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1032章 差一点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人小鬼大!

    也没把盛宝贝当做一岁的孩子啊。

    钟折恺注意到,路边的车上坐着两个保镖,应该是送盛宝贝来的。

    盛韩轩跟林满月不会心大到让这么小的儿子独自到处跑的,有人保护着就好。

    没有再问别的,钟折恺牵着盛宝贝的手,带着他进了公司。

    小家伙在钟折恺的办公室待了没一会儿,就提出了要走。

    看了看表,钟折恺挽留:“再玩会儿,我下班了送你回去。”

    “还要多久?我等会儿要去见宁宁。”

    “谁是宁宁?”钟折恺在脑海中过了一遍,都没法想起这个人。

    除了工作上的事,可以说,他跟盛韩轩夫妇的朋友圈是相交的,根本就没一个叫宁宁的。

    盛宝贝一副“你不懂的”表情,“宁宁是我的好朋友。”

    “那你也等会儿,我忙完手头上的工作,就送你去见好朋友,叫宁宁是吧。”钟折恺是有责任心的。

    不能由着保镖送来,再由着盛宝贝独自离开。

    盛宝贝接受了提议:“好吧,那你快点。”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棘手的事情,那段加班期已经过了。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加班的话,他又不是工作狂。

    到了下班时间,钟折恺抱着盛宝贝出公司,盛家那辆车还停在外面的。

    看着他们出来,车里的保镖就下来了。

    鬼知道小家伙的朋友是哪家的啊,要问了保镖才知道。

    保镖说:“宁宁是蔡总的孩子。”

    “蔡总?東升的那个蔡总?”

    “是的。”

    “你们在前面带路。”

    钟折恺把盛宝贝抱到他的车上,还小力地帮着系上安全带。

    商圈里,能够跟盛韩轩接触的蔡总,只有東升的蔡总。

    其他的什么蔡总,根本就入不了盛韩轩的眼。

    “已经跟你妈妈说了,带你见了你的好朋友之后,就送你回家。”

    “我们把宁宁接到我们家去玩吧?”

    “这个,得先得到你爸爸妈妈的同意。”

    钟折恺才不会随便就往盛家领人,就算是小孩子也不行。

    到了目的地小区,车停在外面,两个保镖在前面带路,钟折恺牵着盛宝贝走在后面。

    “宁宁在那!”盛宝贝指了一个方向。

    钟折恺看过去,那是一排小竹子,没有人。

    盛宝贝着急,“我刚刚看到了,宁宁就在那里,她进去了!”

    进哪里啊?

    小竹林吗?

    钟折恺吩咐两个保镖:“你们两去看看吧。”

    不看不知道,一看,竹林里除了宁宁,还有一条比特犬。

    比特犬虽然是用狗绳栓着的,可小竹子那么小,奔一下就能断。

    两个保镖把宁宁抱出来,再跟钟折恺汇报了这件事。

    钟折恺很疑惑:“比特犬?小区里为什么会有比特犬?”

    这种带攻击性的犬,是不能养的。

    何况还是在这样人多的小区。

    比特犬发起狂来,连自己的主人都咬。

    两个保镖

    只看见那里系着一只比特犬,为什么会在,他们无从得知,答不上来。

    一般钟折恺是不爱管闲事的,以他的思维就知道盛宝贝的好朋友跟比特犬在同一个场合,阴谋味道太浓。做好事没得好报,反而被诬陷不是没有发生过。

    中立的态度,钟折恺叫保镖去通知了小区物业。

    物业不敢怠慢,马上派人来了。

    本来还不相信的,一看小竹林后面,还真有一条比特犬。

    钟折恺还是开口说了:“今天是我们发现地早,要是迟到一步,这个小男孩被咬了,怎么办?”

    提到“小男孩”三个字,站在盛宝贝旁边的宁宁,咬了咬嘴唇,还是没有辩白。

    物业解释:“是我们的疏忽,我们工作没有做到位。小区的业主要是养宠物,都要先进行登记的。有泰迪。柯基、摩萨耶犬这些,就是没有这条比特犬。”

    嘴上的解释是不够的,调查今天小区内的监控,查出了比特犬不是小区内的宠物,而是有一辆来访车辆里下来的,那个司机再把比特犬牵到了小竹林后,接着就是宁宁到了小竹林后。

    原因清楚了,跟钟折恺无关,小区物业也只是没有及时发现的责任,关键在那辆来访的车辆上。把比特犬放下后,监控上显示车就开走了。

    是丢狗行为吗?

    疑点重重,真丢谁会丢在小区里,应该是人多的地方啊。

    再说了,比特犬不是什么人都敢养的。

    钟折恺蹲下去问宁宁:“你为什么要到竹林后面去?”

    宁宁的防备心很重,摇头不回答。

    盛宝贝拉住了宁宁的手,挨着宁宁的耳朵问了问题,宁宁再挨着盛宝贝的耳朵回答。

    这两小家伙,当他们不存在吗?

    得到了答案,盛宝贝再对着钟折恺勾勾手,示意他蹲下来听悄悄话。

    另一种配合方式,钟折恺直接把盛宝贝抱起来的。

    “保姆阿姨告诉宁宁,她妈妈在竹林后面等她,她才进来的。”

    “嗯?”

    “宁宁没有见过她妈妈,太想她妈妈了。”

    钟折恺脸上的微微笑挂不住了。

    是个苦命的孩子。

    但是保姆和放狗的人,行为相当于谋杀!

    狗咬人,狗会负法律责任吗?

    想用狗来把小男孩咬死,心可真黑!

    钟折恺没有告诉给物业他们,而是先给林满月打电话说这事儿,林满月在那头说立刻过来。

    等来的不止林满月,还有蔡总。

    比特犬已经被关进了笼子里,暂时还没有报警。

    在暂时给宁宁的住处里,这么多人来,光头的宁宁要捡起沙发上的帽子戴头上。

    这个举动太让人心疼了。

    林满月拥着宁宁,安慰:“头发会长出来的,小宁宁你想留多长都可以。现在也不怕,我小的时候也剃过光头。”

    太温暖了,有妈妈的味道。

    已经哭了的宁宁问:“可以编辫子吗?”

    “可以的。”林满月摸着宁宁的脸,温和地笑。

    蔡总的脸色,跟他的姓氏一样,一脸菜色。

    钟折恺一脸orz?

    编辫子?

    莫非,小宁宁是小女孩儿?阿禾进来,直接汇报:“那个人找到后就招了,是蔡总的妻子叫他放狗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