,跟在盛韩轩身后五步距离,手紧了紧。

    还有两步距离时,阿禾一鼓作气撞上午,手帕去捂盛韩轩的口鼻。

    就在手帕离盛韩轩的口鼻只有一颗米距离时,他跳拉丁舞那样的姿势腰一扭转改变了两人的位置,再抓住阿禾拿着手帕的手,直接朝着阿禾的口鼻按去。

    阿禾反抗地用另一只手推,盛韩轩抓住就往身后一扭,身高的差距强行把阿禾给按压蹲地上,不废话地把手帕捂住了阿禾的口鼻。

    挣扎和反抗,制服和镇压,阿禾就这么一点点的失去了意识。

    盛韩轩站起来,看了一眼厨房里被阿禾放倒的徐磊,绕过晕过去的阿禾,上楼回了卧室。

    再下来的时候,盛韩轩换了另外一身西装,领带打得好好的,谁会知道他刚刚还跟人打斗了一番呢?

    提着东西,盛韩轩独自出去了。

    等。

    林满月在等。

    等阿禾的电话,只要告诉她盛大佬被困住,她就立刻装肚子疼。

    只是,天不遂人愿,没有等到阿禾的“好消息”,把盛大佬给等来了。

    失败了。

    明明都叫了帮手,还是没能把盛大佬给困住。

    那放着她内衣裤的纸袋子放下时发出的声音,就像老师在用粉笔刷敲黑板,提示林满月这个坏学生犯了错误。

    盛韩轩都不提他经历了什么,只问她:“你是不是要得这套?”

    “嗯……”声音小到不能再小了。

    外婆把责任全部揽了:“是我的主意,你不要怪到满月的头上。你要生气要发脾气,就冲我好了。”

    “我现在不想说这个,外婆你回去吧。”

    “那你保证,不对满月发脾气,我就走。”

    盛韩轩回头用没有耐心的眼神扫了外婆一眼。

    老人家懂了意思,很自觉地走了。

    识破了计划还能成功逃脱,她们的失败,更是轩儿的强大。

    盟友外婆走了,林满月真有点紧张了,藏在被子里的手抓着床单。

    盛大佬是已经生气了,不需要外人来提醒,她看得出来。

    盛大佬会对她发飙吗?

    叫人假扮劫匪去绑架自己的老公,没几个做妻子的做得出来的。

    她想说对不起,他的脸色太难看了,她不敢。

    因为他曾经说过,对不起三个字是不值钱的。

    一秒、两秒……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林满月没能熬过他的沉默,先开口:“你有没有受伤?”

    双方动手,难免会误伤。

    那些人不敢直面伤他,不小心弄出来是会有的。

    盛韩轩却是说:“要是不喜欢这套,我再去给你换一套你想要的。”

    又把话题带到了她要的内衣裤上。

    林满月小声答:“嗯,就是这套。”

    当时是随便说得样式,她自己都忘记是什么了。

    他再问:“还想要什么?”

    林满月摇头。

    “说话,用言语表达。”

    “不要了。”她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个样子。

    盛怒之中,压抑着没有发出来,极尽地克制着他自己。

    冲破克制,会不会是一场无法收拾的怒火蔓延?

    之前要是发怒,他会自己去书房,今天还要面对着,她内心里的愧疚如海绵宝宝球遇水,涨大挤得她心脏难受。

    她错了。

    她不应该想当然的派人去困住盛大佬,他肯定被伤到了。

    最亲人的人暗算自己,是她她也受不了。

    可是已经发生了,时间不能倒回去。

    她想道歉,她想扑进他的怀中跟他撒娇让他忘记这件事。

    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冰冷,外婆都没有二话走了啊。

    盛韩轩把被子往她身上盖了盖,捏着被角的手手背青筋暴起。“想要什么就告诉我,我会全部捧到你面前来。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安安分分好好待产,不要再在我身上花那些心思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