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1029章 没有拆穿她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祁行之的眼睛还是不怎么睁得开的,他坐在沙发上抹泪的样子,像极了被婆婆欺负的委屈儿媳妇。

    一个大名鼎鼎的律师,跟这个形象,太不相配了!

    林满月装作疑惑的样子问:“祁律师这是怎么了?想起了伤心事吗?”

    米安虽然没说什么,看向任佳期的眼神就是在说:你输了。

    输了的人做什么?

    赌注是任佳期自己说出来的:裸奔。

    任佳期翻白眼:“不是跟你说了不要哭吗?你还哭成这样,我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你哭了就是我输了,我是要……裸奔的!”

    后面三个字,正好说给了开门进来的盛韩轩和盛宝贝听。

    盛韩轩表情不变地进来,倒是盛宝贝,睁着他清澈的眼睛问:“佳佳阿姨,裸奔是什么?”

    任佳期:“……”

    她真不是故意的,盛三少开门她没有听到,要是知道的话,绝对不说“裸奔”二字。

    小家伙分得清楚,妈妈跟爸爸感情好,安安阿姨跟章叔叔感情好,佳佳阿姨跟祁叔叔感情好,于是又问:“祁叔叔,是你要佳佳阿姨裸奔吗?”

    祁行之:“……”

    眼睛都不疼了,他被小家伙的问题给雷住了。

    他要任佳期裸奔?

    的确间接也算,因为他哭了,导致任佳期输了。

    但是,祁行之必须要解释清楚:“小择优你理解有偏颇,我是你佳佳阿姨的未婚夫,不会让她那样的。”

    盛宝贝边走边想,继续问:“祁叔叔你不会让佳佳阿姨裸着?”

    林满月:“……”

    她的儿咂,什么时候才能不要这么喜欢问问题了!

    有盛宝贝这样的儿子,做妈的真是鸭梨山大。

    “佳佳阿姨穿了衣服,看,黑色的。”任佳期指了指身上的黑色t恤,多余的解释她不敢再说了,生怕小家伙有误会。

    没看到,盛三少的表情已经不对了吗?

    当着小小的盛宝贝面前开车,盛三少会叫阿禾把她从阳台上扔下去的。

    盛宝贝来到妈妈面前,抱着妈妈的腿:“呼~~妈妈,我好累呀。”

    咦?

    难道盛大佬带着儿子去做体力活了?

    不能够吧,儿子还那么小……

    林满月摸着儿子的头,“累了,妈妈给抱抱。”

    盛宝贝摇头:“为什么不一样呢?”

    “什么不一样?”

    “爸爸回家,妈妈你问爸爸累不累,再亲亲爸爸的嘴。我回家,你都不问我累不累。”

    呃……林满月没去看朋友们的表情,摸着儿子头发的手都有点僵。

    她跟盛大佬亲嘴的时候,被儿子看见了?

    总是避着的,还是被看到了。

    盛韩轩都不带管的,对着祁律师颔首致意,上楼换衣服了。

    林满月干爸爸地问:“那宝贝你累不累?”

    盛宝贝点头捣蒜:“累呀,妈妈你把我推到门后去亲嘴吧。”

    林满月:“……”

    这脸,往哪里放?

    儿子不仅是看到结果,还看到亲嘴的过程了……

    要命了,她怎么那么粗心呢!

    任佳期是忍了又忍,才没有笑出来。

    要是让盛三少听到不高兴了,就不好了。

    劲爆啊!大劲爆!

    就算是叫她在大家面前裸奔,都愿意了。

    很激烈呢,推着到门后,啧啧啧……

    林满月红着脸:“让阿禾阿姨带你去洗澡,洗得香香的出来,我们就能吃饭了。”

    没亲儿子的脸,她暂时不想。

    盛宝贝也没有再要求亲亲,都知道不能强迫了,乖乖跟着阿姨阿姨去洗澡了。

    林满月则是以给儿子找洗澡的换洗衣服,丢下朋友们,先上楼了。

    进到卧室,盛大佬才脱了西装外套,在解领带。

    林满月羞赧,儿子在朋友们面前说那些,她扛不住。

    胆子大起来,捡起大佬丢在床尾的西装,扔向他。

    盛韩轩一把接住,像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问:“为何生气?”

    还好意思问!

    还不是因为他!

    每次都跟他说了,不要当着儿子做亲密的事情,他都说儿子没看见。

    真要是没看见,就不会有今天这一出了!

    好气!

    林满月几步上去,抓着他手上拿着的西装,往上去盖他的脸。

    他太高了,距离的差距,只能盖在鼻子处,两只眼睛还是露出来的。

    让着她盖住,她都盖不了。

    林满月手放下来,一粉拳打在他胸前,“别装蒜!盛宝贝说得那些你听见了!”

    “那又如何,长了嘴巴,我要是不让他说话,我这个爸爸就太霸道了。”

    “……”她是那个意思吗?她是不让儿子说话的吗?

    明明就是,涉及到亲密的事情亲嘴啊!

    每次他回家,她只要还没有睡着,都会来迎接。

    亲,她有主动过,多是他来亲她。

    浅浅亲一下是没有的,每次都是深吻。

    林满月粉拳又要捶他,拳头被他握住,“打我,你不心疼吗?”

    不心疼!

    又没有往坏处打!

    嘟起嘴,林满月说:“跟你提过几次,要亲亲回卧室来,不要在大门后。”

    “我在我家里连自己的女人都不能亲了吗?”

    “不是说不能亲,只是不要那样亲。”

    “哪样亲?这样么?”说着,盛韩轩就亲了上去。

    林满月试着推了他几下,推不动他,她还能怎么办?

    十几分钟后,林满月脸更红地下楼,餐桌上已经摆满了。

    专门请的厨师送来的,每天都不重样,家里还没有油烟。

    在摆碗筷的米安,回头看向林满月,视线落在林满月的唇上。

    这么一看,林满月心虚地想转身走掉。

    可是她饿了,肚子的叫嚣,她厚着脸皮留在了餐厅。

    换了一身家居服的盛韩轩下来,身后还跟着洗香香的盛宝贝。

    楼梯走完,盛宝贝就开跑:“要开饭啦!”

    林满月掩饰地抱起儿子,暂时还能挡一挡脸。

    米安没再看,任佳期就是不怕死的了,多看了林满月的唇好几眼。

    更不怕死地问:“满月,你用得唇膏是什么牌子的?水润润的,色号告诉我,我也想买。”

    林满月:“……”

    她根本就没有擦唇膏!

    林满月说::“随便擦得,水喝得多,就谁润润了。”盛韩轩意味深长地看向林满月,没有拆穿她。
小说推荐