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1033章 你不敢,我就敢了?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残留着一点点善念,并没有直接放开绳索,而是有栓在竹子上。

    也是宁宁幸运,进到小竹林之后比特犬没有发狂,不然那小竹子是拉不住的。

    林满月他们懂了前后原因,钟折恺懵逼了。

    妻子,女儿,放狗咬?

    屋里没有外人,钟折恺就问得比较直接:“那是亲妈吗?”

    阿禾的摇头,给了钟折恺回答。

    又是后妈,又是这么恶毒。

    其实不是职业或者身份坏,是那个人本质坏。

    也有善待继子继女的后妈,只是太少了。

    有些话不能让小孩子听到,林满月哄儿子:“宝贝,带宁宁回房间去玩。”

    盛宝贝似懂懵懂地,牵着还在哭的宁宁,回了房间。

    阿禾跟在两个小家伙后的,还帮他们关上了门,才出来。

    林满月也说得直接:“蔡总,你给宁宁安排的保姆被你的妻子收买了,这次没能伤到宁宁,你的妻子绝对不会罢手。”

    不用林满月分析,蔡总都知道。

    曾经那么能体谅他的妻子,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放狗咬,那真是杀人!

    收拾了一下表情,没有那么阴冷,蔡总道谢:“今天的事,谢谢你们。”

    就那么一个女儿,他真想把自己的命都给女儿。如果真有遇见咬人的狗,他都会挡在女儿的面前,情愿被咬的是他。钟折恺说:“是巧合,恰巧被我和盛宝贝遇见了,也恰巧被盛宝贝看到宁宁进到小竹林里。原本这是蔡总你的家事,我们这些外人不好插嘴。要不是满月提到,我都还不知道宁宁是个女孩。她想要戴帽子遮

    住她的光头,她很自卑,很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如果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宁宁会越来越自卑。”

    没有明说,用脚趾头想都想的到,小姑娘的光头应该跟蔡总的妻子有关。

    谁没事会给小女孩剃光头?

    出家吗?

    蔡总点头,“谢谢你的建议,我会安排好宁宁的。”

    怎么安排,他们两没有再问。

    估计不再是用绳子绑着不让动了。

    林满月去敲门叫盛宝贝走的时候,宁宁的眼神很留念,舍不得。

    倒是想把宁宁带回去安抚,可是盛大佬那里……算了吧,盛大佬不喜欢有外人在家里。

    盛宝贝小大人似的,“你要乖,我明天再来看你。”

    “明天你会来?”

    “来的,我跟我爸爸商量,他会让我来的。”

    宁宁不说话了,那个严肃的叔叔,她怕。

    外人不去,身为朋友的钟折恺,还是乐意去打扰的。

    不管是在豪华的盛家,还是他们的小窝小家,钟折恺只要进门了就不愿意走。

    盛韩轩是十点多回得家,进门换鞋子看到钟折恺还在他家看电视,一个字送上:“滚。”

    脸皮厚,骂都骂不走,钟折恺笑嘻嘻地说:“客房也有两三间,我随便睡一间呗。还是不行,我躺沙发也行。”

    懒得管了,盛韩轩去冰箱拿水。

    钟折恺喜滋滋地过来,“蔡总家的那些事,外面毫不所知啊。我一直以为他们夫妻两是恩爱的丁克家庭呢。”

    谁知道,还有一个女儿呢。妻子也是心狠的,放比特犬咬,那么小的孩子都能下得了手。

    盛韩轩不愿意听:“不滚就闭嘴。”

    &n

    bsp;“嘴巴的两个功能,吃饭和说话,韩轩你总不能让我放弃第二个功能吧。”

    “你确定只有两个功能?”

    “还有第三个?”

    盛韩轩轻蔑地看了钟折恺一眼,“可以跟心爱的女人接吻,不懂就闭嘴。”

    钟折恺:“!!!”

    内心受到一万点暴击!

    还是不是人啊!

    他这个单身狗做得容易吗?

    脱单是那么简单的吗?

    比起赶他叫他滚,秀恩爱才是对他的打击。

    钟折恺回到沙发上,气呼呼地倒着躺下。

    随便他,睡沙发睡阳台,盛韩轩都不会去劝。

    凌晨的时候,在客房的钟折恺手机响了,是徐磊打来的。

    扰人清梦啊!

    他虽然是单身狗没有“夜”生活,也不代表可以随便打扰的吧。

    “喂!”钟折恺很气。

    “你在总裁家里吧?”

    “是又怎么样?”

    “是的话,去转告总裁,蔡总的妻子从他家楼梯摔下来,送到医院时医生说情况不是很乐观,要蔡总有个心理准备。”

    钟折恺没有再置气,很认真地问:“什么时候的事?”

    “晚上,手术还在进行。要是出了结果,我会打电话给你。”

    “为什么要打给我?你又不是没有韩轩的手机号!”

    “总裁不喜欢晚上被打扰,夫人怀孕了浅眠,我不敢吵到夫人睡觉。”

    “你不敢,我就敢了?”钟折恺是无语更无语了。

    都以为他好欺负!!

    那么老实的徐磊,也跟他来这招!

    不由钟折恺提出抗议,徐磊把电话给挂了。

    卧槽!

    这么不讲义气!

    前面有火坑,推着他来跳,他就不怕火吗?

    在心里过了一遍,钟折恺还是决定暂时不要告诉给盛韩轩,等手术完后再说。

    凌晨四点多,手机再次响起。

    钟折恺闭着眼睛接得:“喂。”

    “手术结果出来了,蔡总的妻子全身瘫痪,下半辈子都不能走路了。”

    微微睁开眼睛,看到时间不合适,钟折恺接话:“我等早上起床了,再说。”

    心里有数了,到天亮的这时间,钟折恺就睡得很沉。

    闹钟把他叫醒,急急忙忙出来,就见林满月把盛韩轩急忙推开。

    如果他不下楼,这会儿夫妻两估计是亲上了。

    唉非礼勿视,他也不想来打扰,是有重要的事情说嘛。

    迎着盛韩轩可以把他生吞活剥了的目光,钟折恺走过去,“徐磊晚上打来电话,蔡总……”

    盛韩轩打断:“路上说。”

    林满月不乐意,“为什么不能说给我听?又不是商业机密,我也想听!”

    别以为她不知道盛大佬不愿意她知道。

    钟折恺眼神询问,就算是商业机密,告诉给林满月也无妨。

    他猜到,盛韩轩应该是不想林满月听到这些麻烦事吧。

    怀着孕呢,心态不能太沉重。得到盛韩轩的点头答应,才说:“蔡总的妻子从家里的楼梯摔下去,摔成了瘫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