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1030章 破门而入?算咯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任佳期是真的太喜欢水润润的嘴唇了,要不是父母不同意,她都去整容医院丰唇了。

    其实自身五官还可以,就是喜欢。

    太喜欢,导致见到,就要挖根挖根地问:“喝得什么水啊?纯净水吗?什么牌子的?”

    什么水?

    夫妻之间的口水!

    但是,林满月没法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来,儿子还在这里呢!

    才刚刚做了决定,以后不能当着儿子说一些成人话题,她自然是不会如实相告的。

    林满月答:“嗯,纯净水。”

    真的吗?

    任佳期回头看向饮水机,如果真有效果,她想把那一桶水都喝掉!

    平时也没少喝水啊,嘴唇还是没法水润。

    大概是,各自的体质不同吧。

    任佳期是关心则乱,没往深处想林满月水润润的嘴唇原因。

    祁行之知道啊!

    男人的直觉!

    林满月跟盛三少上去的不是一两分钟,十几分钟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祁行之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他真的很羡慕盛三少跟林满月的爱情。

    恰如初恋!

    地位那么高,多的是女人往盛三少身上凑,但盛三少从来就没有拿正眼看过除开林满月之外的任何女人。

    爱情的保鲜期,到底有多久?

    因人而异,有些人是一年,有些人是五年,有些人是十年,有些人是二十年……盛三少跟林满月的爱情保鲜期,应该是一辈子。

    只有他那个傻不拉几的未婚妻,傻傻地问什么唇膏!

    那不是唇膏的效果,那是亲嘴的效果,爱的效果!

    明白人祁行之,岔开了话题,任佳期的注意力就不在林满月的唇上了。

    开开心心得一起用完餐,林满月就叫阿禾把盛宝贝带回房间,没有叫就不要出来。

    盛宝贝每天都跟阿禾在一块儿,自然是不会排斥的。

    任佳期把林满月拉到一边,小声说:“要我在祁行之面前果奔,我不是做不到。但是在盛三少面前,我做不出来!”

    不是她不遵守承诺,实在是盛三少这个目标太大,都没法做到忽视。

    不像大家长,也不是长辈,也不是领导上级,反正就是做不到。

    林满月白眼一翻,“你想多了,我叫我儿子回房间,不是让你果奔。”

    “那?”

    “那什么那,我儿子说累了,吃完饭后稍微休息,跟着阿禾练几套拳后睡觉!”

    怎么可能呢?

    让她的大佬,看别的女人果奔,就算是她的好朋友,也不行的!

    任佳期再问:“那我们的赌约,我怎么奔?”

    林满月瞥她,“你就这么喜欢奔?我们大家都没提了,你还耿耿于怀地记着?”

    任佳期痞痞地笑:“我这不是要做一个言而有信的人么,不然以后你们都不相信我了。”

    林满月还是瞥着:“得了得了,要是觉得我们不相信你,你就去奔吧。顺便再打个赌,看看我老公会在半个小时之内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还是只要十五分钟。”

    那就是不需要奔了。

    任佳期抱住了林满月,亲了一下林满月的脸,“满月你真好!太好了!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被亲了两下,林满月才笑着推开任佳期,这个好友有时候真像是个二百五,她又跟一个二百五去计较什么呢?

    赌约什么的,不重要啊,关键是大家聚一聚的。

    林满月没把果奔记在心里,但是,任佳期记住了。

    第二天,任佳期就约她和米安去她家,还提出要求不要带自家的男人和孩子。

    当然了,孩子这一点,是专门提给林满月的。

    林满月倒是想带着儿子啊,盛大佬早上出门的时候就说了,会晚归带着儿子参与一个应酬。

    带不了儿子,林满月只带着阿禾去了任家。

    米安先到,林满月按了门铃,都是米安来开得门。

    “叔叔阿姨都不在,我来之后,佳期丢下我就去了房间,让我们在客厅等一会儿。”米安也是充满了疑惑。

    林满月还是去敲了任佳期的房门,里面回应:“再等一会儿,马上就好。”

    像是在进行什么私密的计划,林满月无奈地问:“你不会是在里面做导弹吧?”

    “不是不是,满月你们等在外面,水果零食管够,我马上就出来。”

    破门而入?

    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事,算咯。

    林满月她们倒回客厅,一边聊天一边吃起了任佳期准备的零食。

    听到开门声时,她们停下来了说话,全都看向通向卧室的走廊口。

    脚步声很小,还是可以听见。

    然后她们看到了什么?

    任佳期果奔了!

    不是不是!

    任佳期是穿了一套肉色的秋衣秋裤,再在秋衣的胸前用彩笔画了女性的特征。就是太像了,配上肉色的打底,真像没穿衣服。

    “哈哈哈哈哈……”林满月先笑出来。

    再也没有见过比任佳期更无聊的人了!

    不过真的好好笑,太像果奔了!

    米安先是看愣了,还是因为林满月笑了之后,才注意到打底的是秋衣秋裤。

    受不了的米安,跟着一起笑,简直是神经病啊!

    阿禾虽然没笑,但表情很轻松,还有一丝无奈。

    打着赤脚的任佳期,见到她们的反应,越发得意。

    走秀一样,从她们身前走了两边,然后定在她们的眼前,手叉腰站姿站着。

    说:“我的身材不错吧,前凸后翘,标准的美人身材。”

    画画很像,还有夸张的成份在,她们做了那么久的朋友,怎么会不知道任佳期的胸尺码呢?

    就是夸张了,才好笑嘛。

    林满月很捧场:“是不错,要多大有多大,下笔如有神。”

    米安是食指提着眼尾,形势上是不长笑纹,实际效果谁知道,笑着:“你的毛发太重了!少画几笔,可能会美观一点。”

    任佳期一点都不介意,还解释:“这就是你的不懂了,自然才是美!越是原始的,才越有吸引力。”

    如此歪理,林满月她们是没反驳了,只顾去笑了。

    这套肉色秋衣秋裤,任佳期穿到她们走,才换掉去了祁行之的住处。

    男女未婚夫妇相见,还是晚上,是要发生点什么的。

    当任佳期的衣服脱下后,祁行之没能继续了,被她身上的那些印记给看停了。

    任佳期这才低头,看到皮肤上的这些笔画,内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尼玛!画出来的那些通过秋衣秋裤,直接留在了她的皮肤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